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一次别离
    ,!

    进门后,男子向店里转头四顾,“你这有没有……”

    话音未落,萨摩耶就兴奋地冲了过来,围着新客人的腿打着转儿,吐着舌头拼命卖萌,那种自甘堕落的劲头连张子安都无语了。

    小胖墩不哭了,入神地盯着萨摩耶。

    男子指着萨摩耶,问他儿子:“你看这狗怎么样?”

    小胖墩没有说话,只是蹲了下去,向萨摩耶伸出手,萨摩耶立刻将两只前爪搭了上来。

    小胖墩破渧为笑,用另一只手抚摸它的颈毛。“乖狗狗!乖狗狗!”

    “唉!”男子重重地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放进嘴里,又向张子安递过来,“老弟,抽烟不?”

    “不用了。”张子安婉拒,他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听说现在有什么**烟,抽一口就糊涂了,他这个帅哥要是被人劫财又劫色可怎么办?

    没等张子安询问,男子就自动打了话匣子。

    “这孩子每年暑假一直在乡下老家过,今天老家里的一条老黄狗死了。”

    “哦。”张子安明白了,怪不得这孩子如此伤心。

    “我和孩子妈工作都忙,一放暑假就把他送回乡下老家,让他爷爷帮着照看。同学都在城里,老家那边又没有电脑,他只能和大黄狗一起玩,漫山遍野地疯跑,连暑假作业都不写,每次开学回城里时都又哭又闹,舍不得走。唉,那条狗也确实是太老了,牙都不剩下几颗了,去年玩的时候就有些跟不上他了。我应该早点想到的,今年……”男子没有说下去。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好歹算是撑过了暑假。这不是开学了么,结果今天家里来了老家的亲戚,我不在家,儿子问大黄狗怎么样了,亲戚说儿子离开老家的第二天就……”

    张子安也跟着叹了口气,他想起自己的父母,生离死别就这么难受,眨眼之间阴阳两隔。这孩子一定很后悔,他会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多留一天,为什么没有陪伴大黄狗走完最后一段路。但是大黄狗一定也是很努力了,努力撑着最后一口气,不让小主人看到自己咽气的那一刻。

    男子慈爱地拍了拍儿子的头顶,“这小子今天哭了一天,把老家亲戚都哭得心虚了,我还没回家就走了,这不我说再带他买一只。”

    张子安的眼前浮现出一副画面,在烈日炙烤的郊野上,震耳欲聋的蝉鸣声中,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小胖墩和一条忠心耿耿的大黄狗互相嬉戏打闹,迎着风跑上山丘,踩着滑溜的鹅卵石趟过小河,扑蜻蜓、捉蚂蚱、逮蝴蝶、捞鱼虾……等跑得又累又热的时候,大黄狗就吐着舌头趴在青草地里,小胖墩头枕着大黄狗不停地抹汗,那一定是非常非常快乐的日子。

    树干一天天地变粗,河水结冰又融化,小胖墩年年长大,大黄狗年年变老。渐渐的,大黄狗已经追不上小胖墩了,眼神变得浑浊,毛发变得萎靡稀疏,由于食量的减少身体也变得很瘦,不过他们仍然每天腻在一起。

    最后一个暑假大概发生了很多事,成为了永远停滞的定格镜头。小胖墩也预感到了什么,因此在老家亲戚来的时候才会追问大黄狗的状况。

    不过,大黄狗肯定没带着遗憾离去的,愿它能上天堂。

    男子一根烟抽完,碾灭烟头,说:“好了,不耽误老板你做生意了,这狗我要了,多少钱?”

    “三千。”张子安说。

    男子点了点头,“有点贵,不过既然孩子看上了,多少钱我都买给他,就当是这些年暑假没能陪他一起过的补偿了。这只狗,我们爷儿俩会一起养。”

    张子安拍了拍萨摩耶的后颈,它回过头爱搭不理地瞄了他一眼,眼神里一点儿也有即将离宠物店的难过,马上又扭过头去讨好它的新主人了。

    张子安不禁在心中笑骂:这只势利眼的臭狗,有了主人就把我扔到一边了,亏我刚才还同情它来着!

    卖掉的三只宠物里,萨摩耶虽然卖得最晚,却可能是它们之中最幸运的,经历过悲伤离别后的父子俩肯定会很溺爱它,以后它只要负责最擅长的卖萌就可以了。

    小胖墩和萨摩耶已经开始玩上了,男子和张子安一起来到收银台付款。

    男子转头又看了看萨摩耶,问:“老板,这狗的健康没问题吧?我可不想买回去没两天就……”

    张子安说:“您放心。这狗前一阵刚注射过疫苗,这是免疫证。”他把发票、免疫证和宠物出售协议递给男子,“协议上写了,只要是在疫苗的有效期内,如果它得了传染病,您可以随时回来找我,我包赔。出了有效期之后,就需要您自行负责它的健康了。”

    男子点头表示知道了,张子安说:“我这有份新手养狗的教程,是我自己弄的,您要是需要的话就拿走一份……”

    男子摆摆手,“不用不用,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养狗了。”

    “那其他的一些东西,比如狗粮什么的……”张子安没放弃一切能赚钱的机会。

    “今天先算了,孩子妈可能都等急了,过两天再说吧。”男子挥了挥手,“儿子,走!回家吃饭喽!”

    小胖墩抱起萨摩耶,跟在男子的身后离开了。萨摩耶的头从小胖墩的肩头上方探过来,吐着舌头注视着张子安,直到他们拐弯为止。

    张子安似乎也受到了伤感情绪的传染,在门口站了好久,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

    “好啦!这下终于清静了!”他回到店里,看着空荡荡的展示柜和笼子,只剩下小仓鼠从白天的睡梦中醒来,懵头懵脑地准备开始它的夜生活。三只宠物都在的时候,他总是犯愁什么时候能卖掉,真的都卖掉了,他又觉得有些不舍。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既然是宠物店,就必须要卖宠物,就必须要赚钱盈利,否则就只能关门大吉。

    宠物行业鱼龙混杂,每天都有新店开门,每天都有老店倒闭,大鱼吃小鱼,劣币驱逐良币,于是行业环境更加恶劣。

    店里此时虽然清静了,但很快就会再次热闹起来。

    一定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