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城市套路深
    ,更新快,,免费读!

    当初,爱萌宠的销售员给张子安的报价单是非常优惠的,相比于宠物之家的报价,每只宠物都便宜了大几百。当时张子安仅仅是初次去进货,进货量也小得可怜。可想而知,繁星这样有议价能力的超级客户,肯定能享受到更大的优惠。

    父母以前说的,凡是不让参观养殖场的养殖基地,宠物再便宜也不能买,原来是这个意思啊——这些宠物是有问题的。张子安思索着。

    他现在知道了结果,但仍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除非亲眼去爱萌宠里看看,否则一切都只是猜测。

    司机清点完宠物,数量跟出货单上的数量一致,这才挥手说:“好了,你赶紧走吧,别在这附近闲逛,怪碍眼的。”

    嫉妒!这一定是嫉妒他的帅气!

    张子安不想和这种杂鱼过多纠缠,转身往宠物之家的内部走去。

    一路穿行于若干平房和二层楼之间,接着眼前骤然变得宽广,来到了最核心的区域——繁殖场,他是第三次来到这里。

    养殖基地的老板孙宜年正在和一个女人激烈争论着什么,还挥动胳膊以加强气势,此外还有一个副手模样的人站在一旁,腋下夹着文件夹。

    更准确的说,是孙宜年在单方面激动,对面那个女人则如礁石般不为所动。

    在他们的附近,上百个小型铁笼子排成了几排,每个笼子里面都装着一只宠物,同样是以猫和狗为主,似乎是挑选出来准备送到门口卡车那里装车的。

    孙宜年唾沫星子横飞,“钱主管!你出的这个价格我不能接受!再怎么说也太低了!你这样我连成本都回不了!”

    钱芳穿着一身灰色的合体职业装,面部线条冷峻凌厉,给人一种很精明干练的感觉。

    “孙老板,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钱芳的语气很冷静,“你应该明白商品的价格是随着市场行情波动的。现在经济的大环境不景气,房价也在不断上涨,人们手头的闲钱越来越少,我们想卖宠物也只能降价,不然卖不出去。繁星这么大的企业,每个分店都有一大帮员工要养,所以我们也只能从各方面控制成本,希望你理解。”

    “放你娘的屁!”孙宜年忍不住当面爆了粗口,“当初你们说好的,价格就按这个来,现在说变卦就变卦?你们有一大帮员工要养?我这里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呢!”

    “那只是口头约定,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我们也没办法。”钱芳说。

    “放屁!我看你们当初就是想稳住我,现在想卸磨杀驴了?”孙宜年骂道,“你们还有没有良心?讲不讲诚信?说话跟放屁一样,一天一变!口头约定?我当时说签协议,你们一百个不愿意,这才没签!现在又说口头约定不算数?我去你奶奶个腿!”

    钱芳掏出手帕,擦了擦喷到脸上的唾沫星子,依然不为所动,“孙老板请你冷静一下,情绪激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咱们都是行业内混的,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宠物是活物,每只宠物都是独特的,对不对?”

    孙宜年生着闷气没有接话,张子安倒是点了点头,同意这句话。

    钱芳接着说:“既然是活物,那价格当然是浮动的。两只波斯猫,一只比另一只的品相差一些,价格就能差出几百上千,这没错吧?”

    张子安依然点头,这句话没错。

    活物的定价就应该是灵活的,不能说一成不变。

    一家餐馆里鱼香肉丝标价10块钱,任何一位顾客点一份鱼香肉丝就都应该是10块钱,哪怕炒菜的大师傅得了帕金森氏症,掌勺的手总是抖,导致每盘和每盘的份量不太一样,那也照样是每盘10块钱,不能说一盘11块另一盘9块,这样顾客肯定要投诉,物价局也肯定要找你麻烦。

    但是宠物不行,年龄不同,品相不同,价格就应该不同。各方面都完美的宠物理应标上天价,它值这个钱,就像人类的选美小姐选秀冠军一样。

    并非孙宜年当初犯傻,只是活物确实不好签协议。每只跟每只都不一样,这协议怎么签?不可能统一价格。

    钱芳见孙宜年没有异议,语气一转,抛出了撒手锏:“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跟你说的是:以后我们还要这样的,价格不变——这是咱们的口头约定。但你能说现在的这批跟第一批的品相完全一样么?”

    孙宜年瞪大眼睛,张口结舌。

    “以后我们还要这样的”,问题就出在了这句话上。宠物不是工业流水线上蹦出来的,不可能每批都一样,因此这句话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

    孙宜年当时上钩了。张子安自问如果是自己的话,也未必不会上钩。

    钱芳成竹在胸,说道:“既然孙老板你要谈诚信,那不如先自问一下你的这批宠物跟第一批完全一样么?如果宠物不一样,我们也就没必要提供相同的价格了,对么?”

    这个女人说的话不能算错,但听上去令人极为不爽。

    孙宜年拼命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颤声说道:“那之前的几批,你们为什么不说?为什么痛痛快快地付钱了?”

    钱芳笑了笑,“之前我们的销售压力较小,我们决定宁愿自己受委屈,但是呢……我提前告诉您个小秘密,繁星正在筹备上市,因此总公司那边要求各分店的账目一定要清楚漂亮,不能出现亏空,所以我们现在也是很难办的,请你谅解。”

    张子安挠挠头,这女人真厉害,几句话就把自己变成受害者了,而孙宜年却像是强买强卖的那一方。如果以后要跟这女人打交道,一定要加倍小心。

    孙宜年狠狠一跺脚,“你们上市关我屁事!我又得不到一毛钱的好处!你再怎么说,这价我也不卖!”

    钱芳摇头,“话不能这么说,等我们上市融资成功,资金充裕了之后,给您这样的供应商的报价也会水涨船高。目前只是暂时的困难,请尽量克服一下,让我们一起度过难关吧。”

    画饼!又在画大饼!

    都是套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