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神秘男人
    门外。★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

    “嫂子,这就走了,怎么不多待一会儿?”傅玖问道:“你要去哪儿,我顺路,可以送你一段儿。”

    “现在,我不是你嫂子了。”叶澜衣顿下脚,淡淡看向他:“你也没必要追问我去哪儿。”

    “不,不是我嫂子?!”傅玖眨了眨眼,一头雾水,可看着叶澜衣一脸平静,神情间竟毫无一丝悲伤,除非是她...

    他陡然收起了脸上一贯的戏谑:“徐薇薇,衍哥是有哪点对不起你了,缺你吃了,还是短你穿了,你竟然敢提分手!”

    “要不是因为你,衍哥他又怎会进医院!”想到俞绍衍被分手,傅玖一下子爆了:“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别看他平时想尽法儿的要看俞绍衍的好戏,却多是嘴头说说,可在外人面前却是由不得被别的人欺负。

    毕竟,他从小到大见识的女人没有成千上万了,谈不上了解,却也知道不少。

    但俞绍衍却不一样,他从小到大那根筋就跟没长似的,对女人十分的不感冒,再加上那时有时无的洁癖,哪有机会去接触女人,所以,他认定是‘徐薇薇’做了什么对不起俞绍衍的事,才会让衍哥在平路上都能出车祸,想来,现在提分手也定是这个女人的杰作。

    他的脑子里已经脑补无数个俞绍衍在病房里哭得伤心欲绝的画面了。

    叶澜衣瞥了他一眼,有些想笑,却突然又有些委屈。

    可是她什么都不能说,说她和俞绍衍之间只是合约关系。

    误会就误会吧,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了,这么想着,叶澜衣起步就要走,却是被傅玖一把拽住:“你不准走,回去跟衍哥道歉!”

    叶澜衣一时挣开不过,刚被人拽到门前,就见门从里向内打开了。

    “小玖,放开她!”俞绍衍出现。

    “衍哥,这个女人绝情绝心,你还有什么也好惦念的,等明儿我...”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俞绍衍看着他道:“是我对不起她,分手也是我提的。”

    “哈?衍哥,你不是...”傅玖懵了,前不久不还对这个女人稀罕的很吗,怎么这一下子就要分手?!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叶澜衣面无表情道。

    “放放放!”傅玖忙不迭将双手举起,装的那是一脸无辜。

    叶澜衣没有理他,也再未看俞绍衍一眼,蓦然转身离去。

    “衍哥,你不是还挺喜欢这个徐薇薇的吗?你现在放她走了,你家老爷子还不得一拨一拨的又给你送女人?照我说啊,你就应该把她留下来,这样...”傅玖絮絮叨叨个没停。

    “我找到她了。”俞绍衍缓缓收回视线,兀自道。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是让傅玖听了一怔,他摊了摊手:“原来如此。”在俞绍衍保持了将近七年的执念面前,其他女人确实不足以相提并论。

    叶澜衣其实走的不快,两人的对话她也基本听了个全。

    原来,谁都知道她不过是个挡箭牌,只是一个可有可无、随时可替换的存在。

    心底突然有些发凉,但这种感觉却并不强烈。

    因为,这几年她也没少感受到这种凉意,反而因为经历的太多了,早已习惯。

    毕竟,在过去经历的那些痛苦面前,世间很多事情、很多坎根本就没有什么了不起!

    “小心!”在她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突地被人拽了过去。

    叶澜衣一惊,转头去看之前的地方已满是水渍。

    “不好意思,一时手滑。”钟之瑶本来想着出门给沈梓木打盆水,谁想到回来时竟然会遇到了‘徐薇薇’!

    她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女人是刻意寻机会前来勾引的!

    莫不是连俞绍衍都满足不了她的胃口,所以,又将目光瞄在了梓木身上?

    只见她双眼一眯,果真是下贱、无耻的女人!

    真是冤家路窄!叶澜衣心里禁不住暗骂了一声。

    她和钟之瑶,绝对是上辈子就是宿敌,不然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到她,还每次都要用尽各种理由来找茬!

    她道:“钟小姐,你连盆水都端不稳,我劝你,最好赶紧去挂个神经内科,有病,我们还是不要讳疾忌医的好!”

    神经内科?讳疾忌医!

    呵呵...咳咳咳!

    一阵令人酥麻的笑声伴着几乎让人心疼到骨子里的咳嗽声传入叶澜衣耳里,她扭头看过去。

    那人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一双透彻明亮的双眸蕴着无穷的吸引力,挺拔的鼻梁,星剑的眉,棱角分明而过分白皙的脸上此时正染上了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你还好吧?”叶澜衣飞快地扫了一眼他湿了半边的衣服和染上水珠的脸,这才意识到刚刚似乎是这个人了她。

    于是,她连忙从包里拿出了袖帕递给他,抬眼冲他道:“先生,刚刚谢谢您。”

    四目相对间,叶澜衣竟有种被其洞悉一切的错觉,她微微移开眼,就在她以为这人是不愿用她的东西,正准备将帕子收回来的时候。

    却有一只漂亮修长的手率先伸了过来:“不客气。”

    他的声音清越,仿若玉石之声,她从未听过如此好听的声音。

    咔嚓!

    这一幕她递手帕、男人收手帕的画面被一旁的钟之瑶及时记录了下来。

    “贱人,这下我可总算抓住你到处勾引人的证据了!”她抬手晃了晃手机,得意道:“若是让俞少知道你这水性杨花的性子,也不知道还会不会要你?!”

    叶澜衣神色一僵,就在钟之瑶准备出口再讽刺的时候,却见她唇角一勾:“随便你!”

    “你该不会已经被俞少甩了吧?”钟之瑶试探开口,见她不回答,于是,轻蔑一笑:“山鸡就是山鸡,就别整天妄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

    叶澜衣不为所动:“我有没有得妄想症我不知道,不过,你此时来找茬,应该是被沈梓木甩了吧?”

    钟之瑶脸色一变。

    叶澜衣却笑了:“钟之瑶,你和他订婚七年都没有结婚,真够丢脸的!现在被甩了还要找我来出气,瞧你,哪还有点大明星的样子?我要是你,早就羞愤欲绝,去跳护城河了!”

    钟之瑶简直要被气炸了,还准备再开口,却被叶澜衣的一句‘对了,刚刚我好像看到沈先生出来朝这边扫了一眼’给硬生生憋在了心里。

    “你给我等着!”钟之瑶咬牙切齿的冲她喊了一句,便转身追着沈梓木而去。

    对于她的威胁,叶澜衣无所谓笑了笑,却转头向一直未离开的男人道:“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男人摇头,眸中有些惊异,大概是没想到看似一本正经、规规矩矩的人竟会如此口齿伶俐!

    等叶澜衣走远,男人才慢慢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而原本透彻明亮的双眸瞬间变得幽深暗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