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小赌怡情
    ,!

    清洁完毕,张子安打开店门,任由新鲜清凉的空气一涌而入,汗水也慢慢消退。

    翻出通讯录,拨打孙晓梦的电话。

    “过来,我请你吃早饭。”他说。

    “哈?”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吃惊。

    “对了,开车来。”他说完,不等对方问,就挂断了。

    灵愈宠物诊所与奇缘宠物店分别在中华路的南北两头,直线距离也就是几百米。不一会儿,孙晓梦的车就停在了门口。

    她满脸狐疑地下了车,“今天太阳出西边出来了?你这小气鬼怎么会请我吃早饭?”

    张子安表示很受伤,“这有什么奇怪的?都是邻居嘛,当然要搞好邻里关系,请你吃顿饭算什么。”

    “别给我来这一套!你有事就直说,否则这顿饭我不敢吃!”孙晓梦没有听信他的花言巧语。

    张子安讪笑,“既然如此……你今天回娘家不?”

    “娘家?”孙晓梦半天没回过味儿来,她又没结婚,哪提得到回娘家!

    “养殖场。”他提醒道。

    “你要干什么?”

    “借你的车一用,当然油钱我会付的。”

    “我爸比你还小气,他的养殖场卖掉的宠物不退不换!”她说。

    他奇怪地问:“为什么要退要换?”

    “你这里不是没顾客么,我估摸着也快关门另谋出路了吧。”她很认真,“如果你把星海给我养,我可以帮你跟我老爸说说情,让你把卖不掉的宠物退了。”

    “……原来你是打的这主意啊!不过很遗憾让你失望了,除了那只附送的小仓鼠以外,其他的宠物已经全卖掉了。我今天是要去进货的。”他说。

    “胡扯呢吧?我前天来的时候看见暹罗和萨摩耶都还在呢,你一天能卖掉两只?”孙晓梦一脸的不信。

    以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消费水平来说,一间舍得打广告的综合性宠物店,一个月也就能卖掉二百只左右的宠物,而且其中相当多的一部分是冲量的廉价宠物,几十块钱到几百块钱的仓鼠兔子也算在内。

    孙晓梦一开始就认为张子安对宠物的定价偏贵,开店初期应该走廉价路线扩散口碑,就算你挑选的宠物品相好,你不做宣传不打广告,谁能知道呢?

    事实上每家新开的宠物店都是亏钱的,有的撑下去了扭亏为盈,有的默默关门转行,有的走上歪门邪道——身为养殖场老板的女儿,这种事她见得多了。

    “不信你进来看。”张子安懒得解释,直接请她进门看。

    孙晓梦半信半疑,走进店里一看,展示柜全空了。

    张子安从收银台找出发票的记账联递给她。

    她接过来翻阅,“萨摩耶3000……暹罗4000……日期……全是昨天……”

    张子安扬眉吐气,“我觉得我要时来运转了。”他掰着手指头数,“一天七千,十天七万,一个月二十万……”

    孙晓梦无语,把发票记账联扔还给他,“得了得了,瞧把你美得,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不过是偶尔走狗屎运而已,少吹牛了!这样吧,咱们打个赌,从明天开始连续七天,你要是每天能卖掉一只宠物,我就请你吃一周的午饭,反过来要是你做不到……”

    张子安本以为她要说请她吃一周的午饭,或者把星海给她养,结果她说的是:“要是你做不到,你就给我的宠物诊所做一天的保洁,我看你这里打扫得挺干净,挺有当保洁的天赋嘛……怎么样,敢不敢打赌?”

    和张子安一样,孙晓梦的诊所也是她自己忙里忙外,治病打扫一肩挑,舍不得请保洁,也是相当辛苦的。

    他仔细考虑了一下,结论是这个可以有!

    赢了就能赚七顿午饭,输了大不了流点汗,稳赚不亏!

    “赌了!”他说。

    锁上店门,先去永和豆浆吃完早饭,接着就去了宠物之家养殖基地。

    有孙晓梦在,和上次一样,他们没有去接待处,而是直接去找她父亲。

    以张子安的眼光看,宠物之家的经营状况也不是很好,具体的东西他说不上来,不过以沿路的所见所闻,比上次来的时候还要冷清,很多繁育箱都是空的,工作人员也都是紧绷着脸。他这个外人都能看出来,孙晓梦当然也能看出来,是以自从进入宠物之家,她就一直低着头走路。

    孙晓梦肯开车带他来并不仅仅是因为邻居的关系,而是为她父亲的事业尽一些力所能尽的努力,哪怕仅仅是多卖出一只宠物也好……

    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不仅存在于宠物零售市场,甚至在源头上也是存在的……或者说,病因就是打根儿里起的。不择手段地追逐利润,最终坑害的就是消费者的信任。信任这种东西一旦失去,就永远不会回来了。

    但是,张子安无力改变这一切,起码现在不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他要做的是把宠物店经营下去,不去有猫腻的养殖基地进货,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办到的事。

    孙宜年正在挨个笼子给宠物喂食,养殖场的经营者干着普通员工的活儿。

    “爸!有客人,还是他。”孙晓梦冲张子安努了努嘴,“我顺路送他过来。”

    孙宜年闻言直起身,中间还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腰有些问题,发出“嘎哒”一声轻响,不过在孙晓梦去搀扶他之前,他就已经挺直了腰板,脸上布满了刀刻般的皱纹,剃得极短的头发上又多了许多白色的发茬儿。

    “上次的那几只都卖完了?”孙宜年粗声粗气地问。

    “卖完了,除了那只仓鼠以外,这次我打算多进几只。”张子安说。

    孙宜年也不废话,直接一挥手,“自己去挑吧。”

    他首先依然挑选了上次的萨摩耶和暹罗各一只,英短由于出乎意料的受欢迎而选了两只,这三种宠物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揽客能力。然后他又挑选了美短和迷你雪纳瑞各一只。转了一圈儿,他又选了一只波斯猫。选的全是三至五个月大的幼兽。

    讲道理,他是很不愿意选择波斯猫,因为这猫的毛太长,经常需要梳理,而且价格太贵,是名副其实的贵族猫,如果迟迟卖不掉会占用他很多时间。只是为了凑足打赌的七只,同时也是为了进一步了解市场行情,他才选择了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