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重回宠物店的萨摩耶
    ,更新快,,免费读!

    张子安做出让步,“这样吧,这次算我输了,你们都是本店的前几位客户,我给你们免费办会员,不用你们提前充值,而且免费教你们的猫学特技——不过仅此一次啊!”

    赵淇闻言心中一喜,但表面上不露声色,确认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让刘阿姨当个见证。”张子安回答。

    赵淇立刻抓住刘文英的胳膊,“刘姨,你听见了吧?”

    刘文英苦笑连连,这些年轻人有的时候是真大方,一掷千金不眨眼,有时候又是真小气,连她这个中年大妈都不如。

    赵淇本来就是过来讨个说法的,既然目的达到了,她见好就收。

    “那行,既然有刘姨作证,我就姑且信你一次。。”

    张子安拿出记事本让她登个记,“写下姓名,留下手机号或者微信号,等本店会员系统正式开通以后会通知你过来取会员卡。刘阿姨也来写一下吧。”

    赵淇和刘文英在记事本里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什么时候教我家兰兰特技?”赵淇写完之后把笔一扔,迫不及待地问道。

    “实际上我最近正准备推出新的特技,你们可以过一阵儿再过来,到时候我通知你们。这样可以利用这次免费的机会学到两种特技,是不是感觉赚到了?”

    赵淇感觉相当无语。刘文英比较知足,很高兴地说:“那感情好!小淇,咱们走吧,别耽误人家老板做生意了。”

    张子安把收据交她们。

    她们刚来的时候,刘文英因为在谈事儿,就把女儿月月放开了,让月月自己玩,反正刘文英站在店门口,月月也不可能跑丢了。现在她们想走,刘文英喊道:“月月,你在哪玩呢?咱们该走了。”

    月月奶声奶气地回应道:“妈妈,我在和猫猫看电视。”

    张子安一听,马上扭过头,看见月月就蹲在老茶旁边,和老茶一起兴致勃勃地看着电视上的动画片,再仔细一看,老茶居然在看少儿频道。

    赵淇和刘文英也好奇地走过来。

    刘文英捂住嘴巴,忍俊不禁地笑道:“这猫可真有意思,居然还穿着马褂戴斗笠,跟人似的!”

    赵淇相当无语地瞪着张子安,“你是前清的遗老遗少还是怎么着?人家都是给猫穿毛衣穿马甲,你居然给它穿马褂?”

    张子安这次可真是躺着也中枪,但论斗嘴他一向不输人,硬着头皮说:“终于被你发现了,其实我的全名是张·爱新觉罗·子安。”

    赵淇:“……你要是梳个辫子我就信!有本事你拿出家谱和身份证来!”

    张子安愁啊,明明不是他让老茶穿的,但这事又不能解释,只好含糊地笑道:“它喜欢穿马褂,舒服着呢,子非猫,安知猫之乐?”

    “那斗笠又是怎么回事?”

    “防止高空坠物。”

    “强词夺理!”

    赵淇当然不信,但人家的猫,就算不信她也管不着。

    “来,月月,咱们回家啦!”刘文英招手唤过月月,向张子安告辞道:“老板,那我们就先走了啊,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不算添麻烦。”张子安说,“欢迎下次再来。”

    “那肯定啊,他能不欢迎么?”小心眼儿的赵淇还在碎碎念,本来是维权的,结果感觉被忽悠了。

    把她们送到门口,张子安看见又有两个人抱着一条狗急匆匆地往这边赶过来,似乎目标就是奇缘宠物店。

    等那两人离得近了,张子安认出了他们,正是买走第一只萨摩耶的中年男人和小胖虎。中年男人的怀里抱萨摩耶,怒气冲冲,头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小胖虎穿着校服,哭哭啼啼的,不停地抽泣和用校服袖子抹大鼻涕。

    张子安一看萨摩耶无精打采的样子,就知道它生病了,否则它不可能这么蔫。

    “老板!你的心可够黑的啊!把病狗卖给我们!”中年男人离着还有十来米就吼了起来。

    赵淇悄悄拉了拉刘文英,使了个眼色,意思先别走呢,看看热闹。

    刘文英把月月护在身后,她本不想看这热闹,怕打起架来伤到月月,但她也有些好奇和八卦的天性,难道这店长真的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她们两个带着猫和月月躲到角落里,以防误伤。

    中年男人看起来已经是气急败坏了,张子安知道为了防止事态激化,这时候必须要先给他一颗定心丸,绝对不能一上来就推卸责任。

    于是,他马上提高声音说道:“你放心,先把狗抱进来,如果真是本店的责任,我全额给你退款。”

    也许是张子安镇定的态度与许诺起到了作用,中年男人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还是强忍着怒气闭上嘴巴,抱着狗走到店里,与张子安擦肩而过时还故意撞了张子安一下。

    菲娜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从猫爬架上站起来。

    老茶侧头看了看,目光又落回到电视上。

    张子安没跟他计较,腾出收银台的桌子,垫了张废报纸,请中年男人把萨摩耶放到桌子上。

    小胖虎哭着问道:“皮球还能活吗?我不要皮球死!哇啊啊啊……老板你救救它啊!呜呜……”

    张子安不是兽医,但好歹了解一些常见的病症。

    “别慌!它死不了。”他保证道。

    萨摩耶虽然没什么精神地趴在桌子上,但瞳孔依然有神,因此张子安敢下这个判断。他首先把鼻子凑到它的嘴边闻了闻,没有闻到刺激性气味,大致上可以排除最危险的急性食物中毒——这一般是在外面遛狗时吃到有毒物质导致的。

    “它有什么症状?”他问道。

    “老板!我买这只狗的时候,你亲口保证过,这狗注射过疫苗,对不对?现在这狗上吐下泻,我问过别人,人家说我被坑了,买到病狗了,说这是犬细小病毒!”中年男人眼睛瞪得老大,语速极快,气愤至极。

    “你放心!不可能是传染病!”张子安直视着他的眼睛,“退一步说,如果真是传染病,你向我索赔,我也不会吃亏,因为我还要去向养殖场索赔。所以你放心,要是它感染了传染病,就说明它在养殖场里没有注射疫苗或者注射的疫苗有问题,咱们一块儿去索赔。”

    他检查了一下萨摩耶的菊花,菊花周围确实沾着很稀的粪便,但粪便的颜色还算正常,似乎只是单纯的拉稀了。

    想到这里,他又摸了摸萨摩耶的肚子,心里顿时有了底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