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求仁得仁(4000字大章)
    ,更新快,,免费读!

    奇缘宠物店的北侧不远,中华路公交车站。

    39路公交车缓缓停靠站台,前后车门哧地一声轻响,同时打开了。正在等车的人们稍显混乱地拥向前车门。一位女子牵着一个小男孩从后门下了车。

    等乘客们上下车完毕,公交车司机按动电钮,关上车门,驶离站台,向着下一站进发。

    牵小孩的女子大约三十岁出头,还很年轻,从衣着上看应该算是家境普通,选择坐公交车出行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

    她叫谷乐,刚带着儿子亦乐参加完儿子同学的生日聚会,正在往家走。从这个公交站下车,走到中华南口的十字路口,然后往西拐就到了。她家附近没有公交车站,中华路公交站已经是最近的了。

    小亦乐嘟囔着嘴,满脸的不高兴,走起路来也闹着别扭,几乎是被谷乐半拖半拽着往前走。

    按理说,参加完同学的生日聚会,应该很高兴才对,为什么会这样呢?

    同学的生日聚会是在酒店里举行的,大家确实玩得很开心、很尽兴,饭菜也很好吃,最后端上来的生日蛋糕更是被瓜分一空,每位小朋友的肚子都撑圆了。就在聚会即将结束时,过生日的小寿星随口问小亦乐,下周就是你的生日吧,咱们再聚一次呗。小亦乐没有考虑那么多,当着满桌子的大人和小孩,马上回答说好,下周咱们还在这里聚会!

    谷乐一听就尴尬了。这家高档酒店包一桌至少数千块钱,她家里不是特别富裕,和老公每月还房贷就挺吃力了,还计划要攒钱买车,不想再增添这么一笔额外的开销。于是她赶紧说,请小伙伴来家里聚会吧,她亲自下厨给大家做饭。其他的家长们很善解人意,包括小寿星的父母在内,全都很赞同,唯有小亦乐感觉没面子,自打离开酒店之后就一直闹脾气。

    谷乐连哄带劝,然而她越是哄,小亦乐就越觉得自己是占着理的,心里的怨气越积越多。谷乐没有太放在心上,她打算等回到家做完晚饭之后,再跟孩子他爸一起好好跟小亦乐讲道理,小亦乐平时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很快就会消气。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有人给她发了条信息。她松开小亦乐的手,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来信者是小亦乐的班主任,她不敢怠慢,马上开始并回复。

    班主任讲的大部分是好话,说小亦乐最近的表现不错,很团结同学,上课也能较为积极地举手回答问题,不足之处在于课间休息时比较顽皮,在值日生刚擦完的黑板上乱写乱画。

    谷乐先是表达对班主任的感激之情,然后小心地斟酌着措辞,向班主任表示她和老公一定会注意以后对孩子的行为进行的正确引导。

    她没有注意,松开手之后,闹脾气的小亦乐渐渐落在了后面。

    路过奇缘宠物店门口时,小亦乐歪着头向店里一看,看到一只黑白两色的小猫眨着罕见的银灰色眼睛望着他。小亦乐喜欢狗,不喜欢猫,觉得猫是女孩子才喜欢养的,他是男子汉、纯爷们,才不喜欢猫,于是他皱着鼻子狠狠瞪了那只小猫一眼。

    谷乐已经把他落下了十几米,双手在手机上不停地点击着,编辑信息。

    小亦乐的心里很难受、很失落,他觉得母亲不喜欢自己了。就是因为我想在酒店办生日聚会,所以就不喜欢我了?妈妈真小气!真抠门!他如此想。

    他们已经路过了奇缘宠物店,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就要往西拐了。

    小亦乐突然生起一个奇怪的念头,他想要惩罚母亲。

    于是,他决定藏起来,让她着急,让她难受,看看她到底是不是还喜欢自己。

    然而这条路上根本没有能藏人的地方,倒是马路对面有个卖烤串儿的小电动三轮车,好几位顾客停在那里买烤串儿,若是藏在三轮车后面,母亲肯定发现不了他。小亦乐决定等她着急的时候再现身出来,那时她一定会后悔的,没准儿还能同意在酒店里办生日聚会。

    他有些担心妈妈会因此而更生气,不过他马上想好了应对的理由——我只是想跟你玩捉迷藏!

