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成了第三者
    “叶小姐,我要送我的未婚夫去医院,还请你放开!”钟之瑶冷目而视,一旁的助理直接上前将叶澜衣的手甩开。

    看着钟之瑶搀扶着沈梓木离去的背影,叶澜衣之前僵持的双手猛地垂落。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应该跟上去看看情况的,可此刻,叶澜衣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好像被钉住了,根本难以挪开一步。

    其实,她一直没有放下。

    可她很清楚她对沈梓木已经没有了那种感情,她只是不甘,不甘她什么都没有做,却不得不退出原本美好的一段感情里,遭受了那些原本不该她承受的一切。

    甚至现在,还要站在台上接受着来自那么多人的奚落与鄙夷。

    “哎,刚刚那不是钟之瑶小姐的未婚夫沈少吗?怎么会上台护住这个女人!”

    “看刚刚沈少的反应,那副着急的神态,该不会这两人中间,有什么事吧?”

    “不会吧,钟之瑶刚刚可还在这儿呀,沈少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护住另一个女人,这不是故意让钟之瑶下不来台吗?”

    “切,之前不是就有传闻说沈少和钟之瑶已经分手了吗,还有,刚刚在台上,沈少对待两人态度可不要太明显!”

    “啧啧啧,难怪钟之瑶得了第三名还要眼巴巴的来个对手公司捧场,原来早已经是沈少的下堂妇了。”

    “嘘,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

    “怕什么,她走都走了,难道还会转过身打我不成。”

    现场钟之瑶粉丝也绝对占着一个很庞大的数量,刚刚见着自家偶像被欺负成了这样,还只能委屈巴巴的待在一边,顿时就怒了。

    “靠,这个卫岚根本就是个贱人!竟然跟我们瑶瑶抢男人,真是白瞎了那张脸!”

    “可不,这就是个狐狸精,整天就知道到处勾引男人。”

    “亏我刚刚差点还信了她的话,谁晓得一反头就跟别人的未婚夫搞在一块儿了。”

    “一个第三者,怪不得长得那么好看!”

    “明明之前我们瑶瑶还和沈少好好的,肯定是这个卫岚插足,搞得鬼!”

    “切,一对奸夫淫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兄弟姐妹们,手中有什么东西通通都给我扔上去!”钟之瑶的男铁粉大声号召起来,随即,一呼百应。

    “对对对,砸死那个不要脸的女人!”

    “这种女人中的耻辱,死不足惜!”

    一时间,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四面八方往台上扔过来,有鞋子、有纸团、有没吃完的零食,当然更多的是现场粉丝几乎人手一个的矿泉水瓶,甚至,多数还是没喝完的。

    叶澜衣苦笑,看着台下愈发疯狂的那些人,她的心猛然沉寂,整个人仿佛坠入冰冷的深渊。

    她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决定反抗,迎来的会是一波比一波更加凶残的谩骂。

    解释有什么用,三言两语终归是堵不了那些悠悠众口。

    不过几句言语引导,就让她成了众矢之的,成了插足沈梓木和钟之瑶的第三者。

    这让她怎么解释,说当年和沈梓木在一起的是她,要和订婚的本来也是她,只是沈梓木失忆了,才被钟之瑶钻了钻了空子?

    说出来,又会有人信吗?又有人愿意信吗?

    这张脸——

    叶澜衣苦笑着摸上脸,一寸一寸摸得再清楚不过。

    长得漂亮,有错吗?

    她任由那些东西砸在身上、脸上...

    而控制不住现场暴动的主持人早已退到角落,就连保安看到如此凶残的仗势,也不由得望而却步。

    直到——

    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闯入视线,然后用他的后背将所有的攻击物尽数挡了下来。

    低头看着摇摇欲坠、脆弱而不堪一击的她,俞绍衍心痛自责到难以自已。

    他恨自己没有早点察觉到这种情况,更怨自己为了能再次见到她而将这个宣传活动提前到今天。

    一路狂奔而来,听着她话语铿锵,可其中蕴藏的辛酸与无奈,却是像一道道寒光,削着他的骨血。

    之前,他还只是在资料上知道她被人指责,可是,当自己亲眼目睹这一切,俞绍衍才明白,所有的痛苦,都远比他看到的那些白纸黑字要尖锐得多!

    那么,七年前还怀了孕的她,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是不是真的跳了护城河,后来才又被人救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上去!”陶然也紧随着赶到,看着一个个像木头墩子站在那里的保安,气得怒吼道。

    保安见台上的人竟是俞绍衍,就算害怕也只能迅速上台将他们护在中间。

    俞绍衍心疼的将叶澜衣紧紧抱着,冷眸往下方一扫,眸底都是杀气:“卫岚小姐是我们俞氏的人,如果各位继续因为一些无端的造谣,对我们的艺人进行诽谤和攻击,俞氏集团绝对会对各位一一进行起诉,相信我,我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俞绍衍气场全开,顿时,台下跟着起哄谩骂的人有些怕了,而钟之瑶那些粉丝此时也才回过神来,拍着胸脯一阵后怕。

    以俞绍衍的实力和财力,以及一向行事果断的作风,绝对会说到做到!

    见台下众人偃旗息鼓,俞绍衍双眼微眯冲着陶然道:“去查,看看到底是谁搞得鬼?”

    从那位‘大学校友’假扮粉丝上台开始,很明显这一切都是事先预谋。

    到底是谁会这么恨叶澜衣?

    今天这些举动,明明是抱着将叶澜衣毁于一旦的目的过来。

    这个隐患,他绝对不允许它再存留下去!

    心思暗沉间,他抱起叶澜衣就往幕后走。

    而此刻被钟之瑶带离现场的沈梓木,躺在其保姆车,嘴中不停的喃喃叫着一个名字。

    “枝枝,枝枝...”

    他蓦地惊醒,后又猛地坐起了身。

    “停车!”沈梓木看着窗外倒退的树影,猛地回过神来,喊道。

    他的枝枝还在那里,他已经丢下过她一次了,这一次他绝对绝对不能就这么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