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舍不得
    接着,叶澜衣开始陷入彻底的忙碌。/

    把寄存在酒店的行李尽数取了回来之后,她开始进行全面的大扫除。

    因为那对老夫妻有时常清扫的习惯,房间里并不是很脏,所以,她并没有耗时太久。

    接两个孩子放学的闹钟响起,她放下手中的一切,看着窗明几近的房子,只觉得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了。

    因为打定主意要给两个孩子一个惊喜,即使在采购了一堆生活用品、看着两脸疑惑时也没有吐露出丝毫房子的信息。

    直到来到小区门口,两个孩子依然是一脸迷惘。

    叶祺乐拉住她的衣摆:“衣衣,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而叶祺铎也是一脸疑惑,按理说他们从别墅里搬出来应该是回他们的那个筒子楼才是。

    “保密!”叶澜衣甚是神秘的弯了弯眉梢,打笑道:“怎么?乐乐还担心被妈咪卖了不成。”

    他摇摇头,一本正经道:“衣衣,多多比我长得高,还长得好看,唔,卖他的话价钱应该高一些。”

    “叶祺乐,你怎么不说你肉多一点更好卖呢?!”

    然而,叶祺铎轻飘飘一句话却是气得叶祺乐直跳脚:“多多,你知不知道老是提别人的缺点真的很可恶?!”

    “呵,我只知道打蛇打三寸,一击毙命,省力、节时。”叶祺铎淡淡道。

    “你!”叶祺乐简直快要哭了,打也打不过,现在连说也说不赢,怎么办,跟衣衣告状好像有点low!

    叶祺铎瞥了他一眼,满满的王者蔑视,似乎是在说就这样还敢起心思卖了他!

    “衣衣,多多欺负我!”叶祺乐被刺激到了,也不管丢人不丢人径自大嚎起来。

    叶澜衣无奈选择无视:“走了走了,我带路,你们两个跟紧了,千万别丢了。”

    五分钟后,三人来到1503的房门前。

    她将手中的东西全部放在了地上,将双手解放出来,并接着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在两个孩子面前晃了晃。

    “衣衣,我们以后要住这儿?”叶祺乐眼睛都亮了。

    “对,这是我们自己的房子!想怎么住就怎么住!”叶澜衣心情也十分明朗。

    “耶!太棒了!”叶祺乐欢呼不已:“衣衣,我能不能自己选房间?”

    “当然,你喜欢那间就住哪间。”虽然总共就只有两间卧室外加一个小储物间。

    门刚打开,叶澜衣就见两个身影窜了进去,她无奈的勾了勾唇角,转身将东西全部都拿了进来。

    虽然房子只有75平米,可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光定金就已经花了她快八十万,后续每个月陆陆续续还要还房贷,虽然手里还有点现钱,却也不能坐吃山空。

    她想,等彻底安定下来,便先去寻一个店面,像俞绍衍那种吃惯了大厨手艺的人都说她做的菜好吃,那么花上几万块开个小餐馆,应该还是可行的。

    第二天上午9点,俞氏广场的宣传活动如期举行。

    没想到,钟之瑶竟然早就到了后台。

    看到叶澜衣进来,她却只是唇角勾了勾,然后,就转身去补妆了。

    叶澜衣也只是懒懒扫了她一眼,转而去跟第二名的那个小姑娘聊了几句。

    另一边,舞台已经准备好,工作人员通知主持人活动正式开始的时候,叶澜衣轻轻掀开幕布,就看到了刚刚人还不算多的广场,竟然已经人山人海。

    男主持人徐瑞:“方婷,是不是很惊讶今天现场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女主持人方婷:“来到现场的时候,确实是吓了一跳!”

    男主持人徐瑞:“该不会都是为我而来?我知道本人天生丽质,但你们这么追捧,我也是会很苦恼的。”

    顿时,台下一片善意的笑声。

    女主持人方婷:“徐瑞,你就少在这臭美了。我问你,这几天有没有看微博?微博上可都是求卫岚的近距离素颜照的。”

    男主持人恍然大悟:“难怪,我说怎么台下的粉丝怎么一个个的都拿着相机蓄势以待了。”

    “好了,我和徐瑞就不在这里耽误大家看素颜女神了。”女主持人道:“下面,就有请我们卫岚小姐为大家带来一首《舍不得》!”

    “有请卫岚小姐!”徐瑞说完,台下一片轰动。

    叶澜衣深吸一口气,走上了舞台。

    “第一次你陪我坐着,我的手心是空空的,我知道那些简讯声你努力藏着,还怕我难过,不追问到底为什么,是我最后的温柔,想笑着附和说分开是好的。”

    叶澜衣一边唱,一边想起那天俞绍衍对她说分手的那一幕,她不禁在想若是她没有执着的寻一个理由,只是以为两人就是单纯的解除合约,然后洒脱分开,那么她此时是不是就不会纠结于...

    她掩下心中那抹闷闷的感觉,继续唱道:“我舍不得,可是时间回不去了,爱你很值得,只是该停了,没有我你要好好的...”

    舞台下的某个角落,又一双眼睛正静静凝视着台上那个熟悉的身影。

    沈梓木又一次避开父母的视线悄悄离开了医院,他满心期待着他与她再一次的见面。

    可此刻,听到这几句歌词,心中却尽是苦涩。

    其实,他一直很清楚,他们很难再回到从前的时光,可是,要他放手却无异于剜他的心头肉。

    对他来说,没有了她,他何谈未来,就算活着也不过是具了无生趣的傀儡罢了。

    而在台下的钟之瑶却是懒懒的坐在候场区域,环着手臂,扫了眼沉迷于歌声中的人海,唇角,渐渐勾起了一抹恶毒、肆意的弧度。

    呵!就让那个贱人再得意几分钟!

    等那些丑闻爆出,她很好奇当追捧转变为谩骂、讽言时,台上的叶澜衣又会怎样想?

    伤心,或是绝望?

    痛苦,亦或者是满脸难堪?!

    一想到她会露出那样的表情,钟之瑶就激动得浑身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