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楼少
    等叶澜衣从俞绍卿那里出来回到家,天已渐黑。/

    “俞绍衍,谁让你在客厅放床的?!”

    看着占据了客厅将近一半空余空间的一个大床,叶澜衣只觉得心头一阵无奈。

    “没有地方放了。”男人淡定的摆了摆手,随后笑着说:“要不,我把床放你房里去??”

    叶澜衣给了他一个白眼,对于他的死皮赖脸已经习以为常。

    她越较劲,他越来劲,所以,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无视。

    她将保温壶带到厨房清洗,开始准备晚餐。

    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在俞绍衍家的模式。

    不过不同的是,过去俞绍衍总会和两个孩子抢吃的,现在还会给孩子主动夹菜。

    吃完晚餐,叶澜衣本想撇下俞绍衍带着孩子去楼下公园散步消食。

    却没想,俞绍衍直接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卧室,还关了门,美其名曰‘辅导功课’!

    殊不知——

    俞绍衍冲着他们道:“我的考察期表现应该还可以吧?是不是可以进入正式合同的阶段了?”

    他想着这两个小鬼总是黏在小女人身边也不是个事,要他们搬走,小女人肯定不会同意,那便只能迅速将他们笼络到他的阵营来了。

    “三天都没到呢。”叶祺铎嗤了一声:“俞叔叔,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我看了很多电视,里面说试用期都得三个月的。”叶祺乐紧跟着补充道。

    三个月?

    俞绍衍挑眉看着心眼贼精的两个小鬼:“非得那么久?”

    “怎么,等不及?”叶祺铎一看便知道他在动歪脑筋,十分不客气道:“追我们姨姨的人海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你确定?”俞绍衍有些好笑,反正除了这两个小鬼,他是没见到有别的男人在小女人周围出没过。

    叶祺铎还没说什么,叶祺乐听着这话却有些不乐意了。

    “你不信?”他扬声威胁道;“哼,到时候要是姨姨被抢走了,你可别哭!”

    “喔?那你说说,都有些什么人?”俞绍衍眸光微暗,他都这么严防死守了,难不成还有漏网之鱼?

    “这,这,这...”叶祺乐还真的有些被他问住了。不过年纪再小,他也知道输人不能输阵,他气鼓鼓道:“反正,你要是嫌时间长,可以不干!”

    还懂得威胁他?

    俞绍衍唇角微勾:“你们知道,男人怎么追女人才能一击即中吗?”

    叶祺乐和叶祺铎对视一眼,道:“说来听听。”

    “就是,把她身边的男人全都灭掉,这样她就只能选你了。”俞绍衍道:“要是你们以后有喜欢的女孩,记得用上这招。实在追不到的,我来你们追。”

    “我和多多这么帅,怎么可能会追不到女孩。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叶祺乐撇嘴嘟囔道:“一大把年纪了,连个媳妇都没有,哼哼...还好意思教我们?”

    俞绍衍黑线,要不要这么毒舌?

    门外,怕俞绍衍教坏小孩子的叶澜衣,于是准备借着送水果的由头过来敲门探探虚实:“你们干嘛呢,赶紧开门,我给你们切了水果。”

    屋内三人秒变正经,俞绍衍主动开门,并伸手冲她摇了摇手里的作业本:“教他们写作业呢。”

    叶祺乐和叶祺铎纠结了会儿,也不得不点头配合他,毕竟,他们之间还有合约在。

    不过,之后俞绍衍还真的带着他们做好了作业,并预习了课本上的内容。

    大概一个小时后,俞绍衍才从他们的房间里出来。

    见到叶澜衣,他直接搂住她的腰,带着她坐到了他的床上:“薇薇,陪我躺会儿,没有你的味道,我睡不着。”

    叶澜衣动弹不得,不由转头白了他一眼:“那你这么多年天天失眠?”

    “对,我从小就失眠,直到认识你,才睡了几天好觉。”他点头:“所以,薇薇,你还真不能怪我赖上你了。”

    叶澜衣深深佩服他的愈发炉火纯青的厚脸皮功夫。

    要是有机会,她还真想让他公司的员工看看他们总裁赖皮的模样。

    俞绍衍看着小女人乖顺窝在自己胸口的模样,唇角微微勾了勾。

    看来,恋爱教程里面说得还挺对,追女人不要顾及什么面子,死缠烂打拐到手才是第一位!

    而此时星城公安局的监狱,却迎来了一个戴着彼岸花面具,浑身泛着黑暗诡谲气息的男人。

    “楼少,您好。”平时耀武扬威、神气的不得了监狱长此时却是卑躬屈膝,好比一只哈巴狗。

    “她人呢?”

    男人堪比刀锯木头的声音,听在监狱长耳里却是犹如催命般恐怖。

    “在,在里面待,待着。”监狱长哆嗦着身子,在旁边给男人带路。

    他一边打开门,一边道:“您放心,听您的吩咐,这几天狱警们对她特别关照过,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已经是在崩溃的临界点,另外...”

    缩在墙角的钟之瑶听到脚步声,身子不可抑制的哆嗦了一下。

    她的指甲紧扣进肉里,缓缓抬起了那双淬满了恨意的眸。

    “好久不见,钟小姐。”

    男人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钟之瑶蓦地瞪大了眼睛:“是你!”

    “我已经你搞垮叶家了,你说过,你说过,从此以后,放我自由...”钟之瑶变得有些魔怔,她不安的将自己的身子缩得更紧,过往那些记忆顿时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男人面具下的眉微蹙,他蹲下来狠狠捏住了她的下巴:“钟之瑶,我没那么多时间在这里陪你耗。我只问你,想不想出去?”

    出去?

    听到这两个字的钟之瑶慢慢冷静了下来。

    她当然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那些狱警天天变着法各种羞辱她,要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够坚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