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勿谓言之不预也
    ,!

    “店长哥哥早上好!”很有精神的打招呼。

    “哟,早上好。”张子安举起手,“来,击掌!耶!”

    “耶!”

    啪地一声击了掌。

    第二个来的依然不是客人,是那个经常探望小仓鼠的小学生。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张子安想起从没问过她的名字。

    “我叫小芹,蔡小芹!”今天是上学的日子,她和平时一样背着背包,脸蛋因为奔跑而红扑扑的。

    “那我叫你小芹菜怎么样?”

    蔡小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店长哥哥怎么知道我的小名?”

    “猜的。”张子安表示我的智力是正常水平。

    “哇!”蔡小芹嘴巴张得很大。

    “小芹菜,我问你个问题。”张子安盯着她的两根辫子。

    “嗯?”

    “你的辫子,是不是左边那根位置是固定的,右边那根每天逐渐往下移一点,每周一次循环?”他早就注意到她的短辫很有意思,每周一两根的位置是对称的,就像是时钟指针分别指向10点和2点,不过到了周五的时候,就是10点和4点了。

    “嗯!我妈妈给我编的!店长哥哥好厉害,我同学都没有发现!”她用手握住自己的小辫子,灿烂地笑着,只是由于正值换牙期,笑容有些惨不忍睹。

    给她编辫子的绝对是亲妈!

    “我进去啦!”她飞奔进店里,随即又惊呼一声,“店长哥哥,猫咪们全跑出来啦!”

    “没关系,是我放出来的。”张子安淡定地说。

    “它们不会逃跑吗?”小芹菜眼睛都瞪大了。

    “当然不会,因为店长哥哥我的魅力值max!小心不要迷上我哦!”他模仿电视里洗发水广告帅气地甩了甩头发。

    “好厉害!”小芹菜一脸的崇拜。

    张子安正待继续自吹自擂,不小心注意到菲娜鄙视的眼神,仿佛在说:在小学生面前装什么逼!

    他扭头,吹口哨,假装没看到。

    小芹菜和小仓鼠玩了一会儿,喂了几粒开心果,说了几句悄悄话,和张子安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今天似乎不是黄道吉日,第三个来的也不太像是客人。

    一个年轻男子穿着长风衣加棒球帽的怪异组合,帽檐还压得很低,径自走进店里。

    张子安认识他,这人前两天来过一次,怎么今天又来了?

    “老板,你这些猫不怕跑了?”男子有着与年纪不符的低沉噪音,鼻梁以上的面目隐藏在棒球帽的阴影里,指着嬉闹的幼猫们问道。

    “跑了我就再抓回来。”张子安依然淡定,换了一种回答方式,毕竟在一个同龄男性面前说自己魅力值max什么的羞耻度太高,他有些hold不住。

    “为什么要自找麻烦?”男子表示不解。

    “因为据我观察,这些幼猫有些缺钙,出来活动活动晒晒太阳有利于补钙。”张子安继续装逼。

    男子愣住了,卧槽,猫缺钙都能被你观察出来?这几只幼猫这么活跃,根本不是缺钙的样子!这特娘的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吧!

    “那狗为什么不放出来?”男子指着萨摩耶和雪纳瑞。

    这两只小狗见有人为它们主持公道,立刻呜呜地表示同意。

    “因为它们不缺钙。”

    男子被噎到了。

    萨摩耶和雪纳瑞则疑惑地呜了一声,互相询问钙是啥?是女朋友么?那样的话我们缺,而且很缺。

    男子摇摇头,表示无法和这个店主正常沟通。

    张子安则表示无所谓,反正你这身打扮像是来装逼的,又不像是来买东西的。

    男子注意到了菲娜,隐藏在帽檐阴影里的眼睛仿佛也亮了一下。

    他上前两步,想靠近观察。

    星海早已藏了起来。

    菲娜眯起眼睛,神情就像草原上的百兽之王,等待小白兔的靠近。

    “那个……”张子安在后面说,“你最好不要再靠近了,否则我不清楚会发生什么……勿谓言之不预也!”

    男子冷笑,还勿谓言之不预也,你以为你是外交部发言人啊?

    “来,乖乖让我看看……”男子蹲下来,伸出手,想托起菲娜的下巴,看看它头部侧面的形状。

    完了,张子安不忍心看了。这简直就是花花大少想当街调戏民女,没想到那民女其实是个女悍匪。

    男子也是懂猫的,他的手刚伸出去一半,就看到菲娜的两只耳朵如双翼伸展,摆出了飞机耳的架势。

    卧槽!这猫的攻击阈值也太低了吧!男子大惊,急忙撤回手。

    晚了,人的动作是远远不如动物灵敏的,比如说刘翔其实跑不过熊猫,更何况以灵敏著称的猫了。甚至在他刚产生撤手念头的时候,一道金黄色的流光已经横扫而至。

    嗤啦!

    男子这件装逼用的风衣从右肩到左肋被撕出三道平行的大口子,露出了里面的高档衬衣。

    张子安倒吸一口冷气,暗暗心惊,这爪子锋利得都能人开膛了!

    男子更是噔噔噔连着后退三步,面白如纸,颈生虚汗,惊疑不定。

    再看菲娜,好像根本没有动过似的,依然气定神闲。再看它轻轻一弹爪子,风衣上的一条丝线静静地从它的爪间滑落……

    张子安都看不下去了,这猫太特么能装逼!

    他咳嗽一声,有些心虚:“我提醒过你了,勿谓言之不预也……总之你的衣服我不赔!”

    他看出男子这件风衣价格不菲,休说他赔不起,就算他赔得起也不赔,你自己作死怪得了谁?他可不像父母那么好说话。

    男子低头看了看风衣胸前的破损,潇洒地把风衣脱了下来,指着菲娜转身对张子安说:“这猫,我买了。”

    真是,都这时候了还不忘装逼啊……张子安只得提醒道:“我劝你赶紧先离开,那只猫在盯着你的屁股了,我看你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光着屁股离开不好吧?事先声明,我的裤子可不借你……勿谓言之不预也!”

    男子不知道菲娜能听懂他的话,更不知道他说要买菲娜已经激怒了它。

    在菲娜看来,你算是什么神马东西竟敢说买本宫?你买得起么?

    男子赶紧扭头一看,菲娜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两道碧绿色的寒光正在打量他屁股上哪里肉多……

    男子骤然觉得菊花一紧,慌忙捂着屁股退了出去,逃离菲娜的攻击范围。

    开玩笑!这猫简直堪称装逼界的典范,哪容得了你在它面前装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