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他的女人因为别的男人哭了
    钟之瑶心里害怕极了,可是此时却没有一个人来她,甚至那记者——

    “钟小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

    “钟小姐,你做出这样的事难道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吗?”

    钟之瑶什么都没有说,她偏头看了眼从始至终漠然而视的沈梓木,突然间,眼泪一颗一颗砸落下来,那一刻,她的心底被浓烈的恨意充满。「^追^^^首~发」

    早就该知道,深处黑暗深渊的她不该去奢求爱情。

    一路以来,她机关算尽,唯一不够的就是,心还不够狠!

    直到钟之瑶消失在画面里,叶澜衣才收回了视线,她看向俞绍衍:“这是你做的?”

    俞绍衍点头承认。

    叶澜衣问道:“为什么我?”

    “敢欺负我的女人,她当然要付出代价!”俞绍衍眸间一抹杀意一晃而过。

    叶澜衣嘴角微抽,男人这么一副街头混混的模样,实在是跟他西装革履的时候反差太大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被人护着的感觉是很好的。

    “她会不会坐牢?”叶澜衣犹疑的开口。

    “心软了?”俞绍衍看向她。

    “当然没有。”她矢口否认,要说她世上最恨的人绝对莫过于钟之瑶。

    之前她对她那一次次不留任何余地的陷害,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此时钟之瑶陷入这副境地,她没有放鞭炮庆祝就不错了。

    她只是,为那个孩子可惜罢了!

    俞绍衍轻拍了下她的手背:“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

    叶澜衣瞪了他一眼,抽出手转而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角。

    她手里还拿着俞绍衍的手机,无意扫了眼屏幕,发现直播竟还在继续。

    只见沈梓木对着镜头,双目蕴满柔情:“其实我今天召开记者发布会。最重要的,都不是这些。而是有话要对一个人说。”

    台下记者都准备收工回去写稿发文了,本以为钟之瑶被带走了,这场记者会也就结束了,却没想到——今天的重磅消息还真是一个接一个啊。

    从沈梓木和钟之瑶分手,到钟之瑶借怀孕逼婚上位,再到钟之瑶疑似出轨别人的男人,以及和导演进行私下交易,最后,钟之瑶还因为逃税被警察当场带走调查。

    现在,沈梓木竟然还说这些都不是重点!

    听他话里的意思,特别像是要对某个人当场告白或是求婚?

    我的个乖乖,刚刚宣布和前未婚妻分道扬镳,现在就告白?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又瞬间热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的叶澜衣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她从屏幕上移开目光,刚准备将手机还回去,却没想到俞绍衍直接来坐到了她旁边,并伸手将她圈在了怀里。

    他的下巴搁在她瘦弱的肩膀上,从后面拥着她:“继续!”

    他对于沈梓木能这么果断的和钟之瑶分手还挺意外的。

    想来,此举多半应该是为了挽回‘叶澜衣’?

    叶澜衣无奈撇开头,可沈梓木的声音却还是十分清晰的回荡在她耳边。

    “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听到这些,但我还是想借这个机会把我的心意告诉给你。”他冲着周围的记者笑笑。目光坚定:“枝枝,我不会放弃,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等到你重新接受我。”

    “我们之间错过的七年,未来,我用一生弥补给你。”沈梓木道:“你的过去,我不在乎,因为那是我没有保护好你,那是我的错!”

    听着他的这些话,叶澜衣眼中晶莹一闪而逝。

    那个温柔清隽的男孩,此刻她似乎又看到了他的影子。

    只是,她更希望的是他能够忘掉她重新开始,而不是执着的继续等待。

    “很感动?”俞绍衍蹙眉看向眼眶有些湿润的她。

    叶澜衣愣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是闷闷地应了一声:“嗯。”

    他的女人因为别的男人,感动哭了?这还得了!

    俞绍衍将她的身子掰过来,双眼紧盯着她一字一句道:“记住,以后不能为了除我以外的男人哭!”

    叶澜衣黑线,原本复杂的心情被他这么一打断,竟突然平静了下来。

    “薇薇,答应我一件事。”似是想到什么,俞绍衍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叶澜衣听得云里雾里,却还是尚存理智:“你先说。”

    以她这种小白,委实不够这位商场上的老狐狸塞牙缝的,一切还是先搞清楚了再说。

    “你先答应!”他道。

    叶澜衣摇头,直接翻了个白眼给他,当她傻吗?这般不明不白的答应,到时候怕是被卖了还要着数钱。

    “你确定不答应?”俞绍衍挑眉道:“那我亲你了~”

    她猛地一缩,狠狠瞪了他一眼,十分不情愿的点了下头。

    见她一副如入了火坑的表情,俞绍衍觉得好笑的同时,不由得出声道了一句:“不会让你为难的。”

    她将信将疑的点了下头,便听到——

    “答应我,即使是为了我,你也不能哭。”

    叶澜衣听着这话有些想笑,这人也是太自信、自恋了点,他怎么就能确定她会为他哭?!

    要知道前面他提分手的时候,她可是一滴眼泪都没掉。

    就算以后发生什么事的话,她和他也没任何关系,她干嘛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浪费眼泪。

    只是这些话,她却潜意识地憋在了心里。

    “你该不会是担心以后会做什么伤害我的事吧?”叶澜衣陡地想到这一点开口问道。

    俞绍衍被她问得一愣,继而道:“当然不,我就算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希望你一直都能开开心心的。”

    听了男人的话,这一刹那,叶澜衣的心忍不住悸动了一下。

    而此刻,记者会现场因为沈梓木那一番深情告白,已经快要炸了.

    “沈先生,您这番告白的对象是谁?现在她在不在现场?”

    “沈先生,这么多年,您都没和钟之瑶结婚,是否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沈先生,之前俞氏的一场宣传活动中,听闻您不顾危险冲上台保护‘卫岚’,是否确有其事?”

    这个问题一出,记者的风向瞬间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