    所谓的熊孩子,大抵如此。

    小亦乐这个年纪的熊孩子,向来做事不需要多想,一旦做出决定立刻就执行。他突然撒开腿,快速向马路对面跑去。

    一辆汽车疾驰而过,司机是在正常驾驶,却根本没想到有个小孩子突然从右侧视野的死角里蹿出来。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血。

    围观的人群。

    闪烁的救护车灯。

    伤心欲绝的哀泣声。

    两个家庭的幸福永远消失了。

    ……

    张子安觉得星海好像不对劲儿,正常情况下它会马上同意再来一盘捉迷藏的,为什么这次它没有答应呢?它闪烁的银灰色眼眸令他更加担心,他已经告诉过它不要为一些小事而使用能力,如果它是想为店里再招来一位顾客,哪怕进来的是美国总统,他也会严厉地批评它。

    “星海,怎么了?”他询问道。

    在他询问的同时,小亦乐冲着星海皱鼻子瞪眼睛,从店门口走过。

    星海回头看着张子安。

    它想说什么,却又回头看了看老茶,歪着头想了一下,眼眸里闪烁的银光消褪了。

    星海没有令未来改变。暂时没有。

    它举起一只前爪,指向小亦乐的背影,说道:“子安,那个孩子,会被车撞到。”

    “啊?”张子安一怔,顺着星海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理着寸头,穿着一件背后有小熊图案的夹克,背着双手,像是生着闷气在走路。

    张子安扭转视线,看向马路南北两头。他以为是哪辆汽车要失控冲上人行道,也许是机械失灵,也许是司机酒驾,然而并没有类似的迹象,所有汽车都在正常行驶着。

    他相信星海不会开玩笑,起码不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

    张子安来不及多想,马上奔出店门,迈开腿向那个小男孩追过去。

    小亦乐已经进入了熊孩子模式,自鸣得意地刚一转身,想往马路对面跑,就听到后面有个男人喊:“你!你给我站住!”

    小亦乐吓了一跳,停下脚步回头看去,是个陌生的男人,于是他立刻提高了警惕。

    与此同时,一辆汽车驶过。汽车司机眼前浮出家里的新婚妻子,满脸的幸福。他并不知道,他刚刚逃过了道义与良心的谴责,逃过了刚结婚便离婚的悲剧。

    张子安不清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不知道那辆车会从哪里出现,他一边跑一边东张西望,直到拦在了小亦乐身前。

    对面这个陌生的男人,小亦乐害怕起来,他本能地喊道:“妈!妈!快过来!有人要打我!”

    谷乐按下“发送”键,心里松了一口气。班主任是断然得罪不起的,不然随时可能给学生穿小鞋。开家长会的时候,她面对小亦乐的班主任,比面对自己公司里的顶头上司还要怂……班主任说一,她不敢说二,班主任指北,她不敢去西。对她来说,班主任发来的信息就像是圣旨一样,必须立刻无条件不打折扣地执行。

    没办法,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中秋快到了,到时候给班主任送些什么呢?500块钱的超市购物卡够不够?听说这个班主任不收红包,送来的礼物也都会退回去,或者上交,不知道是真的或者只是嫌少……算了,还是回家以后跟老公商量一下再说吧。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小亦乐的喊声,手一颤,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屏幕出现了缕缕裂纹。

    她伸手向旁边一捞,捞了个空,本应走在身侧的小亦乐什么时候不见了?她猛然转身,看到将近二十米远的身后,一个陌生男人拦住了小亦乐。

    全身的血一下子涌上了谷乐的头顶!

