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饥不择食
    俞绍衍脚步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抱着她往卧室走。「^追^^^首~发」

    而被他带进卧室放到床上的叶澜衣,猛地抓住被子往身上一裹:“你要做什么?”

    “床上坐着会舒服些。”对于她警惕而防备的神情,俞绍衍显得有些无奈,他看起来真的有那么饥不择食吗?

    对于一个生着病还来着大姨妈的女人,他再是如何丧心病狂,也做不出那种事...

    闻言,叶澜衣仍是十分警惕的盯着他,对于这个男人的自制力,她一直持着怀疑的态度。

    对视很久,就在她以为他走人的时候,他却蓦地俯身,双手撑在了她两边。

    就在两唇快接触,叶澜衣准备直接扇人的时候,却见他翻过身去,直接躺在了她的旁边。

    举起的巴掌停在半空,她扭过头去看他,却见他十分迅速地闭上眼拉过了被子,大有在这睡上一觉的打算。

    “哎,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你要是困了回自己家睡去。”叶澜衣推了他一把。

    见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叶澜衣也是心累:“实在不行,客厅的沙发上也可以睡。”

    “你说,你堂堂一个总裁跟一个生病中的女人抢床,传出去多没面子,对不对?”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可那位愣是没有一点反应,叶澜衣气炸,强忍住将这人踹下床的冲动,抱起枕头准备去两个孩子的房间睡。

    于是,就在叶澜衣刚要下床的时候,俞绍衍也跟着起来了。

    他伏起身,长臂一伸,便将她牢牢锁在了怀里。

    他的动作又快又猛,猝不及防的叶澜衣直接撞上了他的胸膛。

    叶澜衣只觉得后脑勺撞得一阵头晕,好半晌愣是才回过神来。

    这人身上的肌肉难道是铁做的吗?叶澜衣恨恨想到。

    准备伸手摸一摸自己的头,却陡地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一只大手牢牢禁锢在胸口不得动弹。

    她愤愤的想要挣扎,却是被蓦然划到她小腹上的大手给惊到了。

    叶澜衣鸡皮疙瘩浑身顿起,也就在这一瞬,男人的手不动了。

    温暖大手下略微有些冰凉的小腹,竟然在几分钟之后暖了起来,就连之前翻搅的疼痛都缓解了不少。

    她有些讶异,没想到平时让她无可奈何、痛得死去活来的例假,此时竟然如此轻易的就...

    可即使如此,这种尴尬的境地,依旧让她十分羞赧。

    她刚想动,可俞绍衍本来就贴着她的身体,此时与她更加的紧密。

    “别动!”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一向敏感的耳边响起,叶澜衣的身子忍不住轻颤了两下。

    她暗暗咬了下嘴唇,却因为身后男人粗喘的呼吸声,而不得不停止挣扎。

    生理期本来就疲惫,加上之前还吃了感冒药,所以,叶澜衣渐渐开始犯困起来。

    大概过了快半个小时,察觉到俞绍衍并没有出格举动的时候,叶澜衣抗拒不住席卷而来的睡意,终于是睡了去。

    在听到怀里小女人绵长的呼吸声之后,俞绍衍只觉得自己的心顿时都被塞得满满的。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然后,伸臂将她揽的更紧。

    不知不觉,俞绍衍也睡了去。

    叶澜衣是被一阵敲敲打打的细碎声音弄醒的。

    她缓缓睁开眸子,在发现身边没有人的时候,她先是一愣,然后,连忙低头看了眼自己。

    见到身上的衣服除了有睡觉之后的褶皱之外并没有其它痕迹的时候,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只是,那声音...

    叶澜衣换了身家居服之后,一脸疑惑的走出了房间。

    在陡地见到厨房里那道高大身影时,不由得放轻了脚步。

    似乎是没做过菜,厨房里的俞绍衍显得手忙脚乱,一点也不复平时里淡定从容。

    可就是这一幕,却不经意中悄悄暖了她的心房。

    一直以来都是她为了别人去改变,可这一刻,有那么一个人愿意为她放弃总裁的架子去洗手做羹汤。

    即使他可能笨手笨脚,即使他把厨房弄得一团糟,可他愿意去做,而且行动了。

    这种久违的被珍视的感觉,让叶澜衣不禁有些恍惚。

    这种感动在接连几个碗相继摔在地上之后,叶澜衣开始不淡定了。

    锅碗碎片,炒菜的台子上狼藉一片,洗碗池里还浸泡着一堆各种混杂的菜叶...

    什么狗屁洗手做羹汤,他简直就是来毁灭她房子的!

    叶澜衣心疼极了,她想要进厨房查探一下情况,却没想刚到厨房门口就被男人给拦了下来。

    “里面很危险。”俞绍衍郑重其事的看着她。

    叶澜衣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你才是最危险的那一个,厨房杀手的名号都委屈你了。”

    他皱眉,原本他觉得做菜不是特别难的一件事,何况看着小女人也做过不少次,别的不说,做那么一两个菜应该也不是问题。

    只是没想到,原本他还算矫捷的身体在这小小的厨房里根本就施展不开。

    “饿了吗?”想着此时已然到了中午,俞绍衍问道:“我出去给你买吃的。”

    说完,他便要抬脚,却是被叶澜衣拦住了。

    “别。”叶澜衣无奈道:“你出去坐会儿,我把这边收拾好了,就开始煮饭做菜。”

    她只希望冰箱的那些菜还没被这人给糟蹋完了。

    “不行!”俞绍衍想也不想便道:“你需要休息。”

    叶澜衣摊手,表示她也想休息,可重点是还有一堆狼藉没收拾,她又哪里闲的下来。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俞绍衍罕见的尴尬的撇开了头。

    他想了想,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别墅的号码。

    “管家,我需要一个人我整理厨房,地点在...”

    说完,他直接牵着她去到客厅坐了下来。

    果然是土财主的做事方式,不过,这是他造成的,他来负责,似乎也没毛病?

    叶澜衣眼角微颤,难得顺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