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成为继承人,娶叶澜衣
    “绍衍,对不起!”俞绍卿不由轻叹了一口气。首发ww..co

    “哥,我要的不是道歉,而是理由!”俞绍衍红着眼眶紧紧盯着他:“你是为了俞氏集团总裁的这个位置?”

    虽然所有人都这么说,但他不愿把自己从小敬佩的兄长想的这么狭隘!

    俞绍卿摇头:“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俞绍衍不解。

    “绍衍,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俞绍卿看着即使穿着一身家居服依旧难掩上位者气势的俞绍衍,神情有些恍惚。

    这些年,无疑他成长了很多,连带着俞氏也在他手里大放异彩。

    他得承认,他这个弟弟比他更加优秀,更加适合作为一个集团的领导者。

    因为身体的原因,小时候,他像个易碎的瓷娃娃只能每天待在房里,所以,他沉默、不爱说话。

    可是,俞绍衍从小直率开朗,跟谁都能玩到一块儿,无论是老师、长辈,还是同龄人都十分喜欢。

    后来他身体好些之后,开始和更多人交流,但一颗已经冷下来的心又如何能够被温热,所以,他脸上带着笑,对谁都谦逊有礼,但那种无形中的疏离,却依旧让人不愿意靠近他。

    但俞绍衍却从不在意这些,依旧每天不定点不定时的往他面前凑。

    这也是他为什么羡慕俞绍衍,却并不讨厌他的原因。

    其实,他从来就没有什么野心,甚至,他也想过以后长大了,无论大人们怎么选,他都会放弃继承权。

    可是,所有的所有,在他得知了一个消息之后,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

    那天,他也只是无意路过房,哪里会想到听到那么一个惊人的事情!

    他听到爷爷对他父母说,他们兄弟俩已经到了试婚年龄,再过两年,也有二十六七岁,已经是可以结婚了。

    而叶家和俞家有婚约,是多年前就定下来的。虽然叶澜衣的父母不知道去了哪里,但叶家丫头还在,婚约自是要履行的。

    俞绍卿在听到叶澜衣名字的那刻,彻底挪不动脚步了。

    那是他一路看着长大的小妹妹,也是他长大后魂牵梦萦的女孩。

    他喜欢她,每次见着她笑,他都能自己一个人开心一整天。

    即使,那个时候她全心全意都陪在那个叫‘沈梓木’的男孩身边。

    但婚约这样的事,比什么都大。那一刻,他只觉得,他的整个人生又重新充满了希望。

    可下一秒,便听到爷爷说:“按理说,绍卿年纪大一点,该是他来娶叶家丫头。但绍衍那小子性子顽劣,也该找个人来管管他了。”

    俞父道:“干脆,就让他们两兄弟竞争一下,看谁表现优秀、谁得了俞家的继承权,就让谁娶叶家丫头。”他跟叶父是过命的哥们,自然是不想委屈了叶澜衣。

    “正好过段时间,那丫头也要来星城上大学了,到时候就让她直接在家里住下。”俞母道:“相处一段时间之后,想必那丫头也会有自己的判断。”

    关于这件事的话题,到了这里,便结束了。

    可俞绍卿在门外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他忘不了自己多少次在叶澜衣的学校门口等她,就为见她一面。

    虽然,他每次都是看着她从他面前走过,却没有勇气主动叫住她。

    可父亲说,他和俞绍衍谁表现优秀、谁得了俞家的继承权,就让谁娶叶家丫头。

    他大学虽然读的是管理学,可出国深造捧回来的却是一本心理学的博士学位。

    那么,他要如何与拿到管理学专业硕士学位,已经进入俞氏锻炼的俞绍衍比!

    之后,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他也一天比一天焦躁。

    直到,一次股东大会上,所有人都夸赞俞绍衍之前提出的品牌推广方案特别好,为俞氏集团带来了十分可观的收益!

    那时候,他彻底坐不住了。

    他害怕等到叶澜衣被请到家里做客,看上的却是俞绍衍!

    他害怕经过几个月的表现期,长辈们都一致同意让俞绍衍做继承人!

    一个念头,慢慢从脑海里升起。

    他要打败俞绍衍,成为继承人,娶叶澜衣!

    于是,他关掉了自己刚有些起色的心理诊所,重新拾起了大学的专业,夜以继日的学起那些他并不喜欢的商业知识。更是暗地里拜访了许多的商界大拿,以期能够更快地获得与俞绍衍相匹配的能力。

    他做了很多平时完全不会做的努力,第一次用尽全力想要争取一个人。

    可是,在他准备拿着一份做了好几天的市场改进方案去找房找爷爷的时候,却是听到——

    “绍衍,最近小卿的表现,你应该看到了吧?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听到这句话他准备敲门的手蓦地一顿。

    “哥最近是有些奇怪,不过,哥在会上的提的几个意见确实不错。”俞绍衍道:“爷爷,怎么样,现在哥也发愤图强了,您是不是该把我放了?”

    “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和小卿未来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少了谁都不行!”俞兴华笑骂道:“不过,小卿虽然不错,但以他的性子怕是担不了俞氏这个担子啊...”

    后面的话,他没再听,可心头却是涌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