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你到底在顾虑些什么
    直至天朦胧黑,叶澜衣才悠悠转醒。免-费-首-发→

    陡地看见坐在旁边那熟悉的身影,她心里不免惊了下。

    反应过来,她皱眉问道:“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还有,你怎么会有我房间的钥匙?”

    俞绍衍将钥匙串拿了出来:“抽屉里拿的。”

    男人交的爽快,叶澜衣有些狐疑的接过了钥匙藏在了被子里。

    俞绍衍无辜地冲她笑了笑,反而问道:“那两个小...鬼,孩,怎么还不回来?”

    “他们昨天被大哥接去玩了,明天直接从学校回来。”她瞥了他一眼。

    听了这话的俞绍衍眼睛突地一亮:“那我们今晚是要过二人世界了?”

    二人世界?

    她唇角微抽,道:“俞总,您想太多了。”

    俞绍衍这就不同意了,义正言辞道:“薇薇,最近不太平,我还是得留在你这里才安心。”

    叶澜衣彻底无语,要编理由好歹也编个靠谱点的。

    见她不以为然,俞绍衍也没有多嘴解释什么,也免得她知道了担心。反正有他守着她,有什么事情,都有他替她挡着。

    叶澜衣本以为他只是说来玩笑,却没想到他还真没有离开的意思。

    “俞总,你该回去了。”叶澜衣无奈催促道。

    只是话说,她这是第几次赶人了?

    “小铎他们不是没回来吗?”俞绍衍道:“我睡他们的房间就好了。”

    “不行!”叶澜衣想都没想,就拒绝道:“他们有洁癖,不让陌生人碰他们的床。”

    “那我睡你的床。”他道。

    叶澜衣依旧摇头。

    笑话!她的床凭什么给他睡!

    他挑眉继续道:“要不,我们一起睡?”

    “流氓!”叶澜衣直接骂出声。

    俞绍衍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我睡房,或是客厅也行。”

    他都退让成这样了,总该行了吧?!

    叶澜衣被噎了一口气,她怒目道:“我这里没有多余的洗漱用品。”

    “喔,那没关系,我下午回了趟家,已经将我的东西都带过来了。”他转身将行李箱从房里拿了出来。

    “你!”叶澜衣快气炸了。

    她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深吸一口气,她看着他,柔下声音认真道:“俞总,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借住的地步!”

    人言可畏,她比谁都懂!

    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三,受了那么多教训,也总该懂了。

    “我说过,要追你。”俞绍衍的神情依旧淡淡的,目光所及,却是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无言的压力。

    “我并没有答应。”叶澜衣咬了咬唇,毫不退让。

    “薇薇,你看过新闻,该知道我没有什么感情经历。”他渐渐逼近她:“对你的喜欢,我一直都是凭着感觉去表达。”

    他面色平静,语气温柔,叶澜衣听了却忍不住倒退了两步。

    “你暂时不接受,我理解。但,一定不要抗拒我。”他上前一步,伸手锁住她的腰,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脖颈处磨蹭,私语:“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

    男人最后一句话轻飘飘的,却是让她一瞬间如坠寒潭。

    她怎么忘了,世人眼中的他可是手段铁血、杀伐决断的冷面阎王,哪里又容得了她一次又一次的拒绝!

    叶澜衣苦笑,他有钱有势,而她只是个老百姓,似乎什么都得听他的。

    可她心里有太多害怕,她害怕有一天她的真面目被揭开,害怕此时他的满腔喜欢会瞬间变成厌恶嫌弃,害怕...

    她心中的担忧实在太多,又如何能全心全意的去接受他?!

    对于男人现在这般步步紧逼...

    叶澜衣心中不禁觉得有些委屈,眸底渐渐弥漫起一层水雾。

    感到肩膀上渐渐变得湿润,俞绍衍抱住她的手一顿。

    他轻叹了一口气,揽在她腰间的手也轻柔了不少,却仍旧没有放开的打算。

    “薇薇~”

    女人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俞绍衍不禁开始反思,是不是一直以来他对她的态度太过温和了些,这才让她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

    从小,不管他要什么东西,只要开口便会有人送到他手上。

    唯独她——

    人生里,头一次毫无缘由的想对一个人好,却似乎一直不得其法。

    她一直缩在自己铸造的那堵围墙里,自己不出来,也不让人进去。

    原本他还想温水煮青蛙,一步步浸透她的心房。

    可现在看来,他似乎低估了她对于外界的防备。

    一味的温柔退让,只会让她离得越来越远。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刚柔并济,饶是她的心再硬,他就不相信他攻不下来。

    虽然他在感情上没有什么经验,可论起在商场上的斡旋战术,他却是懂得不少。

    就算使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他也要先突破她的心房!

    “薇薇,我这个人向来认准一件事,便不会再回头。”俞绍衍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说的话却是异常霸道:“你是我认定的人,这辈子你便只能待在我身边!”

    叶澜衣捏着衣摆的手猛地紧握,脸霎时变得有些苍白。

    下一秒,她的手被另一只大手包围。

    男人的掌心暖暖的,她用力的手指不禁在这暖意之下缓缓松了下来。

    “薇薇,你到底在担心,害怕什么?”俞绍衍趁机问道。

    叶澜衣眸光微闪,抿了抿嘴,心中有千言万语始终难开。

    俞绍衍眼中落寞一闪而过。

    罢了,她不愿意说便算了,他总会等到她愿意朝他敞开心扉的那天。

    他低头紧盯着她的眼睛:“薇薇,你记住,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足以让我放弃你。”

    什么事情,都不足以让他放弃她吗?

    叶澜衣神情有些恍惚。

    男人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上流连。

    她瑟缩了下脖子,他却只是俯身亲了下她的眉心。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去洗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