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洗猫笼(下)
    ,!

    在场众人即使没见过洗猫笼,但多少听说过旧社会的浸猪笼,不禁闻言色变。

    旧中国有浸猪笼,中世纪的欧洲也有iron_maiden(铁处女),同样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酷刑,处刑方式也很类似,都是将人关入一个无法逃离的狭窄空间,然后眼睁睁地面对自己缓慢而痛苦的死亡。

    张子安说:“洗猫笼是为了解决给猫洗澡这一世界性难题而发明的,但是这东西不值得提倡和推广。很多宠物店……不对,应该说是绝大部分宠物店里都有,只是有时候没有摆在明面上,你看不到而已。当然,本店是绝对没有的。”

    他的父母在店里建了给宠物洗澡的隔间,却宁愿闲置也绝不使用洗猫笼,只是这样的好人越来越少了。

    萧颜神色黯然,咬着下唇恨声说道:“我以前不知道有这种东西。当时总是把我的猫送到一家宠物店里洗澡,洗过好几次……结果有一次,我家猫的眼角多了一块血痕,离眼睛只差一点,我很清楚这块血痕在送猫洗澡之前是没有的。我去找宠物店,但他们一口咬定这不是他们弄出来的,后来还是有人告诉我,这是宠物店使用了洗猫笼的原因!”

    张子安感同身受,点头说:“洗猫笼是小作坊里用粗铁丝编的,做工粗糙是免不了的。在猫挣扎的过程中,铁丝的断面或者弯折处很容易伤到猫。你那只猫的眼睛没事已经算是万幸了。”

    在场众人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小牛拍了拍胸口说:“还好我是打算买狗,猫大爷真伺候不起啊!”

    “求别说了,听着都难受!”

    “还是说说好,不说我都不知道这种事!”

    “感谢店长的科普,涨姿势了!”

    张子安转身对着小雪的手机镜头,“我个人建议,如果你的猫憎恨洗澡,同时你又舍不得花钱来我这样的专业级宠物店,那宁可不给猫洗澡也别使用洗猫笼,你们知道那会给猫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么?”

    “如果你喜爱你的猫,那就在宠物店给它洗澡时全程陪伴它,并在他们打算使用洗猫笼时果断阻止他们。不要当那种不负责任的主人,把猫往店里一扔就去办自己的事了。当然最好还是来我的宠物店,还有什么比亲手给爱猫洗澡更令人放心的呢?”

    “次奥!店长又趁机吹一波!”

    “厉害了ord店长,你咋不上天呢?”

    萧颜苦笑,这就像是个死循环,若能亲手给自己的猫洗澡,谁又想来宠物店里洗呢?

    她走到张子安身前,突然向他平伸出手。

    “呃?”张子安也懵逼了,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握手的话这手伸得太高了,而且握手也不需要同时伸两只手啊。

    “你看我的手。”她说。

    张子安低头凝视她的手。这双手修长匀称,没有多余的赘肉,皮肤也很好,只是手背和指节处有几道不明原因的红色伤痕破坏了美感。不仅是手背和指节,连她的手腕和小臂上也有类似的伤痕,每条伤痕长约1厘米,宽约2毫米。

    “这是猫抓的?”他皱眉问道。

    “没错,最严重的这里。”她指着左手中指骨节处的一个暗红色的圆形伤痕,“这一下虽然不大,但划到了神经,一个月的时间都在疼。”

    小雪胆战心惊地注视着萧颜伤痕累累的手,如果她以前见到这只手,恐怕根本不敢生出买猫的念头。

    张子安很同情地说:“你如果先给猫剪指甲再戴上橡胶手套就不至于伤得这么厉害了。”

    萧颜垂下了手,“过去的事就不用再提了,我想知道的是你这里跟其他宠物店有什么不同?”

    虽然听起来她的猫很棘手,但他仍然有信心,“你只有试试才知道。”

    萧颜皱眉,不是她不想相信,而是过去的经历令她对宠物店不敢轻信。

    “这位姐姐,就让我先试试吧。我正好也要给我家雪球洗澡,店长先生,没有什么危险吧?”小雪指着自己带的猫包说。

    “当然没有,来这里吧。”张子安领着她进入洗澡的单间,“我来帮你拿着手机。”

    他接过她的手机,帮她继续拍摄。她空出手来,把自家的波斯猫取了出来,然后对着镜头比划出个v字手势,“就让小雪来给大家亲身尝试一次吧!”

    “雅蠛蝶!小雪不要啊!”

    “雪酱小心啊!要不就换一家店吧!”

    “呜呜!我可不想见到小雪的手受伤啊!”

    江千雪心里也有些害怕,手指都有些哆嗦,不过同时又有一种吃螃蟹的新鲜感和刺激感。这种新鲜和刺激不正是她进行户外直播的初衷和追求么?

    张子安鼓励道:“要对自己有信心。如果连主人都害怕,宠物也会感到不安的。”

    “谢谢店长先生的指教。”她觉得很有道理,于是长吸一口气,然后咻地再呼出来,紧张的心情也仿佛随着这一呼一吸而飞得无影无踪。

    “出现了!雪酱的特技!”

    “小雪要放大招了!”

    “好,现在把它抱到水槽里吧。”张子安说,“我会一步步教你怎么做。”

    小雪依言而行,当她的手指插入波斯猫的毛发,触碰到它温暖的身体时,感受到它的娇小与脆弱,胸中就涌起想要保护它的念头。波斯猫仿佛被主人的坚强意志所感染,本来稍微颤抖的身体慢慢安静下来。

    当小雪打开花洒阀门的时候,萧颜屏住了呼吸,拳头也攥紧了,为小雪捏着一把汗。其他人也大抵如此,倒是王乾和李坤,以及正在看直播的鲁怡云并不担心。

    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生。波斯猫安静地站在小号水槽里,下巴被小雪的左手轻轻托起,身上的毛发被小雪右手撩起的水花浸湿,眼神定定地看着菲娜,如同想要在父母面前表现出自己很勇敢的孩子。

    菲娜以人眼无法察觉到的幅度轻轻颌首,算是对它的认可。

    接下来的抹沐浴露、擦干身体和吹风也一切顺利。虽然有些颤抖,但波斯猫自始至终连叫都没叫一声,更没有乱动。

    萧颜深吸一口气,“请稍等一下,我回家去取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