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开门迎客
    ,!

    一切就绪之后,他终于瘫倒在躺椅上。

    以前光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总认为经营个宠物店很容易,实际操作起来才知道真麻烦啊。不过路是自己选的,辞职信他已经给原来的公司寄过去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过,当他看到焕然一新的几只幼兽,毛发蓬松、生气勃勃,喵喵汪汪吱吱叫着要吃的,一切辛劳都有了回报。

    “怎么样,星海,你要不要洗个澡?”他对一直观察自己的幸运猫开玩笑地说。

    幸运猫拼命地摇着脑袋,表示这事没的商量。

    张子安也不认为它需要洗澡,它的那一身毛比洗过澡的都干净,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不一会儿,鲜花店的员工骑着电动三轮车停在了店门口,敲了敲玻璃门,还把眼睛贴门上用手搭着凉棚向内张望。

    星海早已带着它的棉垫蜷缩到角落里。

    张子安从躺椅上弹起来,快步去开门。

    早晨清冽冽冷嗖嗖的空气一涌而入。

    “是您订的花篮?”

    “嗯,没错,多谢。”张子安拿出钱付款。

    “你这是宠物店对吧?”那人一边数钱一边问。

    “对。”

    那人把钱装进兜里,没有离开的意思,向里面张望着,“小狗多少钱?”

    生意这么快就上门了?

    张子安紧绷着脸不让自己乐出来,“本店刚开业,暂时没有进很多货源,狗的话现在只有萨摩耶,怎么样,要不要进来看看?”

    那人想了想,“萨摩耶,我倒是好像听说过,多少钱?”

    “开业优惠价,给你打个折吧,2500块,有免疫证的……”

    “吓?这么贵?不要了!不要了!你这太坑人了,一条小狗比人都贵了……”那人一边摆手一边匆忙离开了。

    张子安很无奈,只好自嘲地笑了笑,回到了店里。

    2500块真不贵了,几乎就是成本价了,正常价格他是准备至少卖3000的。宠物之家那里打的进口六联疫苗,光这疫苗钱都比国产疫苗贵不少,他还没来得及解释,那人就像躲瘟神一样逃掉了。

    宠物本来就是奢侈品,奢侈品的意思就是非生活必需品。如果换个思路考虑,一根金项链2500块贵么?一枚钻戒2500块贵么?一个lv包2500块贵么?

    生意没做成也没什么遗憾的,也许对萨摩耶来说反倒是一种幸运。如果那人勉强花2500买下它,一旦它生了较严重的病,那人也许就放弃治疗了,毕竟宠物可没有医保。

    想到“幸运”这个词,他看了一眼又安静又乖的幸运猫,不禁又笑了笑。

    刚在躺椅上重新躺下,门外就探进一个扎着两根小辫子的脑袋。

    “店长哥哥,宠物……有了吗?”

    是前几天那个小女孩,说家里不让养宠物的那个。她依然背着书包,看来是早上去上学的路上顺便过来这里。

    “有了,想看的话进来随便看吧。”

    张子安压力山大,没想到第一个进店的客人竟然是个完全没有消费能力的小学生。

    她欢呼一声,撒开腿奔进来,小书包在身后一颤一颤的。

    “看是可以看,但可别耽误了上学时间。”他提醒道。

    “嗯!”

    她在宠物展示区停了下来,眼珠乌溜溜地看看暹罗,又看看英短和萨摩耶,小嘴半张着,满脸惊喜。不过,最后她的目光居然是定格在了小仓鼠的身上。

    张子安刚才给仓鼠也梳了梳毛,看起来很干净。仓鼠不能洗澡,它们体型太小,用水洗澡容易生病,一定要洗的话需要用专门的沙子进行沙浴。其实仓鼠也不是很有洗澡的必要,它们活动范围仅限于仓鼠笼里,只有保持仓鼠笼的清洁即可。

    这只仓鼠是乳白色的,脸颊胖乎乎的非常可爱,令人禁不住想去戳一戳。它头上顶着三道烟线,一直延伸到后背,粗看起来有些像流行的莫希干发型。

    它的半个身体埋于木屑里,两只又小又圆的烟眼睛盯着小女孩。

    “好小!好可爱!”小女孩拍着手赞叹道。

    她左看看右看看,围着透明亚克力板制成的仓鼠笼转圈儿。看她的样子,恨不得能钻进笼子里和小仓鼠一起玩耍。

    奇缘宠物店的灯光是分区域照明的,张子安把中间区域的灯光调暗,以适应夜行性动物小仓鼠的视力,让它也能看清小女孩。

    反正现在也没其他客人,就当是省电了。

    “店长哥哥,它吃什么?”她扭过头来问张子安。

    “嗯……它食性比较杂,常见的蔬菜水果,以及花生、瓜子、黄豆、烟豆都可以。”

    “喔!那我明天可以带些东西来喂它吗?”她紧张地咬着下嘴唇,眼神里满是哀求之色,生怕张子安不同意。

    “可以,不过别喂太多,像花生拿几粒就行了,它还太小,万一吃撑了对身体不好。”

    “谢谢店长哥哥!我先去上学了,拜拜!”

    就像来的时候一样,她急匆匆地奔了出去,小辫子和书包像共振一样上下摇摆。

    其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上下学都是家长接送吧?她的家长让她自己上下学,心也是够大的,张子安想。

    小女孩前脚刚出去,一个苗条的身影紧接着就进门了。

    “刚才那是你女儿?”

    孙晓梦进门的第一句话就差点让张子安吐血。昨夜的旧伤未愈,今天又遭新创。

    “我长得有那么老成持重?”他郁闷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脱掉白大褂的孙晓梦一下子就变成青春靓丽的都市丽人,张子安险些没认出来。

    “你怎么有空过来了?”他从躺椅上坐起来。

    “唉,这还用问啊?跟你这里的情况差不多耶,我那诊所也是刚开业,根本没顾客嘛,索性来你这里串串门。”孙晓梦一点儿也不客气,也不用他招呼,径自走到那几只幼兽的展示柜和笼子旁边逗它们玩。

    宠物之家的幼兽们都是她亲手打的疫苗,对她很是亲近,立刻欢快地蹭到展示柜的边上。

    “不不,你误会了,我这里是真正的刚开业,客人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张子安强调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