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钻戒
    ,!

    雍容华贵往往给人以懒和胖的印象,这只猫不同,它的体型苗条而健美,甚至可以说带有强烈的野性之美,若说它其实是一只野猫也有可能。但它绝对不是野猫,那双杏仁状的碧绿色眼眸宛如一对价值连城的猫眼翡翠,闪耀着理性与智慧的光芒。

    这只猫的脸很小,眼很大,身材颀长优美,是传说中的九头身比例,如果猫中也有模特的话,它绝对当仁不让。

    头部从侧面看应该是楔形,鼻骨高挺,倒三角的红润鼻头,嘴巴很小巧,轮廓顺滑,耳朵较大,且耳端较尖,眼角稍微上吊,威严中透着妩媚。

    它的四肢肌肉相当发达,脚趾健壮有力,配合轻盈的身体,令它的一举一动显得异常灵活,就像是一位久经训练的芭蕾舞演员。

    就毛的长度来说,目测它的毛比英短略长,但应该也属于短毛猫。

    它的身上分布着各式各样的斑纹与斑点。脸颊和脖颈有较浅的水波状条纹,四肢上是较粗的无规则条纹,尾巴上是一圈圈的圆形纹路,身体则布满了虎斑斑点。所有的纹路与斑点均为暗金色。

    除了暗金色的斑纹、斑点与白色的胡须之外,它的其余毛皮均为能晃瞎吊丝双眼的亮金色,土豪金风格的珠宝店成了它的天然保护色。

    它就蹲在柜台的玻璃上,与那对大学生情侣近在咫尺,无论是情侣还是店员却都对它视而不见。

    大学生情侣之间似乎发生了一些小小的争执,声音渐渐高起来,争执的焦点又似乎是女生手里拿着的一枚钻戒。

    张子安站着听了片刻,大概听出原因了,女生想要这枚钻戒,但男生不想给她买,女生据此推理出男生移情别恋、不再喜欢她了,不然为什么不给她买?

    张子安丝毫不同情这个男生,他冷笑着心想:果然,秀恩爱,死得快!古人诚不欺我!

    情侣旁边还有个导购,唯恐天下不乱一样,说道:“要不要试戴一下?”

    女生惊喜地睁大眼睛,“唉?可以吗?”

    某前辈笑道:“当然可以。不试戴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呢?”

    男生在旁边低声而快速地劝阻道:“安安,别戴了,戴上就得买,别信他们这一套……”

    某前辈递过一副薄手套,女生把男生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先戴上薄手套,然后将戒指戴在了左手中指上,陶醉地举起左手,对着阳光,让一缕光线从钻石中折射出七彩的纹路。

    “好漂亮……”她仿佛醉了。

    张子安注视着那只猫。它似乎对这枚钻戒有很大的兴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无论是女生捧在手里时,还是戴在手指头上时,眼神就像遇到磁铁的铁,被牢牢地吸引住,碧绿色的眼睛里倒映着钻戒的影子,偶尔会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舔嘴,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

    正面高清无码照就可以了吗?这只猫挺安分的,应该不难照吧,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不能拍照。”苏敏横移一步,挡住了他的摄像头。

    “为什么?”张子安纳闷。

    “因为我们店里的珠宝不乏名家设计的杰出佳作,为了防止竞争对手剽窃,请您原谅。”苏敏流利地背出了职员手册上的内容。

    张子安挠头,这倒有些难办了。其实说起来他跟这些导购也算是同行,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一个卖宠物,一个卖珠宝,将心比心,他不想故意为难人家。但是既然已经找到了稀有宠物,就这么空手而归显然不符合他的作风。

    俗话说,人急生智,(单身)狗急跳墙。张子安很快想到一条妙计。

    他在脑中默默地过了一遍这条计策,觉得可行。

    “我想买东西。”他对苏敏说。

    苏敏并不相信,但还是微笑着问:“请问您看中了哪款?”

    “那款。”张子安抬起手,指向女生手指上的那款钻戒。

    “额,请稍等一下。”苏敏走过去,在柜台那里看了看。

    某前辈见她凑过来,很是不高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让她别来捣乱。

    苏敏低头致歉,回到张子安旁边。为难地说:“那款钻戒只剩下那一个了,要不您稍等会儿?等这两位顾客看完了您再看?”

    张子安不想为难这些导购,但对于秀恩爱的情侣就没那么客气了,而且他等不起,谁知道这只猫何时会从这里消失?

    “你误会了,我不是要‘看’。”他强调道,“我是要‘买’,现在就买!”

    他打开手机支付宝的界面,“可以转账么?不行的话我去旁边中国银行的atm取现金。”

    苏敏惊愕地半张着嘴巴,这人是来找茬的么?

    她不知所措地回头看向领班,职员手册里没写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处理。

    领班四十多岁,经验丰富,唯一信奉的教条就是:付款的顾客是上帝,不付款的顾客是垃圾,而垃圾就应该扫地出门。

    她虽然也有些意外,不过可没有半分犹豫,马上走到某前辈和大学生情侣的旁边,用指节敲了敲柜台玻璃,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对不起,这款戒指刚刚被那位先生买了,请摘下来吧。”

    她示意身后的张子安,然后板着脸将手掌伸向女生。

    陶醉于钻戒光芒里的女生仿佛一下子从美梦变成了噩梦,脸色顿时一片苍白,嘴唇不停地哆嗦,而男生则像久旱逢甘雨一样,马上恢复了生气,捶胸顿足说道:“哎,我正说买给你呢,你看这事闹得,啧啧啧啧啧……”

    某前辈嘴巴张得能吞下一只老鼠,眼看煮熟的鸭子居然飞了,她怎能不生气?她不敢迁怒于顾客,把眼睛瞪得更大,怒视苏敏。苏敏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

    女生的动作如同电视上的慢镜头回放,心有不甘地慢慢摘下钻戒,放到领班的手心里,领班对苏敏说:“给顾客包装好。”

    女生狠狠地对着男生的脚面踩了一脚,气冲冲地离去。男生咧着嘴,吸着凉气,脸上的表情却像是绝处逢生,跟着女生后面向外走。路过张子安的时候,他低声对张子安说:“哥们儿,多谢解围!下次能遇上的话我请你吃饭……”

    说完,男生也离开了珠宝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