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他要的从来都不是她的感激
    “我不逼你,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考虑我们之间的婚事。免-费-首-发→”他双手抓紧她的手腕:“但是,在这之前,我必须能够时时刻刻了解你的情况!不然,我不放心。”

    像今天这样的突发事件再来几次,叶澜衣不疯,俞绍衍却是要怒了。

    既然他找到了她,诸如今天的伤害,必须、一定要杜绝!

    叶澜衣张口便要拒绝,可看着他严肃认真的眼神,又陡地觉得还是暂时先服一下软。

    不然以他那种霸道、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性子,若是此时说清楚,估计她今天是很难脱离他的视线了。

    与其和他硬抗,还不如暂时顺了他的心意。

    于是,她点头:“好。”

    俞绍衍松了口气,打量着她:“刚刚有没有砸伤?”

    “要不,你先去休息室里休息一会儿?”

    叶澜衣摇头,刚刚那些东西虽然又多又杂,可因为距离远,虽然有不少确实是砸到了她身上,但也只是当时痛了一阵,虽然可能会有些淤青,但回去抹上药酒揉一揉也就可以了。

    此时,在这和俞绍衍待的越久,她便越害怕什么时候就不小心暴露了‘徐薇薇’的身份。

    她刚要展开新生活,若是被发现...

    “不用了,我该走了。”叶澜衣摇头。

    “你要回家?那我送你。”俞绍衍看着她倔强的小脸,只得暂时先依了她。

    “好,你还是送我去那处地铁口吧。”叶澜衣起身,此时的情绪已经完全稳定,虽然决定与过去划清界限,可她深知他说一不二的性子,若是不让他送,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骇举。

    两人一同走到地下停车场门口,俞绍衍让她等着,他则进了车库。

    明明不过几百米的路,他却愣是不愿意她多走几步,这个男人啊。

    恍然间,身前却忽然多了一道身影。

    她抬眼便对上了沈梓木的明亮的双眸。

    “枝枝,你没事吧?”沈梓木脸上是掩不住的着急与担忧,一路紧赶慢赶终于是找到了她。

    “我没事。”叶澜衣摇头,见他脸色苍白,额头间却是冒着豆大的汗珠,还有他那着急的神态,明明此刻需要关心的人是他。

    她心中暖意与无奈交织,道:“你还是,叫我澜衣吧。”

    沈梓木一愣,随即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不是去医院了吗?”她亲眼见着钟之瑶把他带走的。

    “我中途下了车。”沈梓木道。

    “喔。”叶澜衣点头。

    原本亲密无间的两人此时却是相顾无言,氛围不禁变得有些尴尬。

    “澜……衣,今天的事情都是钟之瑶策划的,我会你报仇的。”沈梓木打破了这种沉寂:“她平时嚣张惯了,也有不少黑料在我手里。”

    “好,谢谢。”她点头。

    她恨钟之瑶,可是此时却没有能力的亲手报仇。

    “澜衣,我才知道,你过去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事情。”沈梓木看着她眼底的疏离:“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将来,让我照顾你,好吗?我都已经和我父母说过了,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马上去筹备我们的婚礼。”

    “对不起。”她摇头。

    “澜衣,你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沈梓木痛苦道:“我知道现在做什么都没有办法去弥补过去你曾受到的伤害,但你相信我,在未来我一定有办法给你最好的一切。”

    “梓木。”叶澜衣抬头看着他:“我没有生你的气,相反,我很理解你。”

    他一愣,震惊于她平静的语气。

    “失忆只是个意外,我们谁都意想不到,况且,在你没有失忆之前你对我也很好,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怨过你,可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那么久,我早已把那些忘了。”

    叶澜衣见他眸底尽是不可置信,不忍心便又笑道:“刚刚你能毫不犹豫的冲上台来护住我,我真的很感激。梓木,谢谢你!”

    沈梓木神情一滞,他要的从来都不是她的感激。

    他只是,单纯的想像以前一样对她好而已!

    “澜衣,你不要这样,我求你,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他拉住她的手:“我们曾经那么相爱,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梓木,你自己都说是曾经!其实,你心里早已承认我们的那段感情已成为过去。”叶澜衣轻叹道:“放弃吧,我们各自过好各自的生活,相安无事,那不是很好吗?!”

    说完,她便要挣开他的手。

    他松手,却是直接上前将叶澜衣紧紧揽在了怀里:“别推开我好吗?澜衣。我不求别的,给我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的身份让我可以待在你身边,就算只是朋友也好。”

    听着耳边的呢喃,叶澜衣心中有些发酸,她想若是中间没有那么多事,她和他怕是早已结了婚,有了孩子。

    “好!”叶澜衣道:“那就做朋友。”

    她早已做好消失的打算,此时,沈梓木这般哀求,她确实有点看不下去。

    毕竟两人高中才在一起,这之前他们一直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澜衣,谢谢你!”沈梓木的眼底涌起激动的光,只要,她不排斥他就好!

    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道冷喝传来:“放开她!”

    叶澜衣听见声音下意识地要推开沈梓木,可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

    见到是他,瞬间,沈梓木将叶澜衣抱得更紧:“俞总,我和澜衣还有话要说,您还是赶紧回去陪你女朋友吧!”

    听到此话,俞绍衍的眸光一沉,视线却一直落在叶澜衣的身上,见她竟然不动也不挣扎,任由沈梓木抱着,心里陡地生出一股郁闷之气!

    虽然他对她,责任大过于喜欢,可他俨然已经把她当做自己的女人来看,不,七年前,她就已经是他的女人,更多年前,她就已经是他的未婚妻。

    此刻,他又怎么能容忍他人染指!

    之前,陶然送来的资料上就说,叶澜衣过去似乎和沈梓木谈过恋爱。

    而如今这么一看,似乎这两人确实有那么一段过往!

    想到这里,俞绍衍微眯了眯眼,冲她道:“衣衣,还不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