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乖孩子
    ,更新快,,免费读!

    埃及猫是家猫中的度冠军。?  ??

    张子安可是见过菲娜的腾空一击,那简直如同疾风闪电。仁义猫是狸花猫,还是只老猫,若是打起来肯定是要落于下风的,说不准一下就被ko了。然而仁义猫却似乎没感觉出气氛的诡异,周身上下毫不设防,也没有普通猫遇到危险时的炸毛现象。

    他正考虑要如何缓解气氛的时候,星海适时插入进来,自我介绍道:“喵呜!你好,我是星海!”

    星海恰好挡住了菲娜扑击路线,菲娜冷哼一声,转头跳上了最高的猫爬架。星海虽然从未表现出攻击性,但菲娜也要忌惮三分,因为它看不出星海的深浅。

    张子安松了口气。

    仁义猫呵呵一笑,说:“老朽年事已高,当年的名字早就忘了,就叫我老茶吧。”

    张子安可不信它真忘了自己的名字,大概只是不想说而已。老茶这个名字倒是挺形象的,它身上的毛色是茶色带黑纹,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它爱喝茶。

    他自我介绍:“我叫张子安,叫我张子安或者子安都可以。”

    星海高兴地围着老茶转了几圈,“老茶,一起玩捉迷藏吗?”

    “呵呵,老朽的腿脚不灵便,还是你们玩吧。”

    老茶婉拒了星海的邀请,好在星海也不介意,反正有张子安和幼猫们陪它玩。

    张子安想了想,试探着问道:“茶老爷子,旅途劳顿,要不要给您沏杯茶解解渴?虽说家里没什么好茶……”

    老茶立刻眉开眼笑,胡须都翘了起来,“不用太客气,有茶就行。路边一文钱一碗的茶,老朽也不是没喝过。”

    张子安吃完午饭也有些口渴,迈步上了楼,先去厨房里烧上水,然后去父母的卧室中找出家里最好的茶叶,把一套家里用来当陈设的茶具拿出来洗干净,沏好茶以后端了下去。

    “请用。”

    他特意从储藏室里翻出个矮桌,把茶杯放在矮桌上,这样它不必摘下斗笠,也不必俯身就能轻松啜饮茶水。

    老茶没有抱怨什么,甚至还称赞了一句“茶不错”,但张子安心知肚明,相比于雾隐茶楼的水、茶和茶具,他家里的东西实在有些寒酸,品质上差了几个数量级。然而面对繁星的步步紧逼,即使他明知茶水是提升老茶好感度的方法,也不可能现在拿出几万块钱去购买高档茶叶和茶具。

    一杯茶喝下去,老茶悠然望向远方,说道:“叹息老来交旧尽,睡来谁共午瓯茶……”它的神色黯然,似在怀念昔日的故旧。

    “小友啊,重要的不是茶,而是一起喝茶的人。”它感慨道。

    以张子安此时的年龄和阅历,当然不可能完全理解老茶的境界,不过他也想起公司里短暂共事过的同事们和学校里一起求学玩耍的同学们,记忆里的时光明明没过去多久,却仿佛如上个世纪那么遥远。

    他回到滨海市的事,还没有告诉过中学和大学的同学,原因有二:一是觉得没有必要,不想让他们担心,二是觉得有些相形见绌,人家在公司和社会里闯荡事业,他却窝在这里与宠物为伴,过着近似于避世隐居的生活。

    但是要问他后悔吗?他的回答必然是不会。

    ……

    繁星降价促销的影响显现出来了,下午的客流量似乎比平时要少一些,来的客人大多是给猫洗澡来的。但是没关系,从开店的第一天起,他就决定走“少而精”的路线。随着人民的逐渐富裕,消费观念一定会从畸形走向正轨。一只能陪伴你十年十五年的宠物,初始价格差了两三千并没有太大影响。但如果你以次充好……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人民群众的眼睛始终是雪亮的。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

