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闪亮的东西
    ,!

    菲娜根本不屑于理睬他们两个胡思乱想的小吊丝,在他们进门时瞟了一眼就不再看他们了,只要他们不是来偷猫的,它就懒得管——应该说,这个时代的全天下之人,在它的眼中皆为奴仆,天生是要为猫族服务的。

    它以前拥有数之不尽的奇珍异宝,这枚又小又轻的戒指根本看不入眼,令它着迷的是其上镶嵌的那块被称为钻石的闪亮小石头。它是如此的清澈透明,却闪烁着耀眼的光辉,哪怕仅仅转变一个小角度,光芒便会有截然不同的表现。

    菲娜很快觉察到其中的奥秘,这种奇妙的光影变幻来自于那鬼斧神工般的刀工,是它所在的那个伟大时代最资深的工匠也不曾拥有的——每一道线条都如此笔直,每一个棱面都如此光滑,每一个角度都如此锐利……

    但是,明察秋毫的它却依然从中看出了瑕疵:线条固然笔直,长度却不尽相同;棱面固然光滑,面积却不尽相同;角度固然锐利,度数却不尽相同——当然这种误差是极为微小的,如果不是过目了无数奇珍是绝不可能发现的,在看到钻石的第一眼就会迷失在炫目的光芒里。

    这只能说明,这颗钻石在切割打磨时,由于某种原因,“对称”方面出了问题。导致这种情况的不外乎三种原因,一是工匠的能力达到了极限,二是工匠的器械性能达到了极限,三是钻石本身并不完美。

    只要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原因并不是这三种原因中的某一个,而是三种原因同时存在。

    环顾这间简陋的店铺,如此的狭窄逼仄,大小还不如它以前神宫里一间浴室,高度之低矮更是随意起跳就会担心撞到脑袋的程度,完全是平民的住宅。这样的住宅主人怎么可能得到顶级钻石?

    没有顶级钻石,就不配使用顶级器械进行加工,也不可能吸引到顶级工匠为之琢磨。

    其实,菲娜并非初次见到钻石。

    早在它所在的那个时代,坐拥全天下奇珍的它就已经见过钻石了,只是那时的名字并非“钻石”或者“diamond”,而是希腊语adamas(金刚石),作为原始矿石而存在的。

    在那个时代,金刚石仅以坚硬著称,别无他用。作为珍宝来说,金刚石的潜力完全没有得到开发,因为那个时代没有可以加工金刚石的东西,无论是熟铁还是青铜都在金刚石面前铩羽而归。不经过精细切削,钻石的魅力就只能永远蕴藏在原石里,无法展现在世人面前。

    所谓的奇珍,是宝石本身的贵重与顶级工匠使用最精密器械加工共同作用的结果,三者任一方面有失缺失,便谈不上成为绝世奇珍。

    菲娜曾经拥有的绝世奇珍浩如烟海,是征战、掠夺、进贡而来,作为献给它的祭品。

    一个国王送给你一件绝世奇珍,对国王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一个平民送给你一件普通的珍宝,却可能是平民的全部。

    所以,它接受了他的礼物。

    菲娜喜欢闪亮的东西。

    只是它没有告诉那个男人,所谓“闪亮的东西”,并不仅仅是奇珍异宝,还包括信念、勇气、智慧、真诚、友谊、爱情等世界上一切最美好的东西,这些全都是闪亮的东西。

    它是菲娜帕丽丝十三世,不朽神国的守护者,无须向凡人解释它的意志。

    就让他一直误会下去吧。

    ……

    王乾和李坤抱住张子安的大腿那叫一个痛哭流涕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眼见自己的待遇连只猫都不如,怎么不叫他们二人伤心欲绝?

    张子安毫不感动,一左一右把他们推开,尼玛我今天为了出门而新换的裤子,不是让你们擦鼻涕用的!

    “我问你们,你们是不是又逃课了?”他无奈地打量着他们,问道。

    王乾擦了擦眼泪。

    李坤抹了把鼻涕,刚想往地上甩,他就注意到那只金色猫冰冷的目光,于是轻轻拍了拍王乾的后背,悄悄把鼻涕抹在了大师兄的衣服上……

    “没有啊,师尊,您命令我们不能逃课,我们哪敢违抗您的命令!”王乾慌忙辩白。

    李坤的脑子更灵活一些,他用抹过鼻涕的手掏出手机,在庞杂的图库里找到课程表,恭敬地呈给师尊看。

    “师尊请看,我们今天没课。”李坤说道,说完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对,没课的话我们早上干什么去了?

    张子安扫了一眼,“你还没睡醒?你自己看看课程日期,这明明是上半年的课程表,现在都下半年了!”

    李坤浑身剧震,不由大汗,赶紧在图库里划拉,想找出这学期的课程表来。

    但是,手机图库里的图片实在是太多了,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作为论坛的水圣,手机里不多存些精彩的暴漫怎么跟别人斗图?怎么能做到在斗图中长胜不败?结果越存越多,一发而不可收拾,挤占了正常的、有用的图片的生存空间……当然,这不怪李坤,要怪就怪那些暴漫的作者吧。

    真是奇怪,斗图的时候找暴漫明明一找一个准儿,每每斗得对方亲妈都不认识,怎么找课程表时就找不着了呢?

    最后,还是王乾先找着了,因为王乾比较耿直,耿直的人思维比较走直线——他直接去班级群里重新下载了一张。

    “师尊请看,我们今天只有早上有一节大课,我们是下了课才过来的!”王乾献宝一样捧着手机说道。

    张子安看了看,确实如此,“不过你们怎么证明你们上了这节课,而不是在躺在宿舍里睡觉?”

    “绝对不可能。”王乾笃定的说,“睡觉的话我们现在还没起床呢。”

    张子安无语,你说的好有道理,不过为什么我有揍人的冲动?敢情每天早上我辛苦清理猫砂狗粪梳理狗毛擦拭猫泪腺的时候你们还在呼呼睡大觉?对得起党和人民么?对得起现代化建设么?对得起熬夜写这本书的作者么?

    最关键的是,张子安自己也经历过这个时期,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无比的后悔,大好的青春时光为什么是用来睡觉而不是泡妹子呢?导致自己现在仍然是单身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