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烤鱼
    ,!

    王乾买来的罗非鱼带着冰碴儿,已经去头去尾去鳞去骨去内脏,是刺身级别的,直接吃都可以,正是张子安要求买的那种。

    鱼身纹理清晰细腻,新鲜无异味,按压手感富有弹性,肉质肥嫩,最厚处约一指,看得出来他买时还挑选过,不是随便买了点儿回来。这小子办事还算靠谱,只是脑子长残了。

    张子安把店门虚掩,这样如果有人推门而入猫铃铛就会叮当作响。

    他拎着罗非鱼上了二楼,来到厨房。菲娜紧紧跟在身后,眼睛盯着购物袋,似乎已经垂涎欲滴了,不过在张子安看它的时候立刻又换回淡定装逼脸。星海也跟着,不过星海纯粹是因为好奇。

    把购物袋放到厨房的流理台上,菲娜也一下子蹿了上来。它的身体里蕴藏着无穷的爆发力,使用起来却非常精打细算,不肯浪费一丝一毫。

    厨房仍然保持着以前的样子。

    张子安不怎么来厨房,因为他总会在那里看到母亲围着围裙忙碌的身影,听到锅碗瓢盆组成的协奏曲,闻到油卤酱醋的味道。

    民以食为天。一个家庭里,生活气息最浓重的地方无疑就是厨房。

    而现在,厨房里什么也没有。

    门后挂着母亲的围裙,早已经洗得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只能依稀看出有个小熊的图案。

    哦,对了,看到歪七扭八的针脚,他想起来了。这件围裙是他在小学上手工课时由老师领着缝制的,后来作为节日的礼物送给了母亲。

    一晃差不多20年过去了,母亲仍然在用它。

    张子安摘下围裙,给自己穿上,感觉到母亲似乎就在身边,手掌轻轻覆上了他的手背。

    “好,来做饭吧!”他振奋精神。

    只有快快乐乐地活下去,才会让父母的在天之灵安心。

    烤鱼算是比较简单的菜,现在网上有很多教做菜的app,随便下载一个就行。

    罗非鱼有些宽,他从中间片了一刀,然后按照app上的教程用葱段、姜沫、料酒和生抽腌制,没放盐,用少量酱油代替。

    等待腌制的时候正好淘米,用电饭煲蒸米饭。

    菲娜对各种佐料非常好奇,嗅来嗅去,胡子都快贴上去了。

    张子安突然产生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比如拿些胡椒粉出来让它闻闻……不过考虑到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不要作死了。

    “你以前吃的烤鱼都放什么佐料么?”他问。

    菲娜摇头,“烤鱼就是烤鱼,在石板上烤的,下面垫着棕榈树的树叶,上面放着切碎的橄榄和波斯椰枣。”

    妈蛋!真特么会享受!

    不过好歹知道了菲娜以前的大致生活区域了,有海,能吃到新鲜的罗非鱼,有橄榄树和棕榈树,离波斯也不远。

    电饭煲开始蒸饭,他将腌制的罗非鱼放到烤箱的烤架上,烤盘则放在下面接油。

    拉开烤箱的时候,星海“喵呜”一声吓得逃出了厨房,在走廊里战战兢兢探出脑袋,“星海讨厌烟匣子……”

    “不是烟匣子,你看,里面是有灯的。”张子安启动了烤箱,内置的照明灯亮了起来,将烤箱内部照得清清楚楚。

    星海贴着墙边回到了厨房,不过仍然不太敢接近烤箱。

    烤箱嗡嗡地运行起来,菲娜甩着尾巴,头颈前探,很是审慎地观察着。

    “感觉不到热气。”它评价道。

    “那当然,这东西可比石头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张子安头一次为现代科技而自豪,能在这家伙面前装一次逼就不虚此生了。

    “又不是你做的,得意个什么劲儿!”菲娜马上又摆出鄙视脸。

    靠!总是这么一针见血!

    张子安心里苦,仍自强辩道:“你怎么知道不是我做的?”

    “你做的还会在使用之前一脸白痴的样子观察刻度么?”它干脆扭过头去。

    被烟出翔了啊!

    算了,我不能和猫一般计较!张子安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装作很认真地观察烤箱内的情况。

    第一次亲手烤东西,可千万不能烤糊了,不然在这只装逼拜金猫的面前就更没面子了。

    不论是烤什么,火候的掌握都是最重要的,特别是鱼啊肉啊这种切片的薄厚影响很大的食物。

    烤了一段时间之后,鱼身开始变色,金色的油脂从鱼肉最肥嫩的位置渗出,凝聚成形,滴答滴答地落在底下的烤盘里。

    即使隔着烤箱,香气也渐渐满溢而出,张子安的肚子也咕噜叫起来。

    停下烤箱,张子安戴上厚手套,警告菲娜说:“不要碰,很烫。”

    他取出烤得半熟的鱼肉,又正面反面在佐料盘里蘸了蘸,再次送入烤箱。

    菲娜的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烤鱼,不停地伸舌头舔嘴唇,前爪抬起又放下,若不是它足够矜持可能就直接扑上去了。

    这时就很关键了,宁愿火小点也绝不能烤糊了。

    张子安观察到第一缕焦痕在鱼身的边缘处出现时,就马上关掉了烤箱。

    取出烤鱼,他闻了闻,没有明显的焦糊味,火候掌握的应该还不错。

    装盘,如果有些香菜、芹菜、西兰花、柠檬之类的作为点缀和提香就更好了,可惜他回到滨海市之后还没有去买过菜。

    米饭也蒸熟了,打开电饭锅的盖子,热腾腾的白气冲天而起。

    给自己盛上一碗,一回头,尼玛它已经把头埋进烤鱼里了!说好的矜持和贵族气质呢?

    不过,菲娜刚舔了一下烤鱼,就被烫得往后缩。

    猫的舌头对温度超敏感,所以日语里形容人怕烫经常说“猫舌头”。

    “我给你切开,晾一下再吃!”他提醒得晚了,只换来菲娜充满怨念的一瞥。

    他把菲娜的那份烤鱼切成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鱼块,加速降温,并且适合它嘴的大小。

    将两份烤鱼和一份米饭放上餐桌,菲娜直接从流理台上凌空跃到餐桌上。

    星海在二楼的各间屋子里乱蹿,大概是为了一会儿的捉迷藏做演习,其实就算它不演习也能吊打张子安。

    “温度差不多了,请吧。”

    他拿起筷子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