    “你!你要干什么!”她尖叫道,飞快地跑过去。

    二十米的距离眨眼即到,她冲到小亦乐的面前,把他护在身后。

    张子安也吓了一跳,他以为这小男孩是自己在街上玩,没想到又突然杀出一个女人。

    他退后两步,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同时仍然在左顾右盼,提防未知的危险。

    “妈!这人是坏人!他突然就拦住我,不让我走!”小亦乐躲在母亲身后,有恃无恐地指着张子安。

    “我不是坏人。”张子安无奈地说。

    正在气头上的谷乐必然是不信的,“你不是坏人?你不是坏人干吗要拦住我家孩子?”她提高音量,希望能引来行人的围观,借此保证自己娘俩儿的安全。

    “你家孩子刚才想横穿马路。我怕他被车撞到,所以拦住了他。”张子安解释道。

    谷乐皱眉,回身问小亦乐,“亦乐,你刚才要过马路?”

    小亦乐马上摇头否认,“才没有!他胡说!”

    张子安百口莫辩。

    谷乐瞪着张子安,眼神已经由怀疑变成了敌视。一个陌生男人和自己的儿子,给她一百次机会,她也会选择相信自己的儿子,这也是很正常的吧?

    一些行人停下来,隔着一定的距离远远地围观,好奇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这孩子的父母在大街上吵架吗?看这样子又不太像。

    “我警告你,以后不许接近我们,否则我就报警。”谷乐一看有人围观,心中有了底儿,指着张子安的鼻子斥责道。

    “我没有恶意。”张子安只能如此苍白无力地辩解。他还能怎么解释?说我家的猫看到了你孩子要出危险的未来?

    谷乐根本不听,拉起小亦乐,死死盯着张子安,一步步向后退。

    小亦乐在她的身后,得意地向张子安扮了个鬼脸。他觉得自己获得了大胜利,不仅重新赢得了妈妈的关心,还戏耍这个陌生男人。大人们真的好笨哦!

    谷乐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手机,心疼地摸了摸屏幕上的裂纹,再次狠狠地瞪了张子安一眼。

    “亦乐,咱们走!”她牵着小亦乐,快步往十字路口走去,不时地回头,以防张子安追上来。

    她决定等到家以后,把今天的事全盘告诉老公,必须把买车提上日程了,这世界太危险,坏人太多。

    张子安有些落寞地站在暮色里,承受着周围行人怪异的目光。等谷乐和小亦乐的身影完全消失,他才慢慢踱回店里。

    “子安好棒!”星海高兴地说道。

    张子安勉强笑了笑,“星海才棒呢!要不是有你,今天就出大事了。”

    菲娜已经醒来了,冷淡地小声嘟囔道:“多管闲事!”

    张子安坐回到躺椅上,呆呆地注视着外面的行人。店铺里越来越黑,他却连灯都忘了开。

    “小友。”老茶说道。

    他马上打起精神,“什么事,茶老爷子,是茶凉了么?我去给您重新烧壶水。”

    “非也。”老茶笑道,“你适才走出店门时,心中所求为何?”

    张子安想了想,“那孩子可能出危险,我想救他。”

    “这就对了,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老茶欣慰地看着他,“吾辈行事,但求义存心中,俯仰无愧于天地,他人是否理解,又算得了什么?”

    张子安豁然开朗,心中的烦闷之气一扫而空。

    是啊,他刚才只是想救那个小男孩,既不是为了成为英雄受到表彰,也不是为了求得那位母亲的感激,只是单纯地不想看到悲剧的发生。

    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有什么可伤感的呢?

    想通了这一点,他立刻重新振作起来。

    “星海,继续!这次我肯定能赢你!”他打开店铺的灯,从躺椅上跳下来。

    “子安吹牛!子安吹牛!”星海跃跃欲试。

    “不信就试试!你赶紧藏好,我要数数了!”张子安面壁说道,“1,2,3……”

    星海抱怨道:“子安赖皮!数得太快啦!”

    它几乎于瞬间消失不见。

    老茶望着张子安的背影,目光中迸发出奇异的神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