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就不能有点自制力吗?
    可是,在感觉到她身上的烫人的温度时,俞绍衍一下子便反应过来,并迅速收敛了心神。免-费-首-发→

    因为吃过药的缘故,她慢慢的已经在退烧了,身子开始不自觉地翻动,额头上都已经见汗,他因为一直抱着她,身上的衣服也都被她周身的汗水打湿。

    俞绍衍并不反感,反而伸手拿起一早就搭在床沿上的毛巾,细心的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汗。

    低头打量着她的脸,似乎一成不变的普通,可他就是喜欢极了她平凡外表下那颗不甘平凡的心。

    从小他就不怎么跟女孩相处,在他眼中女人一直是个麻烦的生物。

    生气了,得哄!

    生病了,让她多喝热水还会被骂!

    可即使如此,只要想到那个被他哄的对象会是‘徐薇薇’,就连原本敬而远之的这一切似乎也变得有期待。

    第一次,他开始认真思考应该如何好好向一个女孩证明自己的心,怎么让她从排斥到接受?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很快,有一道男声从外面传开:“俞先生?”

    “进来吧。”俞绍衍应了一声。

    然后,一边小心翼翼地从小床上翻身下来,替叶澜衣仔细掖好了被子,这才转头看向已走进来的杨齐光。

    杨齐光还是第一次见到俞绍衍这么关心一个女人,眸中不由得愕然。

    “俞先生,真抱歉,雨实在是太大了,路上积水又多,我的车,底盘低,熄了好几次火,这才...”

    “先她看看。”俞绍衍打断他的话,直接道。

    杨齐光一愣,看向了床上的女人。

    “俞总,需要先测一下她的温度。”说着,杨齐光拿起温度计便要上前。

    “好,温度计给我。”俞绍衍蹙眉,直接伸手拦住了他,他的女人怎么能让别的男人碰。更何况,她此时穿的..

    俞绍衍似是想到什么,喉结不由得滑动了两下,他从杨齐光那里拿了温度计,给叶澜衣塞好。

    一分钟后,他取出递给杨齐光。

    整个过程都把叶澜衣遮得严严实实的。

    “37.9度,低烧。”杨齐光对于他的举动只是笑了笑,飞快扫了眼床头的那堆药,以及叶澜衣脸上继续渗出的汗,了然间,冲俞绍衍道:“这位小姐,应该是淋了雨造成的突发性感冒,吃了药,再发身汗,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不用打个吊瓶?”想起刚刚感受到的烫人温度,俞绍衍不禁蹙眉,仍有些不放心。

    杨齐光摇头轻笑:“她醒来之后,四肢可能会有些酸软无力,你让她在床上多躺一躺,缓一缓就好了。”

    “那,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见他准备转身出去,俞绍衍连忙又追问了一句。

    杨齐光瞟了床上的叶澜衣一眼,道:“晚上带妆睡觉不好,你记得,一会儿她把妆卸了。”

    妆?

    俞绍衍一愣,转头去看因为流了太多汗而脸上的妆有些花掉的叶澜衣。

    他发现她真的很抗拒露出妆容下的真容,即使是在他家住的几个月里,她出现在他面前的便一直是化妆后的样子...

    到底是有多丑,才会让她抗拒成这个样子?

    俞绍衍此时心中最大的感受不是好奇,而是心疼!

    即使作为男人,他也完全明白脸对于一个女人的重要性。

    这让他不禁想起傅玖在医院对他说过的话“嫂子本来就因为自己长的不好看自卑着呢,你...”

    是因为自卑,才对他这么抗拒吗?

    是因为一直戴着一层面具,才迟迟不敢对他展露心扉吗?

    他伸手,想要拭掉他与她之间的这层阻隔,想亲口对她说,他喜欢她从来都不是因为这张脸!

    迷糊中的叶澜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在他触及脸的那一刻,她突地睁眼,抓住了他的手!

    “你要做什么?!”她目光狠狠的盯着他,低吼道。

    俞绍衍被突然坐起身子的叶澜衣吓了一跳,转而间,便是狂涌而来的心疼。

    她过去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才让她在生病昏迷之中都能陡地惊醒。

    “你脸上的妆花了,我想你擦了,睡觉也舒服一些。”俞绍衍苦笑,对于全身处于防备状态的叶澜衣,无奈中又透着点伤痛。

    他以为这么久,她对他应该已经有了最基本的信任,却没想...

    出了一身汗醒来的叶澜衣不复之前的昏沉,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此时听着俞绍衍的话,反应过来的她也不禁也有些尴尬,她的反应确实是太大了。

    可能是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她的心神老是绷着,生怕被人认出是‘叶澜衣’,然后陷入无止尽的背责骂、被鄙夷之中,也因此,她还专门购置了持妆效果比较好的化妆品。

    要不然今天,她估计是躲不掉了。

    “那个,对不起,我只是条件反射而已。”叶澜衣干笑两声,要将狠狠攥进他肉里的手收回来,却没想就势被他拥在了怀里。

    他的动作很轻柔,估计是因为她生病的缘故。

    只是,这个拥抱是不是有些太突然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叶澜衣此时没什么力气跟他挣扎来挣扎去,所以只能软软的靠在他怀里,浅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长得丑,从小就有人因为这张脸没少欺负我,所以别人只要一碰我的脸,就会潜意识害怕...”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推出了怀。

    叶澜衣怔了一下,脸上缓缓泛起一抹苦笑。

    该知道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饶是俞绍衍,也不例外。

    早在他选择和‘徐薇薇’分手的时候,她就该醒悟了。

    却没想,他看了她几秒之后,竟然直接吻住了她。

    不是唇,而是从眉眼开始细细密密地一点一点印着下来。

    叶澜衣整个人直接僵住。

    “你在做什么?”蓦地反应过来的她,几乎已经能听到自己磨牙的声音。

    他的唇从她的鼻尖离开,停留在了她的嘴角。

    “吻你!”

    叶澜衣黑线,刚想开口却蓦然被他封住了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