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真正的病因(为[山武酒肆的角落]盟主加更)
    ,更新快,,免费读!

    “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症状?”张子安问道。

    “就是刚才!一小时前……最多不过两小时!”中年男人回答。

    张子安沉吟片刻,算了算时间,又问:“你们早上喂了它什么东西?”

    “跟平常一样,鸡蛋香肠炒米饭,里面还放了点青菜。”

    “喂了多少?”

    “就一碗。”

    “多大的碗?”

    男人用手比划了一下,是个大号碗,虽然算不上海碗,但比普通碗要大两圈。

    “然后上午就没吃别的了?”

    “没有。”男人笃定地回答。

    “你确定?”张子安疑惑地问。

    “这还有什么确定不确定的?我每天都这么喂它,它吃得好着呢!”男人的语气又变得不善,以为张子安要推卸责任。

    “鸡蛋、香肠、米饭都没变质?”

    “废话!我们家里的人都吃的这个,要变质我们能吃啊?”男人吼起来。

    “你冷静一下。我得问清楚才能知道怎么回事。”张子安依然保持着镇定。

    他目光一转,注意到小胖虎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但似乎是害怕父亲怒,迟迟不敢说出来。于是他弯下腰,和颜悦色地问道:“小牛是不是还吃其他东西了?如果你想救它,一定要说实话哦。”

    中年男人皱起眉头,正要作,却见到儿子吞吞吐吐的表情,这种表情他很熟悉,每当儿子作业没写完或者考试不及格又想蒙混过去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表情。他心里顿时一咯噔,板着脸问道:“早饭之后你又喂它别的了?”

    小胖虎好不容易止住哭,被父亲的冷脸一吓,又哭了起来,“呜呜……昨天姥姥给我的那盒肉松饼干,我想吃几块,小牛看我吃也馋了,我就喂给它几块……”

    男人追问:“你喂了几块?”

    小胖虎瞅了瞅父亲的脸色,小声说道:“没……没几块……”

    “没几块是几块?说句囫囵话这么费劲儿啊?你要急死我啊!”男人生气地一跺脚,吼道。

    身为母亲的刘文英看不下去了,她本来就不想看这热闹更不想惹事,但有人欺负孩子她就不能装没看见。她把月月推给赵淇,上前两步说道:“你这人有话好好说啊,吓唬孩子干什么?一大把年纪了,真是……你看这孩子都被你吓得不敢说话了……”

    被突然横插一杠,男人很不悦,斜了刘文英一眼,“我家的教育方式就这样,关你什么事?”

    “你……你这人……”刘文英为之气结,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赵淇从后面拉了拉她,意思是咱们别管了,张子安捅出来的篓子,让他自己解决去。虽说如此,赵淇也悄悄掏出手机,按下了11o,只是没有拨出去,以防万一。

    “大家都稍安勿躁。”张子安插入他们之间,把他们隔开,“当务之急不是教育孩子,而是看到皮球到底生了什么病。”

    他蹲下来,把手搭在小胖虎的肩膀上,“小朋友,这时候你千万不能隐瞒,如果你喂给它什么东西了,喂了多少,一定要老实地说出来,否则耽误了它的病情,即使治好了可能也会落下残疾。”

    小胖虎偷眼看了看他父亲,又看了看无精打彩的萨摩耶,低下了头。

    “喂……喂了一……一……”小胖虎“一”了半天没“一”出来。

    “喂了一块?”男人问。

    “喂了……一半……”

    男人惊得瞪起眼睛,“那一盒三斤的饼干你们两个分着吃完了?”

    小胖虎往后退了几步,这才点了点头。

    “我早上不饿,没吃几口米饭……过了一会儿又饿了,所以就去吃饼干……”

    “你就是为了吃饼干所以早上故意不吃饭吧!”男人太了解自己这熊孩子了,无论新得到什么零食都放不了几天,总是很快就全吃光。孩子母亲怕他长太胖,不让他这么吃,于是他就不好好吃正餐,空出肚子吃零食。孩子母亲更怕他饿着,也就没管。

    然而问题是,萨摩耶跟小胖虎不一样,它早上已经吃饱了啊。

    张子安又问:“是不是吃完之后它就去喝水了?”

    小胖虎又点点头。

    “还吃了别的没有?”

    “还……还有一个苹果……”

    几个大人顿时都无语了,这尼玛也太能吃了。人吃这么多都受不了,何况是一只半大的小狗。

    “这就难怪了,”张子安说,“它是吃得太多,消化不了,撑着了。”

    中年男人虽然也觉得有这种可能,但还是半信半疑,“你确定?”

    张子安指着萨摩耶的腹部说:“你们来摸一下,轻点摸,摸它的最后一根肋骨。”

    小胖虎想摸,被他爸一巴掌把手拍掉。

    中年男人自己伸出手。

    张子安再次提醒:“一定要轻摸。狗的最后一根肋骨又细又软,特别是它还是小狗,用力按的话很容易骨折。”

    中年男人摸到了张子安指着的位置。

    “怎么判断狗有没有吃饱?喂完食之后摸摸这里,感觉它的胃撑起来抵到最后一根肋骨,就表明它吃饱了,之后它再怎么乞食也别喂了,再多就撑到了。你感觉一下现在它的胃都涨到哪去了。它早上本来就吃得够多了,又喂给它饼干,喂完再喝水,饼干立刻就在胃里膨胀了,它能好受才怪呢。这狗还小,不能吃那么多。”

    男人立刻感觉到了,这尼玛胃都快撑爆了,怪不得上吐下泻,这是肠胃自我保护的机制起作用了。

    “小兔崽子!让你瞎喂!净给你老子没事找事!”

    中年男人老脸一红,扬手吓唬了一下小胖虎,最终还没舍得打下去。

    小胖虎干脆躲到张子安身后去了,心虚地望着父亲。

    张子安教育小胖虎:“以后千万不能瞎喂了,这次应该没什么大碍,买点药吃就行了。今天别给它喂食,明天应该就好了。”

    “真对不起啊,老板,这次是我太莽撞了!对你赔个不是,差点冤枉了你!”中年男人闹了个脸红脖子粗,而且旁边还有赵淇和刘文英围观,更令他不好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