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叶澜衣毁定了
    钟之瑶见状,伸手缠住他的手臂:“梓木,你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还要去管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你住嘴!”沈梓木猛地甩开她的手,双眼几乎充血:“钟之瑶,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今天这一切全部都是你设计的!”

    毕竟,除了这个女人,还有谁会这么恨叶澜衣!

    “哈哈哈,你知道又如何,反正她已经毁了。”钟之瑶神情疯狂,眼中仿佛是淬了蛇毒:“这一次,我要让她一辈子都躲在角落里不敢出来见人!”

    “贱人!”沈梓木身体已经缓过来不少,闻言直接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沈梓木一直都是个翩翩贵公子,除了医院那次,何曾有如此失态的时候,可见,他此刻绝对是愤怒到了极点!

    “贱?”钟之瑶笑得疯狂:“你刚刚没听到吗?七年前未婚先孕的是叶澜衣,不是我!她才是彻彻底底的贱人!”

    “你这个疯子!”沈梓木手下又暗暗用了用劲,见她满脸通红却依旧笑着的时候。

    他突然意识到她这是在拖延时间,眼中寒光一闪:“钟之瑶,你最好祈祷她没事,不然,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停车!”沈梓木冲司机吼道。

    司机闻言浑身一凛,马上便将车停了下来,虽然他为钟之瑶开车,可他真正的老板却是沈梓木。

    “下去!”沈梓木先下了车,接着,他直接伸手一把将钟之瑶从座位上扯了下去。

    也不管她受不受伤,也没空去管路人的表情,便开口让司机往回开。

    而钟之瑶看着毫不留情远去的车影,却是张狂一笑。

    现在赶过去又有什么用,一切早已为之晚已,叶澜衣毁定了!

    另一边,俞绍衍抱着叶澜衣在路上狂奔,本来他还想送她去医院做一番检查,可她却十分抗拒,没办法,便只能就近将人带回他的办公室。

    “叶澜衣?”俞绍衍清晰感觉到怀里的女人一直在颤抖,他心头一慌,将她从怀里拉出来,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和苍白的小脸,轻声叫她:“澜衣?”

    她没有反应,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闭着眼睛,涩涩发抖。

    这一刻,他心痛得无以复加,好像那些谩骂和指责,都变成了刀子,落在他的身上,一片片地凌迟着他的血肉!

    他轻轻的将人重新揽在了怀里:“别怕,我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

    叶澜衣一直觉得自己好像被冰冻在了黑暗的深渊,那些声音就好像凿冰的锤子一般,不断地在她的周遭敲打着。

    她冷,可是,她却害怕出来。

    因为一出来面对的会是比黑暗和寒冷更加恐怖的夹击!

    可就在这时,似乎有人在靠近她,闭着双眼的她下意识攥紧了手:“不要,不要再过来了。”

    呢喃的话语里藏着哭腔,听得俞绍衍心中直发颤。

    他紧握住她的手:“别怕,我带你离开了,那些人不会再伤害你了。”

    叶澜衣只听见有一道温暖男声在她耳边回旋,她慢慢睁开眼,视线一点一点清晰聚焦,她看到自己在一个安静封闭的办公室里,没有了那些奚落和谩骂,此时的她很安全。

    见她目光呆滞,俞绍衍只能干巴巴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

    “是啊,我没事了。”叶澜衣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笑着笑着又哭了,而且哭得越来越凶。

    过去的那些舆论,一直是套在她身上的枷锁,让她从未有过一刻真正的心灵自由。

    虽然,她知道自己是无辜的,可是,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她为了那一百万冒险参加节目,果然,当初所有的伤疤,又再次被揭开,血淋淋地展现在千万人眼中!

    眼泪,疯了一般落下,叶澜衣在他的怀里哭得撕心裂肺。

    “别害怕,有我在,以后没人会敢欺负你。”俞绍衍无所适从,她每哭一声,他就觉得心里痛上一分。可他实在没有安慰女孩的法子,唯一有的也不过是所谓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可此时,哭得撕心裂肺叶澜衣无疑是个精致易碎的瓷娃娃,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又哪敢对她使出这一套。

    想起她在台上的无助彷徨,此时哭得歇斯底里的模样,他只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可是,他想要补偿,想要坦白,却怕她因为恨他,让他连接近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抱紧她,似是要把她融进骨血里。

    直到她哭得没有理力气,直到她平静下来,他才开口:“澜衣,嫁给我吧。我保证,将来,不会有任何人敢欺负你。”

    多么信誓旦旦的保证,多么诱人的诺言!

    哭得大脑缺氧的叶澜衣,理智渐渐回笼。

    她稍微动了动,俞绍衍似乎感觉到了,然后,松开了些许,低头看她。

    目光落在俞绍衍的身上,最后,凝结到他脸上。

    她很想相信他,可是,她已经不敢再依靠任何人了!

    想起之前的那一幕幕,眸光微暗间,她做了一个决定——

    这之后,叶澜衣将会彻底消失!

    不论是俞绍衍,还是沈梓木,亦或是过去的种种,她都要与之彻底告别!

    她会是徐薇薇,彻底的徐薇薇。

    她可以有一套小公寓、一家小店面,还有两个听话懂事的儿子!

    而身边这个给过她温暖,在她沉溺其中时又将现实狠狠甩在她面前的男人,她注定与他无缘。

    她轻叹了一口气,慢慢从俞绍衍的怀里退出来。

    “谢谢你,但是,我不想结婚。”叶澜衣定定注视着他。

    他一愣:“你一个女孩子,父母全部都失踪了,在外面遇到危险怎么办?”

    她冲他无所谓笑笑,声音很轻,还带着几分沙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再多,这七年我不也走过来了。”

    俞绍衍看着她眼底的光,心头悚然一惊。

    她的动作,她的声音,仿佛都在告诉他,他将要永远失去她!灵魂深处蓦然一颤!

    刚刚,她的眼神,就好像那天徐薇薇的一样,难道,她们都要从他的生命里消失?

    不,他绝不允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