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奇缘宠物店
    ,!

    在祖国辽阔壮美的东方海岸线上,有一座恬静的海滨城市,名为滨海市。它风光秀丽,经济水平较高,生活节奏偏慢,附近没有大型工业企业,是一处适宜生活居住的好所在。

    在这座名字起得有些敷衍的城市里,存在着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宠物店。

    清晨,一辆出租车停在宠物店的门口,张子安走下车,从后备箱里取下拉杆箱,向出租车师傅道谢。

    出租车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张子安呼吸了一口略带咸味的空气,抬头看向宠物店的招牌:奇缘宠物店。

    宠物店的卷帘门关着,门上贴着一张a4纸的告示,告示上只有四个大字:临时歇业。

    他毫不犹豫地揭下告示,揉成一团塞进兜里,因为这张告示就是他贴上去的。

    如果仔细观察一下他的脸,就会发现他有挺严重的烟眼圈,眼球上布满了血丝,显然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情绪也十分低落。

    他掏出钥匙,开锁,然后将卷帘门拉了上去,露出宠物店的落地玻璃门。

    打开玻璃门上的第二道锁,推开门,由于好几天没有开门了,室内的空气很沉闷,他将两扇玻璃门完全开启,拖着行李箱走了进去。

    “到家了。”他喃喃地说。

    宠物店里十分安静,没有猫叫,没有犬吠,没有鸟啼,没有鱼跃,像坟墓一样寂静,只有一些空荡荡的笼子和展示箱,还有些没有清理的猫砂和鸟粪散落在笼子里,稍微散发出异味,一切都显示这里的主人和宠物们离开得非常匆忙。

    在那么一瞬间,张子安仿佛看到昔日里宠物店忙碌而热闹的景象,各种宠物的叫声混合成的协奏曲夜以继日地回响……他摇摇头,将回忆抛在脑后,提着拉杆箱顺着楼梯上了二楼。

    回到自己以前的房间,他打开窗户通风,然后从拉杆箱里取出父母的烟白遗像,端端正正地摆放在写字台上,双手合什,对着遗像默默祈祷。

    张子安大学毕业不久,刚在外地找到一份还算对口的工作,就在一天夜里收到父母遭遇车祸的噩耗。他如遭雷击,匆忙赶回滨海市。父亲在车祸中当场死亡,母亲也受了重伤,在icu病房里抢救了数天,最后还是不幸离世。

    这家宠物店,就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产。

    张子安赶回来后,见到了母亲最后一面,而母亲焦虑地看着他,用微弱的声音说道:“阿杰,店里的动物……”

    他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店里的动物们已经几天没人照顾了,再这样下去就要全部饿死渴死了,于是他匆忙回到店里,那时动物们已经全都奄奄一息,就像他的母亲一样。为了赶回医院陪伴母亲,他只能尽快处理掉这些动物,能卖的就低价卖掉,暂时没人买的就送人,实在不行就直接放生。

    赶回医院之后,他告诉母亲:“宠物们没事了,你放心吧。”母亲这才握着他的手,含笑离世。

    此后,是令人心力交瘁的葬礼,张子安完全不清楚应该怎么做,好在有一些热心邻居和父母的朋友帮忙,还有亲戚从外地赶来,又折腾了数天,才将父母的骨灰送往陵园。

    在此期间,张子安一直住在医院旁边的小旅馆里,直到今天才回到这里。

    奇缘宠物店有上下两层,一层是店铺,二层是住宅,虽然面积不大,却是父母多年奋斗的结晶。

    现在摆在张子安的面前有两条路,一是把店铺卖了或者租出去,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二是留在滨海市,继承这家宠物店。

    虽然父母是开宠物店的,但就像其他家长一样,父母怕影响他学习,不许他参与宠物店的日常经营,是以他对如何经营宠物店几乎是一窍不通。

    理智告诉他,应该选择第一条路。

    肚子咕咕叫了,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他决定先去找个早点摊填饱肚子再考虑问题。他跟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现在还剩下几天,没必要匆忙做出决定。在饿着肚子的时候,人的决定往往是不理智的。

    下了楼,张子安看到落地玻璃门旁边有个小小的人影一闪。

    难道是有小偷?

    不过小偷能偷什么?如果把猫砂偷走我倒是很高兴,省了我来清理了。他苦笑着想。

    “是谁啊?”他提高声音问道。

    一个扎着两支小辫子的女孩扒在门边,探出小脑袋,怯生生地问:“那个……开……开门了么?”

    这个女孩戴着小黄帽,背着粉红色的书包,看起来大约七八岁的年龄。她的眼睛睁得很大,膝盖弯着,再配上两支小辫子,简直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遇见了大灰狼,随时可能逃跑。

    张子安没想到这么早就有顾客上门,想了一下说道:“开门了,请进吧。”

    小女孩却没有马上进来,有些迷惑地问:“叔叔和阿姨不在么?好几天没开门……是不是换人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还是说道:“没换人,那是我爸和我妈。”

    “哦。”这下小女孩才放心了。

    张子安刚才进来时没有开灯,早晨的阳光还没有照进店里,从外面向室内看还是挺烟的。

    她走进店里,惊讶地看着空荡荡的笼子和展示柜,“咦!宠物们呢?宠物们都去哪了?”

    “前几天都卖掉或者送人了,你不知道么?”张子安说。那天店里还是非常热闹的,毕竟价格非常便宜,连成本价都不到,甚至白送。

    小女孩摇头,“不知道。我家里不让养宠物,我只有每天早上上学前和下午放学后来这里看一看。叔叔和阿姨非常好,虽然我不买,但他们从来不赶我走……”

    “是这样啊……”张子安突然感觉到,其实父母还有很多他并不了解的事情。

    “是不是以后这里就不卖宠物了?”小女孩紧抿着嘴唇,用忧伤的眼神看向他。

    张子安想了一会儿。

    “卖!当然卖!你可以过几天再来看。”他微笑着说。

    “太好了!”小女孩高兴地跳起来,“我先去上学了!再见,店长哥哥!”

    店长啊……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饿着肚子做出的决定都是不理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