    到了晚上,王乾和李坤准时到来,帮着他收拾店面和清洁宠物区,然后一起吃饭。张子安把今天的一百块钱给他们,就让他们回学校了,顺便关了店门。

    老茶对饮食一点儿也不挑剔,给什么吃什么,粗茶淡饭也不在乎——当然并不是说真是粗茶淡饭,只是张子安的手艺太潮,什么好菜好肉在他手里也只能变成粗茶淡饭。

    它对菲娜仍然很恭敬,但不是那种毕恭毕敬,不是臣子对皇帝的恭敬,不是奴隶对法老王的恭敬,在菲娜看来实在是大逆不道。张子安怕它们起冲突,只好暂时在吃饭时把它们分开,菲娜在二楼的餐桌上吃,老茶在一楼吃,好在老茶对此并不介意。

    张子安觉得老茶就像是古代的隐士,不争名,不逐利,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一副与世无争的感觉。

    它越是无争,他越不敢轻视于它。“仁义猫”这个通称可不是大风刮来的。中国古代的仁人义士,不怒则已,不争则可,一怒一争往往就是血溅五步青史留名啊!

    到了晚上睡觉前,张子安想把二楼储藏室给老茶腾出来,但是它坚持不必麻烦,给它个垫子它在一楼睡觉就行。

    他想起在雾隐茶楼时,它是趴在火炉附近取暖,知道凡是老猫都有些畏寒,于是找出自己儿时用的小电热毯,一插电还能用,就在一楼墙壁角落里的电源插口旁边给它铺上厚厚的垫子,再覆上电热毯,请它卧上去试试。

    老茶非常满意,连声致谢。

    张子安本来以为终于能从菲娜手里夺回自己的卧室,但是今天菲娜很不高兴,一直沉着脸,他也不放心让菲娜与老茶同时待在一楼。

    “星海,过来一下。”他把星海招呼到二楼。

    “子安,什么事?”它满脑袋问号。

    张子安双掌合什,认真地拜托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帮忙看住它们两个,别让它们互相掐起来。”

    “帮忙?子安让星海帮忙?”它银灰色的眼睛闪闪亮。

    “没错,这是只有你能办到的事。”

    “太好啦!星海能帮得上忙!星海能帮忙!”它非常高兴地跳起来,跃跃欲试。

    咦?星海居然为了能帮忙而这么高兴……张子安很是诧异,同时也很感动。

    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当母亲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时,也让他帮过忙,而那时他也非常高兴,为能帮上母亲的忙而高兴。

    原来是这样啊……他一直想呵护星海,让它自由快乐地玩耍就行了,却忽略了星海的心意——比起玩耍来,它更想能帮上他的忙。

    “星海真是乖孩子。”他轻声说道,就像母亲曾经跟他说的一样。

    子安真是乖孩子。

    他仿佛再次听到了母亲的声音。

    “星海是乖孩子!星海是乖孩子!”星海更高兴了。

    张子安看着它原地转了好几圈儿,又说道:“星海,我交给你个任务!”

    “任务?”星海停止雀跃,不解地望着他。

    “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张子安严肃地说,“星海喜欢热闹对吧?”

    “星海喜欢热闹!大家一起玩捉迷藏!”星海点头。

    张子安笑道:“那就对了,以后朋友们会越来越多,其中也许不乏……”他看了看菲娜,压低了声音,“其中也许有菲娜那样臭脾气的,这就需要星海你来维护店里的和平了!星海,你有没有信心做到?”

    “有!”星海挺起胸膛说道。

    “好!这项重任就拜托你了!”张子安鼓励道。

    话虽如此,他不能把所有事都推给星海,同时也要顾虑到菲娜的感受,毕竟猫的地盘观念是很强的,家里骤然来了一只新猫,原来的猫肯定会不高兴。

    他为了让菲娜和老茶分开,把菲娜的公主床搬到二楼自己的卧室里。

    “你睡你的床,我睡我的床,可以吧?”他试探着问菲娜。

    菲娜冷冷瞪了他一眼,跳上自己的公主床,把轻纱帷幔一拉,躺在了床上。

    张子安轻舒一口气,也躺在了自己的单人床上,透过熟悉的窗口望向清冷高远的夜空。没有完全夺回自己的卧室,好歹是夺回自己的床了。

    只怕这好感度又要下降了啊!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唯女子与小猫难养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