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早点摊夫妇
    ,更新快,,免费读!

    张子安不知道小芹菜住在哪里,只知道她是从北边跑过来的,因此出了店门之后就往北边溜达过去。

    快走到路口的时候,正好看见小芹菜拎着一小袋干果往这边小跑而来。

    今天小芹菜的两支小辫子分别指向10点和3点方向。

    “小芹菜!”他招了招手。

    “哇!是店长哥哥!”小芹菜一脸惊喜,捂着小嘴叫道。

    “过马路小心点。”他提醒道。

    “嗯!我知道!”小芹菜点头。等人行道的指示灯变成绿色,车流完全停下,她一边小心地观察着左右车辆,一边小跑着过了马路。

    “店长哥哥怎么没留在店里?”小芹菜跑到他跟前问道,“谁来照顾宠物呀?”

    张子安蹲下来,说道:“其实吧……这几天我有些事要办,店铺会托别人照顾一下。”

    小芹菜理解似的点点头,“我知道!妈妈说大人的事情很多,很忙。店长哥哥不用担心,小芹菜也可以帮忙,扫地的话没问题!”

    张子安笑道:“不用啦。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最近几天先不要来了。”

    “噫!为什么?”小芹菜抬眼看向宠物店的方向。

    “因为来帮忙照顾店铺的那个人讨厌小孩子,小芹菜过去的话肯定会被骂。没关系,等过几天我就忙完了,到时候你就能继续来店里玩儿了。”张子安解释道。

    “呜~小芹菜不会捣乱的……”她皱起脸,不情愿地说道。

    “我知道,小芹菜是个乖孩子,不是熊孩子。不过这跟捣乱不捣乱没关系,那个人就是很讨厌小孩子,无差别的讨厌。所以小芹菜等几天吧,我会让那个人好好照料仓鼠和垂耳兔的。”他安慰道。

    “店长哥哥哪天才能回来呢?”

    张子安想了想,“小芹菜上学只走这条路么?”

    她点头。

    “等我回来的时候,会像今天一样在这里等你的。在此之前,小芹菜就先不要去宠物店了,那个人一生起气来超可怕,没准儿会迁怒于仓鼠和垂耳兔的。”

    这句话非常管用。小芹菜立刻睁大眼睛,使劲点着头,“小芹菜知道了!小芹菜等店长哥哥回来再去!”

    “好啦,知道就行了,赶紧上学去吧,今天不早了。”他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店长哥哥再见!”小芹菜一边摆手一边小跑着离开。

    “别挥手了,看前面的路!小心别摔倒!”张子安喊道。

    “是!”

    小芹菜还是比较好糊弄的,张子安感觉到了一点儿智商上的优越感。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不告诉孙晓梦,她一般只有早上会在宠物店前停一下车,有时候不停,危险性不大。如果编个瞎话被她戳破了反而麻烦。

    他决定这几天早晨延迟开门,等到9点,周围的店铺都开门时再开。

    张子安往回走,快走到店铺门口时,看到街对面的早点摊开张了。

    他过了马路,找了张椅子坐下,“麻烦来份大碗馄饨。”

    “好嘞!稍等。”

    早点摊的中老年夫妻俩一个负责做饭,一个负责收钱打杂,配合很默契,根本不用交流。张子安听其他食客叫他们“李大爷”和“李大娘”,也不知道是谁姓李。

    过了一会儿,李大娘把大碗馄饨放在了张子安面前。

    他付了钱。

    老板娘收了钱,却没有离开。

    “小伙子,”她低声说,“你得罪人了?”

    张子安诧异地抬起头。

    老板娘戴着口罩,大约四五十岁,脸颊被太阳晒得又黑又红,几缕从发夹中逃逸的乱发随风轻摆。

    “我和我老伴早上都看见了,不过你别怪我们,我们是外地人,不敢惹事。”她饱含歉疚地说道。

    张子安摆手,“哪的话,我怎么会怪你们,我这个本地人照样也不想惹事。”

    他看了看左右,早点摊上暂时只有他和另一个学生模样的青年,就说道:“请坐下说吧。”

    老板娘坐在他对面,叹了口气,说道:“小伙子,你是对面那家宠物店的店长吧?”

    张子安一边拿汤匙吃着热馄饨一边点头。

    “这年头,开店不容易啊,要是没人罩着,一旦得罪人就麻烦了。”老板娘不停地叹息着,“想当年,我和我老伴……”

    她欲言又止,像是害怕一样四周看了看,才低声说道:“以前我和我老伴也是在外地开饭馆的,生意还不错,后来得罪了人,被人把店给砸了,还威胁我们说要是再看见我们就废了我们……”

    “我们两个怕啊,都是平头老百姓,惹不起人家,但是又不会干别的,只能背井离乡跑到你们这里开早点摊了……”老板娘说着说着就抹起了眼泪。

    张子安一口馄饨含在嘴里,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能开店的,谁愿意在路边摆摊啊?日晒雨淋的,还要被城管赶……

    “小伙子,听大娘一句劝,别跟他们对着干了。大娘看你像是上过大学的,不开店找个公司上班也不错。要是实在想开,等上几年,风头过去了再开。那些人都是疯狗,逮谁咬谁,被他们咬了没处说理去……”

    张子安费力地咽下这口馄饨,问道:“大娘,您说是我得罪人了?”

    老板娘一拍大腿说道:“肯定的!没得罪人,他们会来找茬儿?这大街上这么多店,他们为什么不去别的家,专门候在你家门口?你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在老板娘提醒他之前,张子安根本没往那方面去想。刚刚出了这种事,他的脑子已经乱成一团了,思考如何不让小芹菜和孙晓梦被卷进去,尽量减轻损失。他本以为今天这件事是个孤立事件,纯粹是因为倒霉,但如果老板娘的话没错,那……

    他想到了陈泰通,想到陈泰通临走时那充满怨毒的一瞥。

    原来是这样啊……

    然而依然无解。

    即使知道了原因又能怎样呢?

    张子安不由地回想不久前的事,来自风衣装逼男和萧颜的警告,简直就像是预言一样精确地应验了。

    果然他还是太天真了。

    “商场如战场”这句话,真是一点儿不假!

    老板娘从他的表情变化上已经看出了端倪,她知道张子安已经猜出是谁主使的了。

    她同情地说道:“小伙子,别跟他们硬碰硬,没你好果子吃的,除非你有关系,但大娘看着又不像……”

    学生模样的顾客吃完馄饨,径自离开。

    她又是一声长叹,不再多言,站起来去收拾碗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