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命运的观察者
    ,!

    第五天。

    张子安启动游戏。

    “导航精灵,你说幸运猫由于人类的信仰而化为的精灵?”他问屏幕中闪烁的光团。

    :是的。

    张子安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我想我多少能猜出它的来历了。”

    :如果玩家能猜出宠物的来历,将大大提升宠物的好感度。

    张子安:“我不知道这游戏到底是谁做的,不过做游戏的人真厉害,居然连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都能做成宠物。”

    :玩家很幸运,居然能抽中这种虚无缥缈的宠物。

    张子安:“我还有个问题。我跟幸运猫之间的对话,会被别人听到么?”

    如果他与星海的对话不小心被别人听到,它是不可能被人抓走的,倒是他自己可能会被送进精神病院。

    :只有玩家可以听到宠物说话,其他人听来只是猫叫狗吠而已。

    张子安:“那就好。”

    他关上手机屏幕,对趴在棉垫上注视着街边行人的幸运猫说:“星海,来玩今天的游戏吧!”

    “喵呜!玩游戏!玩游戏!”星海高兴地竖起了尾巴。

    张子安今天什么也没有准备,凭借外物是不可能战胜星海的,唯有通过精神和意志,再加上一点儿运气,才有一线希望。

    星海藏起来之后,他先找完一楼,确认它没有藏在一楼。

    他来到二楼,闭上了眼睛,然后开始原地转圈。

    一圈……两圈……三圈……

    胃里渐渐难受起来,阵阵呕吐的**上涌。

    天旋地转,似乎随时可能摔倒。

    他分不清东南西北,也不知道自己面朝何方。

    他停了下来,将脑子里放空,不去想,不去听,将身体交给直觉,去试探那五分之一的运气。

    他摸到一个把手,旋转,开门。

    睁开眼睛。

    这间是他的卧室,星海端坐在卧室地板的中央。

    “抓到你了。”他脸色有些苍白,笑了笑说道。

    “喵呜!好厉害!子安好厉害!”星海像跳舞一样原地乱蹦,异常兴奋。

    阳光从窗外射入,这一刻的它显得无比真实,不再是那个随时可能消失的幻影。

    叮当!

    一楼的铃铛响了,依然不是顾客。

    “快递!请问有人在吗?”

    张子安回应一声:“有人,稍等!”

    然后他对星海说:“跟我来,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星海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僵住了,“喵呜……礼物?”

    张子安说:“对,礼物,送给你的礼物。”

    他冲星海招手,“来,下楼来取礼物吧。”

    星海呢喃地念叨着:“礼物……礼物……喵呜……”

    快递员送来一个包装严密的大箱子,收到张子安的签字后就离开了。

    张子安用剪子和裁信刀将大箱子里的数层包装打开,移除缓震用的泡沫塑料,星海则蹲在几米外的地方呆呆地看着他的动作。

    箱子完全打开了,张子安取出一架订制的婴儿床,里面铺着非常柔软的海绵垫,还有枕头和棉被,侧面的壁板上刻着“星海”二字。

    “来,试试合不合适。”他指着婴儿床说。

    “喵呜……礼物……星海的?”

    张子安点头,“对,是送给你的,快来试试吧。”

    他离开婴儿床,星海犹豫着慢慢走过去。

    婴儿床很矮,他让厂家把四条腿改短,即使星海这样的小体型猫也能一跃而入。

    “喵呜……好暖和……喵呜……好暖和……”

    星海趴在婴儿床里,开心地蹭来蹭去。

    手机上响起通知声。

    张子安拿起手机。

    :恭喜您!幸运猫的好感度提升至友善!正在解锁真名!

    :宠物属性

    :幸运猫

    :未知

    :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万千未来皆勘破!

    :

    1935年,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提出了著名的思想实验“薛定谔的猫”。一只猫被封在一个密封的烟盒子里,盒子里面有一瓶致命的氰化物,此外还有一个由放射性物质衰变触发的开关。

    这只猫处于生死叠加的概率云状态,既可能活,也可能死,在打开箱子观察之前无人知晓它的生死。

    随着量子理论被诸多实验现象所证实,薛定谔的猫也变得广为人知并被人津津乐道。

    巨大的信仰加持下,薛定谔的猫由纯粹的空想变成了天地间的精灵。

    它既有,且无。

    它活着,且死亡。

    它真实,且虚幻。

    它渴望活着。

    它渴望真实。

    它渴望存在。

    它渴望逃离那个被诅咒的烟盒子。

    概率云状态的它,既存在于这里,同时也存在于宇宙的另一端。

    它是命运的观察者,通向厄运的未来在它的眼中湮灭消失,通往幸福的未来在它的眼中坍缩为现实。

    它随时可能被拉回那个令它恐惧的烟盒子里,与氰化物和放射性物质为伴,生而复死,死而复生,直到量子理论被推翻的那一天才会被彻底解放。

    它可以决定万事万物的命运,却唯独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

    :薛定谔的量子猫!

    张子安的手有些颤抖,虽然他已经多少猜到了,但星海的命运仍然令他扼腕长叹。

    人们想象着它存在于那个烟盒子里,于是它便存在于那个烟盒子里。

    量子理论建立的上百年里,它无数次在烟盒子里死亡,又复活,再死亡。

    人们信仰它,且虐待它。

    它讨厌薛定谔,讨厌它的真名。

    长期的监禁让它患上了幽闭恐惧症,它喜欢“大”,讨厌半封闭式的保暖猫窝,在捉迷藏时从来不躲进衣柜和橱柜里。

    理论上,只要离开张子安的视野,它就处于概率云状态,可以同时存在于二楼的5个房间之内,只有在被“观察”的一刹那,它的“在”或者“不在”的波函数才会坍缩为现实。

    但是,“打开房门”与“观察房间”之间还有一个微小的时间差,在这段时间里它可以逃到其他房间去。于是张子安闭着眼,完全打开房门之后才睁开眼观察。

    至于把自己转昏,是为了在打开房门之前尽量减弱自己“意识”的影响,成为一个弱观察者,在睁开眼时则变成一个强观察者。

    “星海,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会时时刻刻关注着你,观察着你,再也不会让你回到那个该死的烟盒子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