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空城计
    ,更新快,,免费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陈泰通一边看表一边不停地催促,甚至还亲身上阵跟员工们一起把展示柜和笼子抬上车。全部装车之后,他充满怨念地瞪了张子安一眼,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开车!”

    他们来得快,去得更快,不一会儿就没影了。

    等他们消失在视野里,张子安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下的仇恨值可拉稳了,dps想ot都o不了。

    双方的梁子已然结下,此后势必水火不容。

    “师尊!您太牛了!兵不血刃就赶走了他们!”王乾和李坤佩服得五体投地,心里想,听说城管大军里每个人都是金丹期的大能,难道师尊的真实实力还在金丹期之上?

    “店长先生真是吓到我了。”小雪也呼出一口气,拍拍胸膛说道,“这就是所谓的泰山崩于顶而色不变吧?”

    孙晓梦捶了张子安一下,“你老实说,你哪来这么多鬼主意?是不是一开始就想到了?”

    直播间里的观众一看可不答应了。

    “我靠!我要瞎了!难道这是鶸店长的女朋友?”

    “我的性骚扰店长不可能脱单!”

    “有没有谁在现场?去跟那姑娘说一声,别被性骚扰店长给骗了!”

    “穿着白大褂,难道是医生?”

    “不对吧,也许是性骚扰店长就好这口儿,强迫人家cos医生的……”

    张子安就猜到直播间里的观众肯定没说好话,马上介绍道:“这位是执业兽医孙晓梦,往北走几百米有个灵愈宠物诊所,是她开的,以后可能会成为本店的合作伙伴。大家的宠物要是体检、驱虫、注射疫苗什么的,可以去她的店里试试。”

    然后他又指着小雪介绍道:“这位是主播小雪,在本地拥有5000名以上的废柴粉丝。”

    直播间观众们大怒!

    “鶸店长,‘废柴’两字是多余的!”

    “你丫才是废柴!”

    小雪乖巧地点头,“你好,我是主播小雪。”她示意了一下两只手都被占着,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拎着猫包,没法握手。

    孙晓梦低头看了一眼她的猫包,笑了笑说:“你好,我是孙晓梦,开着一家宠物诊所,是这位废柴店长的邻居。”

    这句话立刻俘获了直播间观众的心。

    “女神啊!我已经成为她的粉丝了!”

    “多谢女神帮我们报仇!”

    “没说的,就凭这句话,以后去你的店给我的狗打疫苗了!”

    有一些顾客在店里观看宠物,不过有菲娜镇着,谅也没人能趁机偷走宠物。张子安知道小雪拎着猫包来肯定是有事,就提议道:“大家进去吧。”

    王乾和李坤是看热闹不怕事大,闻言说道:“师尊!我们想看看城管再进去。”

    张子安笑骂道:“看你妹啊!哪有什么城管!”

    “啊?”众人又是一惊。

    张子安拿出手机,展示给众人看通话记录,“我拨的是114查号台。我连城管的举报电话是多少都不知道,只是装装样子而已。”

    王乾和李坤差点给跪了,“师尊,原来是空城计!”

    “那你刚才煞有介事说的水果店老板举报卖香蕉的老农……”孙晓梦问。

    “那也是我随口编的。”他回答。

    男默女泪。

    尼玛这店长说起瞎话来简直浑然天成啊!

    “诈骗犯店长!”直播间观众又给他起了新绰号。

    “防火防盗防店长!”

    “小雪不要再来这家店啦!说不定哪天把你卖了你还帮他数钱啊!”

    但是更多的观众却不同意张子安的做法。

    “为什么要放过他们啊?”

    “就是啊,既然都打了114了,干脆查一下城管的举报电话不得了?”

    “你不给他们教训,他们下次还得来!”

    就连孙晓梦也难以理解,她问道:“你放他们一马,你们觉得他们就会感激你?我看他们那样子不太像是会悔改的。要是他们下次再来,空城计恐怕就无效了。”

    张子安点头同意,“你说的对,我知道。”

    “那为什么还……”

    “因为宠物是无辜的。”他说,“我不知道城管真来了会采取什么措施……那么多猫和狗,无论是暂扣还是没收,一旦被带进城管大队,十之六七是活着出不来的。这归根结底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没必要拿宠物来置气。”

    现场众人和直播间的观众全都无话可说了。

    城管真来了会怎么做?张子安心里没底儿。摆摊卖水果肯定是要没收秤和车,但卖宠物会没收什么?真把那些宠物没收了,那可就造孽了,他也会于心不安。

    何必呢?吓跑他们就得了。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他起初站在店门口时,迟迟没有行动,就是在心里反复权衡利弊。

    孙晓梦和观众们说的都对,只是他们没有考虑到宠物们的安危。

    即使他硬起心肠真的拨打了电话,城管们真的把宠物没收了,这件事就能彻底解决了么?不会,归根结底这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人还在,斗争就不会结束。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呢?”他敦促道,“该干嘛的干嘛,别像木头桩子一样杵在我的店门口。你,赶紧回你的诊所去。”他指了指孙晓梦。

    “你们两个,进去盯着点客人。”他又指挥王乾和李坤。

    小雪拎起猫包,“我是来洗猫的。”

    “行,你就来洗猫吧。”

    孙晓梦一声叹息,低着头离开了。

    张子安进到店里,坐回到躺椅上,托着下巴呆呆出神。

    这种事,问菲娜和星海大概都没用。

    “茶老爷子,您看这事我做的对不对?”他向老茶请益。

    老茶正在看电影频道放的一部古装武打片,看得摇头晃脑,不亦乐乎。

    它闻言笑了笑,说:“老朽不知道城管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何恩怨,判断不出对错。”

    张子安也笑了,“茶老爷子说的是,连我这个当事人都一脸懵逼,不知道怎么惹到他们了。”

    “不过,”老茶面容一肃,收敛笑容,炯炯有神的目光直视着他,“老朽要代那些猫和狗向小友致谢——小友适才所做所为,已深得‘仁’字其中三昧,当受老朽一拜!”

    它从“农民揣”的姿势改为两只前爪抱拳行礼。

    “千万别!您太言重了!”张子安惊出一身冷汗,赶紧扶住正要下拜的老茶。

    这次跟救熊孩子那次不同。那次他完全没有考虑后果,只是想救熊孩子一命,而这次他充分考虑了后果,却仍然选择了对自己不利的那个选项,仅仅是为了不让无辜的宠物们陷入危难。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必然。

    老茶被他扶住了,斗笠遮挡下的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