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张大忽悠
    ,!

    其他人不知道孙宜年的脾气有多倔,身为女儿的孙晓梦可是一清二楚。父亲年纪不小了,却仍然爱做梦,因此给她起的名字带个“梦”字,“晓”是因为她是黎明破晓时出生的。

    父亲的梦想是将宠物之家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综合性宠物养殖基地,为此他理所当然走的是综合养殖的路子,除了猫和狗以外,兔鼠龟蜥蜴什么的都有,所幸只有地上跑的,没有天上飞的和水里游的。

    这样的父亲,怎么可能会突然转了性子?

    她伸手去摸父亲的额头,想看看烫不烫……

    “……”孙宜年拍掉她的手,“你爹我没病!”

    父亲越这么说,她越觉得情况不妙。本来就是么,你看精神病院里的哪个病人承认自己有病?

    仅仅几天不见,父亲的精神似乎萎靡了许多,时不时就会叹口气。

    “知道你要问,进屋说吧。”他冲屋里努了努嘴,当先走进去。

    她跟了进去。

    兔舍里虽然开着排风扇,但能闻到兔子粪便特有的味道。眼下室内只剩下一些尚未卖掉的垂耳兔、暹罗兔、雪兔和海棠兔等等,市场均价在三四百左右。种兔已经全都卖掉了,卖完这些幼兔和半大兔子就再也没有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都快吓到我了!”她急不可待地问道。

    说起来,她今天已经遇到两件怪事了,一是张子安竟然一本正经地讨论开办会员卡的问题,二是谁也劝不动的倔强老爹居然改主意了!

    今天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啊?她心想。

    “以后不卖啦!”父亲没头没脑地感叹了一句,“其实我也知道,我早就知道,兔子啊仓鼠啊,这样的小宠物价格低、利润低、不好卖,还要占人手……但总是狠不下心来,总是想着兴许过一阵儿会流行起来,一夜之间供不应求……咳咳,真是……一大把年纪了还没年轻人看得清楚……”

    孙晓梦沉默不语。兔子和仓鼠虽然外形可爱,但比通人性比不过狗,论漂亮比不过猫,还不会卖萌,唯一的优点就是照料起来省钱省力——但有几个人是单纯为了省钱省力而养宠物呢?还不如不养,更省钱省力。

    受众太小,是个大问题。指望兔子和仓鼠一夜之间风靡全国,还不如指望中彩票。蜥蜴什么的就更别提了,小众中的小众。

    这也是无奈之举。无论有多么热爱宠物行业,至少要先从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才行。

    她只是不明白父亲是如何想通这层道理的?

    “卖了好!”父亲一跺脚,像是为自己鼓劲儿似的,“以前摊子铺得太大,底下的员工也总是抱怨活儿多得干不完,经常闹情绪,动不动就要离职……以后活儿少了,专注养猫和狗,我孙宜年就不信养不出个名堂来!”

    “爸,是不是资金方面出了问题?”她小心地试探道,“我还攒了点钱,要不……”她真的担心父亲情绪大起大落会生病。

    父亲断然挥手打断了她,“资金方面还能撑着。”

    “发生了什么事?”她追问。

    父亲看了她一眼,低下了头,“那家奇缘宠物店订走了咱们一批宠物,现金付了一半,另一半付了订金……再加上卖掉了种兔和种仓鼠,省下一批饲料钱,这么七进八出的,这个月可能是几年来盈利最好的一个月,我准备月底给员工们发个红包,意思意思……”

    “等一下!等一下!这怎么又跟张子安扯上关系了?他店里的上一批宠物不是还没卖完么?”孙晓梦已经完全凌乱了,搞不通这个逻辑关系。

    父亲表情古怪地反问:“谁说他上一批宠物没卖完?前几天去给他店里送货,我亲自押车跟过去看看,早就卖得精光了!他那边的生意好得很!我们正卸车呢,就有一只暹罗被人看上了,顾客付了全款订金。从咱们这儿3000块钱进的暹罗,那小子居然卖这个数——”

    父亲伸出一只巴掌,冲她晃了晃,说道:“从咱们这儿运到他那儿,连车都没还没下,就被他赚走了两千!”

    “额……”孙晓梦隐约记得张子安以前是把暹罗卖4000的,本来就不便宜,怎么现在还涨价了?涨价了还能卖得这么好?这批顾客都是白痴么?

    父亲忿忿不平地说:“我让他们往店里搬宠物,自己溜出去追上了那个人,问他还要猫不,我这里的暹罗只要4000就行。”

    她皱起了眉,批评道:“爸!你这么做就不对了,你怎么能去背后拆人家的台呢?”

    孙宜年瞪起了眼,想要替自己辩驳,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你知道人家怎么说的?人家一开始还挺有兴趣,问我的暹罗会表演特技不?我当时就懵球儿了,活了大半辈子头一次听说卖猫还附赠特技的……人家一看我这样,拍拍屁股扭头就走了……”

    孙晓梦的世界观也被颠覆了。以后奇缘宠物店是不是要改名为奇缘马戏团了?还能批量生产会表演特技的猫?

    “这就是命啊!该着这小子发财,人们排着队送钱,神仙都拉不住!真特娘的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父亲的脸上满是羡慕嫉妒恨。

    “对了!”父亲又一拍大腿,特兴奋地说:“还有件奇事你知道不?他那店里可以给猫洗澡,但居然是让顾客自己动手!洗一次要300块钱!他就在那儿坐着喝茶干看着,偶尔动动嘴皮子,旁边还有两个小年轻给他斟茶倒水,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顾客洗完之后乖乖付钱,付完钱还跟他说谢谢啊!简直都被忽悠瘸了!”

    逻辑不通,逻辑不通啊!

    孙晓梦已经被接二连三的冲击**实弄得神经麻木了。

    但是另一方面这也说得通了,怪不得张子安想建立会员制度,他的心里大概有些底气。

    不过,此时心乱如麻的她只记着一件事——那个混蛋居然故意骗我,成心是想让我出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