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准备开业
    ,!

    “喵呜……星海……喵呜……星海……”

    幸运猫追逐着自己的尾巴尖转圈,似乎是挺高兴的样子。

    虽然幸它似乎是接受了“星海”这个名字,但张子安偷偷看了一眼手机,它的来历与真名依然是“未解锁”的状态,看来期待中的小猫好感度爆棚以身相许的憧憬落空了……

    起码,它不再那么害怕他了。

    他很想吐槽一下这个游戏,为什么好感度要从负值开始刷……

    太阳很快落山了,街边的太阳能路灯自动亮起,家家户户飘起了饭菜的香味,张子安的肚子也很配合地唱起了空城计。

    他清了清嗓子,“咳!你想吃点东西么?或者我给你弄个舒服的猫窝好好休息一下?”

    导航精灵说它不用吃东西,但万一它吃呢?喂食可是刷好感度的捷径啊!

    滨海市大部分住宅是没有暖气的,冬天比较冷,因此店里卖的都是半封闭式保暖猫窝。

    “喵呜……不吃……喵呜……星海讨厌窝……又烟又小……”它立刻表示强烈拒绝。

    “好好!不要窝,咱们不要窝!”张子安吓出一身冷汗啊,它可是第一次明确表示讨厌什么东西……猫窝跟它有仇?

    他一咬牙,“那,要不你去睡我的床,我去睡别的地方。”

    “喵呜……星海待在这里就好……”

    它似乎很中意略显空旷的一楼店铺,稍微离开了一点儿它视为根据地的小叶紫檀,将活动半径由15厘米扩大到了50厘米……

    “嗯,没问题,这间屋子你想待在哪里都可以。对了,我叫张子安,你好,星海!”

    “喵呜……你……你好……”它像是害羞似的把小脸埋了起来。

    “我要去楼上做饭,然后洗澡洗衣服,你自己留在这里没问题吗?”

    它轻轻点了点头。

    张子安放轻脚步,像做贼一样上了楼,走进自己的卧室,关上门,这才瘫倒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累。

    对待这只幸运猫就像是捧着一件价值连城的瓷器一般,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能说错一个字,不能做动作吓到它,真的很累。

    同时,张子安几乎100%确信,它以前一定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而且这创伤100%是来自于人类的。

    他现在已经不太在意它为什么叫幸运猫、它的来历有多神秘,他只想让它能像普通的猫一样快乐地玩耍嬉戏……如果提升好感度能做到这个,那他就要提升好感度!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提升!

    就像这个年纪的其他男人一样,张子安也对做饭这件事很头疼,最拿手的主食是泡面,最拿手的菜是炒鸡蛋,最拿手的刀工是切火腿肠……因此他经常要去小饭馆解决温饱问题,但放着幸运猫孤独地留在店里总让他于心难忍,所以最后还是泡面加香肠了。

    幸运猫在一楼非常安静,他好几次以为它溜走了,或者消失了,像梦一样,像幻影一样。他悄悄下了楼梯,看到它蹲在店门口的落地玻璃门后面,隔着玻璃仰望夜空,星海般的眼瞳里倒映着星海。

    皎洁的月色洒在它身上,在地面留下烟白分明的影子。它一动不动,无比虚幻,似乎下一秒就会溶化在月光里,却又无比真实,如同代表着永恒。

    脆弱而强大,无法言喻的存在感,令人心痛。

    打扰这份静谧仿佛是一种亵渎。

    夜,已凉。

    张子安轻轻把一块棉垫放在地板瓷砖上,稍微用力,向它的方向滑了过去,然后如同来时一样蹑手蹑脚地走上了楼。

    半夜被尿憋醒,他去厕所解决完,迷迷糊糊地想起它,顿时清醒了不少。他放轻脚步走下来,看到它蜷缩在棉垫上,沐浴在月华与星光中,睡得正香。

    后半夜他没有再睡,打开电脑,浏览购物网站,搜索能按要求订制婴儿床的厂家……

    ……

    第二天,他依然顶着熊猫眼走下了楼。

    现在天色只是蒙蒙亮,但他把今天设为正式开业的日子,所以要提前准备一下。

    “早上好,星海!”

    幸运猫已经醒了,不过仍然趴在棉垫上,隔着落地玻璃门好奇地注视着清晨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有些人是准备去上班,有些人是刚下班,还有些老人穿着绸缎练功服拎着长剑,三五成群地要去公园锻炼。说真的,由于休息充分,这些老人的精气神比年轻人还要足……

    昨天晚上张子安没有把卷帘门拉下来,只是把落地玻璃门从里面上了锁,反正店里也没什么可偷的——真没见过专门偷宠物的入室小偷。

    隔着玻璃门大概让幸运猫觉得很安全,只有当人从店门前经过时,它才会匍匐在地上,仿佛在说: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听到张子安打招呼,它甩甩尾巴,“喵呜,早……早安……”

    “好!要开始干活了!”张子安把袖子挽起来,信心满满地说。

    幸运猫的注意力由外面的行人转移到他身上。

    昨天为了避免新到的宠物们受惊吓,回来之后就直接把它们放进了展示柜,没做任何处理,今天开始它们要直接面对顾客,所以至少要给它们将身体擦拭干净,整理一下毛发,将养殖场各种动物混杂的异味消除掉。

    每个宠物店里都有给宠物洗澡用的水槽,一般是设在小隔间里,完全开放式的不太好,无法保证洗澡时的温度,特别是冬天时,另外吹风机或者吹水机的噪音也会让客人困扰。

    张子安没有给宠物洗澡的经验,因此他选了两只幼猫和一只幼犬,相较于十斤重的成年猫和二十斤重的成年犬,幼猫幼犬要好伺候得多,而且它们目前的毛比较短,便于梳理。

    成年的长毛猫和狗洗起来非常麻烦,毛发没一两个小时根本吹不干。以前父母经营店铺时,早上都是母亲给宠物洗澡,父亲打扫整理店面。每天早上开业前的时间最多只能洗一只,不过反正宠物不需要天天洗澡。

    宠物浓密的毛发若是吹不干,后果会很严重,真菌、湿疹、螨虫都会在温暖潮湿的毛层底部滋生。宠物又不会跟人说它身上痒,只会不停地蹭啊蹭的……

    张子安没有贸然挑战给猫洗澡这项史诗任务,只是用蘸着清水的梳子将它们毛发打结的地方梳开,用棉球清理它们的泪腺和耳朵,再用湿纸巾给它们擦干净小脸,稍微吹了吹,放到太阳底下晒干即可。

    他给附近的鲜花店打了个电话,请他们送两个花篮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