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俞总牌贴心月月舒
    “怎么了?”他道。免-费-首-发→

    他还真好意思问,叶澜衣白了他一眼,蹲身,从门边的花盆里摸索了一阵。

    “你钥匙就放在这里?”俞绍衍蹙眉。

    “嗯,怕小铎他们会忘带钥匙。”她清理了下钥匙上的土。

    其实,这把钥匙放在这里还真的没有派上过用场,小铎那孩子细心的很,压根就不会发生这件事。

    “他们还跟你一起住?”俞绍衍问道。

    “嗯,不然呢?”叶澜衣反问道。

    他噤言,他以为那两个小鬼应该是被送回他们爸爸那儿去了,没想到还缠着他的女人。

    不过,他们好歹也是小女人的外甥,似乎也算得上是他的晚辈,他就不和他们计较了。

    于是,他问道:“那昨天晚上下大雨,他们自己在家不会害怕?”

    叶澜衣有些好奇:“你之前不是一直都不喜欢他们的吗,怎么现在关心起这些来了。”

    咳,俞绍衍尴尬的移开眼:“怎么会,我爱护他们都来不及。”

    叶澜衣撇了撇嘴,兀自拿钥匙开了门。

    然后她转头想将男人拒之门外:“俞总,我到了,您也该放心回去工作了,我这庙小,就不留你了。”

    “我不嫌弃。”俞绍衍装作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直接上前一步率先进了房里。

    叶澜衣的新家里虽然小,却布置的十分温馨简洁,只一眼他便喜欢上了。

    他不顾叶澜衣要喷火的目光,仿若入无人之境一般自在悠闲的坐在沙发上。

    叶澜衣狠狠瞪了他一眼,想要直接动手赶人偏偏她势单力薄,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她砰的一声将门关上,然后径直去了洗手间。

    俞绍衍唇角微勾,傅玖说追女孩子就得厚着脸皮,看来似乎效果还不错。

    看,这不就直接登堂入室了吗?

    就在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俞绍衍瞥了一眼,也没多想,直接拿着手机去了洗手间。

    他敲了下门:“薇薇,你手机响了。”

    叶澜衣应声开门,随意将手上的水甩了甩,便将手机接了过来。

    “怎么就用冷水?”俞绍衍蹙眉,伸手从洗手间里抽了条毛巾出来,仔细擦干之后,又将她的手揣在了怀里。

    “没事,用冷水洗得干净些。”叶澜衣瞪了他一眼,直接将手抽了出来。

    她刚想接,却在瞥到一旁的俞绍衍,犹疑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俞绍衍有些不爽,接个电话,用得着走那么远吗?

    他若是想知道是谁,老早就自己接了。

    不过一想到小女人手太冰是大概是因为体质太弱,他又忍不住担心。

    他将毛巾重新挂了回去,余光却在扫到地上那盆血水时,神经都紧跟着跳了一下。

    她受伤了?

    俞绍衍肯定的摇了摇头,这一路他将她盯得紧紧的,要是受了伤,他不可能不知道。

    那么...

    在瞟到盆底那条女士内裤的时候,他猛地明白了。

    她感冒还没完全好,此时又来了例假...

    那就更不能碰冷水了。

    似乎是做了某个决定,他走进了洗手间,然后,蹲了下来。

    他发誓,他真的是生平第一次洗衣服,而且,洗的竟还是女人的内裤。

    当双手浸入血水的时候,他承认他是有点难受的,可当他真的她洗干净了的时候,心底竟然升起了一种类似成就感的东西。

    就像刚上大学的时候,夜以继日做出的一份方案得到了家族认可时的感觉。

    但无疑,此刻的感觉更加微妙,让他从心底升起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愉悦。

    原来,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做事,是这般令人开心的事情。

    等叶澜衣打完电话,俞绍衍也端着装内裤的盆子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你,你...”叶澜衣在看到他手里的东西,眼睛霎时瞪大,脸也直接被气红了。

    “太感动了?”俞绍衍不解她这副表情到底是激动还是生气。

    按理说,他一个总裁来她洗内裤,是该受宠若惊的?

    “你出去!”叶澜衣深呼吸了几下,直接撇头指向大门的方向。

    “我去给你晾衣服?”俞绍衍选择没听见她的这句话,自顾道。

    “你到底走不走?”她怒道。

    “小铎他们呢,今天不是周末?”俞绍衍试图转移话题。

    叶澜衣是真生气了,可面对这般无赖的他却是什么方法又没有。

    于是,她转身坐到了沙发上,至于那条内裤,她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穿了。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碰过她如此私密的东西。

    “薇薇!”俞绍衍在一旁试探叫道。

    她没说话。

    “蠢女人!”

    她身上的气压瞬间低了好几度。

    “薇宝贝?”

    “好好说话!”听到这个称呼,叶澜衣猛地转过头来。

    薇宝贝?差点没让她起一身鸡皮疙瘩。

    “宝贝?原来你喜欢这个。”

    见她终于愿意跟他说话,俞绍衍唇角一勾,目光灼灼。

    叶澜衣一听便知道他曲解了她的意思,可是现在她根本连跟他掰扯的心情都没有。

    咝,每次例假来了之后,小腹总是不定时给你来那么一次针扎的痛。

    于是,她捂着小肚子侧躺在了沙发上……

    “薇宝贝,怎么了?”俞绍衍赶忙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疾步走了过去。

    叶澜衣不发一言直接拂开他的手。

    “又痛了吗?”他皱眉看向蜷缩在沙发上的她。

    只是她闭口不言,俞绍衍没办法只能一把将人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我们去医院!”

    叶澜衣惊呼一声,苦笑道:“俞总,我拜托你了,让我消停会儿行不行?”

    因为这事去医院,她丢不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