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孤独的插画家
    ,!

    年轻女孩的名字是鲁怡云,是个不折不扣的宅女,而且是重度二次元宅,一入宅门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种。她大学上了几天就因为极度不适应而主动退学,自那之后就一直宅在出租房里。

    鲁怡云有个特长就是绘画,从小就学习素描和油画,不过长大后因为对二次元的热爱而走偏了,走上了漫画和插画的不归路,现在靠着接一些插画订单可以差不多养活自己,也在微博上连载一些漫画,不过人气不高。

    她很清楚原因,她的画工是没问题的,所欠缺的是剧情。剧情好而画工差是可以被容忍的,比如《一拳超人》和《进击的巨人》,但是反过来就不行了。话虽如此,编造剧情的功力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提高的,只能慢慢来。她最近在读一些高人气的,想借此提升自己,不过可能是由于看漫画过多,她现在看文字性的东西很头疼。

    鲁怡云也是这个直播间的常客,但是算不上粉丝,因为没有打赏过钱,也从不发弹幕,因此她不敢自称为粉丝。

    她看小雪的直播不是因为小雪很可爱——她早已经对三次元绝望了,而是因为小雪会在直播里逛到滨海市的很多地方,相当于足不出户就能游历滨海,而且是滨海市的精华所在,这对于总是宅在家里的鲁怡云来说是很重要的生**验。

    她跟着小雪的直播来到一家家各具特色的店铺,不论店铺的主题是美食还是桌游,不论是精美花卉还是远古旧书,她都看得津津有味,而且每次都会录制下来——这些全都可能成为她未来漫画的宝贵素材。

    她幻想着自己跟着小雪一起走进店铺,亲口品尝美味,亲耳聆听现场演奏的音乐,深吸一口芬芳的花香,坐在由于岁月悠久而掉漆斑驳的旧椅子上,捧起一本竖排版的繁体旧书,在温暖的阳光中度过整个下午……但是,也仅仅是幻想而已,她没有钱,也没有时间,更对出门感到恐惧。

    直到上周,小雪居然选择了一家宠物店做直播。

    鲁怡云也养了只猫,是前任租客搬家时留下的,她不清楚是什么品种,大概是串儿吧,如果是名贵的纯种猫,人家肯定会带走的。这只猫后背和后脑是黄的,胸腹和脸是白的,四肢也是黄白相间,毛挺长,前任租客叫它“茉莉”。

    当时鲁怡云刚刚因为大学退学的事跟家里闹翻,父母威胁她断绝关系,生活费也断了,租完房就几乎没没有余钱了,她担心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可能再养只猫?于是她请前任租客把茉莉也带走,但是前任租客拒绝了,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如果不养就帮我扔了吧。”说完就扛着行李离开了,背影非常潇洒。

    如果不养就帮我扔了吧,如果不要就帮我扔了吧,为什么听起来就像是报纸旧书一样的感觉?一条生命,说扔就能扔吗?

    可能是物伤其类的原因,她总觉得孤独的自己与这只孤独的猫很相像,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将它抱在了怀里哭了起来。茉莉对新主人没有反抗,软软地暖暖的依偎在她怀里,也许它也已经接受了被抛弃的命运。

    不知过了多久,鲁怡云擦干了眼泪,就算是为了它,也得想办法填饱肚子。

    从那时开始,她努力振作起来,将自己的插画发往不同的网站投稿,拼命地挤进各个q群里接单、打广告。由于是新人,接到的插画订单数量不多,也不稳定,稿费更是很低,要求却很高,经常被打电话半夜叫醒,从被窝里爬起来改图。改了一遍对方还不满意,便要改第二遍和第三遍……

    她也曾失控过,在空荡荡的出租屋里大发脾气,除了维生用的手机电脑绘图板不敢摔以外,见着什么摔什么。但即使是这种时候,茉莉也没有躲开,像是自己犯了错一样默默地蹲在她的旁边,不叫也不动。最后一人一猫抱头痛哭,哭够了继续改图,一改改到天亮……

    经历过最初的艰难,由于她不违逆客户而且画工不错、交稿及时,订单数量慢慢增加,单图价格也提高了一些,生活终于有所改善了,而她和猫都已经瘦了不少。

    看到小雪的宠物店直播时,那个店长对着镜头介绍说本店可以提供猫咪洗澡的服务,她这才想起来自从接手茉莉之后,就从没有给茉莉洗过澡。

    出租屋那么巴掌大小的地方,她和茉莉总是黏在一起,刚经历过闷热的盛夏,茉莉的毛又长,要说茉莉身上一点儿异味都没有那是自欺欺人。

    她内疚又自责,为什么自己洗澡的时候就没想过茉莉要不要洗澡呢?

    在直播中,她看到小雪也在店里买了一只猫,价格令人咋舌的贵,而小雪连眉毛都没皱一下,果然当主播就是有钱啊。

    本着对小雪选择店铺的信任,她决定带着猫去奇缘宠物店洗澡。在网上一查地图,她惊讶地发现,自己所在的老式小区居然与奇缘宠物店非常近,小区的后门与奇缘宠物店就在同一条街上,步行也就是十分钟,这进一步打消了她对出远门的恐惧。

    小区内有小型超市,她自己会做饭,其他事情可以由快递和电商解决,她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离开过小区了,一直待在房间里拼命地画啊画。

    由于瘦了很多,而且不常出门也没必要买新衣服,她穿起以前的衣服来都显得很肥大;理发是自己在卫生间对着镜子解决,所以发型惨不忍睹;长期不见阳光,她的脸颊呈现不太健康的苍白;连篇累牍地伏案工作,近视度数又加深了;化妆品只有最基础的保湿霜。

    镜子里的她,连自己看起来都觉得土得掉渣。不过没关系,反正她又不是出门寻求邂逅的,形象什么的根本无所谓。

    一路上,她总觉得周围的行人在看自己,无数的目光交织成一张网,将她紧紧地缠绕起来,她将茉莉抱得更紧,抑制住转身逃跑的冲动,低着头快步走向电子地图上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