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媳妇太聪明,怎么破?
    叶澜衣刚到网吧门口,便见一个可爱的女生开门迎了过来。

    “徐姐,你来了!”开门的是网吧的前台、茶水小妹,叫艾米,对谁都笑嘻嘻的,很有喜感。

    艾米迫不及待的接过她手里的饭菜,冲她笑道:“可真不巧,卿少有事,刚刚出去了。”

    “没事,饭放在这,到时候一起结算就好。”叶澜衣摇头,眼中疑惑一闪而过。

    这两个星期,她每天都会来个两三趟,回回都能撞见他,偏偏这一次...

    她冲着朝她挥手的艾米笑了笑,向外走去,陡地看见门外候着的那位大神,不免脚步一顿。

    叶澜衣黑线,这人到底要缠她到什么时候?

    当初说分手说的那么斩钉截铁,现在又做这种赖皮的行为干什么?

    艾米刚准备上楼将饭菜派分下去,袋子便被一双修长白净的手接了过去。

    “卿少...”艾米的神情有些幽怨:“你明明在,为什么要我骗徐姐你出去了?”

    “你没看到徐姐身边那个男人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徐姐的追求者。”艾米有些怒气不争:“情敌见面,您怎么能退却呢?”

    她实在是搞不明白,明明自个老板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偏偏每次都维持着一副清心寡欲、与世隔绝的范儿,这样不温不火,到底什么时候才追的到人?!

    “还不是时候。”卿少微勾起唇角,眸中却是冰冷的闪过一抹暗芒。

    “切!”艾米撇撇嘴,老是这么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能追的到人才怪!

    她也没管他,留下他的那份饭菜,一溜烟窜到了楼上。

    叶澜衣刚进店里,就看到十多个人走了进来,个个西装革履的。

    “请问你们想要吃点什么?”叶澜衣带笑迎了过去,眸中还带着浅浅的疑惑,她这店倒是头一次接待这么多人,算得上是稀奇事。

    “我们听人说,你这里的菜花样非常多,味道还十分好,尤其是这里甜点更是一绝!”

    叶澜衣笑得羞赧:“客气了,各位先坐下吧。”

    “好好好!”领头的那人很有领导范,她一开始并没有注意,还是之后从他们的谈话里才知道这人竟然一所学校的校长,姓顾。

    开店之前,她自然也是做了一些调查,这位顾校长就是小店前面中天大学的校长顾广原,而其他人,也均是学校的领导和教授。

    他们这一来,她的店瞬间升了好几个档次,说是蓬荜生辉也丝毫不为过。

    眼瞧着不少准备进来的学生,都在见到一堆校领导的时候溜得愣是比兔子还快。

    但叶澜衣见了却是十分高兴,若是校长还有一众校领导来了她店里的消息传出去,这之后根本就不愁没有客源。

    而她要做的,就是尽力把菜做好。

    这么一想,叶澜衣突然有了干劲,在他们点菜之后,直接出了厨房准备亲自动手做几道店里的招牌菜。

    静坐在店里一隅的俞绍衍,偶尔看一眼厨房,在见到她脸蛋被热的红彤彤且满头大汗时,心疼的便再也坐不住。

    于是,他直接脱了西装,起身去到了厨房。

    “你怎么进来了?”叶澜衣愣住。

    “有什么需要忙的?”大概扫了眼厨房的布局,俞绍衍问道。

    “不,不用。”叶澜衣惊得一抖,她哪敢让这位大爷忙:“真的,就只有几道菜没上了。”

    俞绍衍蹙眉,错开她的身子,准备直接动手。

    洗菜?他摇头,他动手的话,估计连菜叶子都不会留下几片。

    洗碗?想到那油腻腻的触感,他发自内心的抗拒。

    切菜!瞟到砧板上旁待处理的一盆洗好的菜之后,俞绍衍毫不迟疑向那处走去,之前虽然没有做过,但好歹也看过猪跑,唔,应该是可行的。

    叶澜衣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简直都快哭了,你这哪里是来忙,分明是来添乱啊。

    她赶忙抢过他手里的刀,以及还未惨遭毒手的一颗土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迅速转移了方位。

    在他发火之前,她抢先道:“俞总,要不就劳您送一下菜?”

    “嗯!”俞绍衍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其可行性。

    叶澜衣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将炒好的几样菜用餐盘装好:“这些是送到三号桌的。”

    俞绍衍点头,伸手接过。

    “那个,你等会儿。”突地想起什么,她叫住他。

    在他疑惑的眼神里,进去隔间拿了个东西。

    “喏,戴上吧。”她将印满小兔子的一条蓝色围裙展开:“这种炒菜店有些地方免不了有些污渍,你总不想你那白衬衫,黑一块,黄一块吧?”

    俞绍衍扫了眼她手里的围裙,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

    让他戴这种可爱风的,合适吗?

    他很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专门在整蛊他?!

    “那什么,店里就只有这一条新的了,你又不会用别人用过的。”似乎是知道他的怀疑,叶澜衣显得有些无奈。

    不是她认怂,只是在俞绍衍家待过一段时间的她深知,这人的所有衣物都是纯手工定制的,光是这么一件衬衫,怕就得抵上她小店大半年的收入。

    万一那上面弄上什么污渍,以这位的性子铁定会扔了不会再穿。

    而她,只是单纯的心疼钱而已。

    听着她的话,俞绍衍眸光微闪:“薇薇,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

    咳咳咳,叶澜衣开口:“要不要,不用我拿走了。”

    反正这人钱多,她何必瞎操萝卜淡操心。

    “用!”他忙收敛了情绪。

    叶澜衣撇撇嘴,将围裙递了过去。

    “你我,我这....”他极其无辜的举了下手中的餐盘,看着她道。

    她一愣,刚准备上前,却在瞟到他眼中的那抹精光时陡地顿住:“不会把东西放下再戴吗?”

    俞绍衍的脸僵住,媳妇太聪明,怎么破?

    叶澜衣说完,转头继续各种忙活,至于后面那道幽怨的视线,她选择无视,却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她还是头一次见他吃瘪。

    不过,见他走出去,叶澜衣还是有些不放心。

    虽然之前在别墅,她做菜,他有时也会着端一下菜。可现在让身价不菲的总裁大人替她这小店当‘店小二’,她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随着外面传来一连串‘砰嚓’的清脆响声,叶澜衣顿时心中一紧。

    他该不会,把她这小店都给拆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