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惊现大学校友
    台上的叶澜衣继续唱着,看着下面热情欢呼的人群,心中却是没有半点波动。「^追^^^首~发」

    她必须得承认一个残酷的现实——因为这张脸,所以她才会受到那么多人的追捧。

    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俞绍衍那样冷心果断的人都是如此,又何谈其他人!

    “我舍不得,最后一次抱紧你了,我们错过的,错了就错了,不用担心我,我不爱你了,至少你记忆里的我是微笑的。”

    而此时,舞台对面的俞氏集团大厦的顶层办公室里,俞绍衍正站在窗边听着叶澜衣的歌声。

    其实,昨天一大早他就出院了,可等他赶回家,楼上房间却早已空空如也。

    他是真的舍不得‘徐薇薇’,当听到佣人说她一大早就带着行李离开了,他形容不出那种心空了的具体感觉,只觉得很难受,难受到呼吸不过来。

    他羡慕她的洒脱与潇洒,又庆幸她心中对他没太多的眷恋。

    他呆坐她的房间不知道多久,只觉得每个角落都弥漫了她的气息。他差点就没忍住追她去了,可就在他摇摆不定的时候,陶然打电话告诉他‘叶澜衣在银行’。

    天知道,就差一点,他就做下了那个抛下一切原则、选择‘徐薇薇’的决定。

    接过电话之后,他颓然笑了几声,天意如此!

    不管他舍不舍得,他终究得为了责任去和另一个女孩子结婚,过去的所有,包括她,都只能在此之后被他永久的封存在心底。

    叶澜衣唱完最后一句,对着下方轻轻鞠了一躬,台下陡地爆发出一阵响亮持久的掌声!

    站得近的,全都亲眼目睹了叶澜衣素颜,却依旧美得让人屏息,顿时疯了一样大喊她的名字,即使主持人再三请大家安静,都无济于事。

    而在最后与粉丝互动的环节,亦是叶澜衣最为出彩、瞩目!

    可当最后一个叫艾昕雨女粉丝上来之后,只是一眼,叶澜衣便皱下了眉。

    果不其然,就见她接过话筒,对她看似善意的一笑之后:“叶小姐,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漂亮’!”

    台下众人,以及台上的叶澜衣本人都有些愕然,听这语气似乎是之前就认识她。

    叶澜衣仔细回顾了下脑海里的记忆,愣是没有出现与‘艾昕雨’这个名字对应上的人,可冥冥中又有点印象。

    “你是?”她出口问道。

    艾昕雨没理会她,却转身看向了台下的众多粉丝:“大家好,我是艾昕雨,星城图报的记者,也算是叶小姐的大学校友。”

    大概因为长得还算漂亮,即使这样有些喧宾夺主,台下并没有太大的反抗声出现。

    可叶澜衣却是心神一紧,大学校友?

    当初她可是开学那天就直接被星城大学退档、开除了,又哪里来得什么大学校友!

    “咦,大学校友?资料上不是说这个‘卫岚’只是高中毕业的吗?”

    因为选手的信息,俞氏娱乐之前就已经对外公布过的,所以,台下聚集的那些媒体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便开始不安分了。

    “敢问艾小姐,是哪个学校的?”台下有记者直接起身问道。

    只见艾昕雨颇是骄傲一笑,道:“我是星城大学新闻系的。”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哗然。

    要知道,星城大学可是国内数一数二、排名前列的重本学校,想进入这里,平时若不是重点高中班里前三名的尖子生基本就是没希望的。

    既然这个艾昕雨说是卫岚的大学校友,那么,她也是星城大学的?!

    “卫岚小姐,您以前真的是星城大学的学生吗?”记者步步紧逼,神情也是愈加亢奋。

    他们有预感这里面一定有大有新闻!

    “能问一下您,为什么要故意隐瞒自己的学历?明明是十分荣耀的事情。”

    “难不成,您是效仿决赛时暴露真容的手段,再一次上热搜、夺热点吗?!”

    “卫岚小姐,你可否跟我们说一下个中缘由?”

    叶澜衣怔住,不过好在经历好几次这样的事件之后,她的临场反应能力提升了不少。

    她轻轻笑道:“不好意思,各位,现在是粉丝互动时间,媒体采访的环节已经过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下台,反正现在所有的流程都已经走完了,她若是离开,也不算是违约了。

    却没想,那个艾昕雨竟然直接上前拦住了她。

    “叶小姐,遇到校友就这么离开,有些不礼貌吧?!”

    叶澜衣总觉得这个艾昕雨笑得有些假,眼里藏着的满满都是不怀好意。

    台下记者眼前猛地一亮,对啊,他们直接采访卫岚的老校友不就行了吗?!

    “艾小姐,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你能不能给我们大家说一说?”

    “对啊对啊,都是同行,有什么好玩的说一说,我看粉丝朋友们也挺好奇的。”

    “当然,我们做记者的不就是为了给大家揭露真相的吗。”艾昕雨笑着点头。

    接着,她转而看向叶澜衣:“叶小姐,您贵人事忙,忘了我不稀奇。”

    叶澜衣神色一顿,瞳孔猛地收缩:“你是,当年招生的那个学姐?”

    “记起来了?”艾昕雨倒还有些意外。

    叶澜衣的手猛地扣进肉里,若说当初她最讨厌的人,除了钟之瑶,绝对是这个亲手结束掉她大学生涯的艾昕雨。

    明明当时她可以不用遭受那么多人的白眼,明明这个人可以委婉的说明一切,却非得把她刚缝合的伤口又一次拨开在众人的视野里,那么轻蔑、那般讽刺。

    当时那么多学生,还有家长,指着她谩骂的场景,曾经多少次在午夜梦回而让她惊起了一身冷汗。

    那绝对是她曾经记忆里最最深刻的噩梦般的存在!

    叶澜衣深吸一口气,紧盯着她,现在这个女人旧事重提,到底又想做什么?!

    “叶小姐不愿提起,是因为她在报名那天便被学校退了档、开除了学籍!”艾昕雨一只手紧紧抓着叶澜衣的手腕,一只手握着话筒。

    “怎,怎么会这样?”

    “星城大学可还没有一开学就被开除的先例,这个卫岚,到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看着众人脸上的疑惑,她继续道:“叶澜衣高中的时候私生活就异常混乱,不过18岁就未婚先孕,而之后更是在怀孕期间于宾馆嗑药晕倒被送往医院,事情在几家报社的报道下才得以败露,也因此,叶澜衣一入学便被学校给劝退,据说,其父母也因其败坏家风,将她逐出了家门,任其自生自灭!”

    一口气将所有的事情说出来的艾昕雨,冲着候场区的钟之瑶悄悄的勾了唇角:“我是一名记者,本职就是为了给大家揭露真相。今天,我站在这里就是为了大家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说完,她冲台下四角的方向各看了一眼。

    刹那,一叠叠照片被甩向观众,纸片瞬间漫天飞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