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平凡的英雄(为[山武酒肆的角落]二盟加更)
    ,更新快,,免费读!

    秋天,天色黑得越来越早。

    “烤串!来根烤串吧!热乎的烤串!”

    人老了,身体不抗冻,李大娘和她老伴都早早穿上了薄棉袄。

    他们的棉袄都是儿子穿旧后置换下来的。两人整天烟熏火燎,身上总会溅到一些油汁汤水,所以他们从不买新衣服,并不是为了省钱——别人问到的时候,他们是这么说的。

    在秋风中守着火炉工作,可谓是火烤胸前热、风吹背后寒,这滋味并不好受,可他们已经习惯了,不得不习惯。

    李大娘抬头看了看天色,对老伴说:“当家的,天黑了,咱们收摊吧。”

    她老伴闻言疑惑地看了看老人手机,“天是黑了,但时候还早啊,现在才刚七点出头,咱们平时不都九点来钟才收摊么?”

    李大娘和她老伴在奇缘宠物店的路对面摆了个摊儿,早晨卖早点,晚上卖烤串,起早贪黑挣个辛苦钱,虽然不多,但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并供着儿子上高中了。儿子一天天平安长大,就是他们老两口最大的欣慰。

    现在是晚上七点多,虽说上班族的下班高峰期已经过去了,大部分学生也都已回家,但路上还是有些零散的行人。不时有人在摊前停下买烤串,或是带走吃,或是坐下吃。

    晚收一会儿摊儿,就能多赚些钱。

    李大娘担心地望了望对面的奇缘宠物店,对老伴使了个眼色,低声说道:“这两天不太平,还是早些收摊吧。”

    奇缘宠物店仍然亮着灯,隔着落地玻璃门,能看到里面还有几个人,包括那个年轻的店长。

    她暗暗替张子安惋惜,为什么没有听从她的劝告赶紧关门歇业避避风头呢?跟那些疯狗较劲儿,不是要等着挨咬吗?

    老伴不太同意,指了指三轮车里的肉串和鱼串说道:“还没卖完呢,这放一晚上就都馊了!也没剩多少了,等卖完了就走,不差那点儿时间,现在还挺早。”

    李大娘的眼皮一个劲儿地跳,跳得她心慌意乱、六神无主,可是她忘了哪只眼是跳财,哪只眼是跳灾。既然是这样,就权当是跳灾吧。

    “不行,快走!我的心慌得很!”李大娘坚决地摇头,“怕是要出事。”

    老伴指着宠物店说:“女人家家的,慌什么慌?你看人家都没慌,你慌个什么劲儿?再说跟咱们又没关系!”

    就在这时,又有骑着自行车的客人停下询问烤串的价格,老伴立刻改换笑脸,乐呵呵地向客人推销。

    李大娘怒了,声音也提高了,“什么叫跟咱们没关系?你忘了咱们的店是怎么被砸的?”

    客人一看摊主吵起来,也就不买烤串了,一蹬脚踏板骑着车子走远。

    提到伤心事,老伴瞪起眼睛,“我忘了?我哪能忘?”

    他猛地挽起衣袖,左手胳膊上一条三寸来长的暗红色伤疤赫然在目。

    “你问问它忘了没忘!”

    这就是那恐怖的一夜所留下的纪念。

    李大爷当年也是个血性汉子,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家把自己的店给砸了?当下就抄起菜刀锅勺跟那些人拼命,结果双拳难敌四手,两下就被人干趴下了。

    血的教训,哪可能那么容易忘记?

    李大娘看到这长长的伤痕,眼眶立刻就红了,一屁股坐在给客人准备的椅子上,抹着眼泪埋怨道:“你没忘?我看你就是忘了啊,记吃不记打,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看不清啊?那店长跟咱们一样得罪人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

    老伴垂手沉默着。

    “我知道。”他哑着嗓子说。

    李大娘拍着大腿说:“你知道,你知道还不赶紧走?等会儿要是把咱们也牵连进去……”

    “我知道,所以我不能走。”老伴说。

    “你……”李大娘愕然抬起头。

    “咱们的店被砸了,你就忍心看着别人的店也被砸?”老伴的太阳穴绷出了青筋,眼睛里满是怒火,只不过这怒火并不是针对李大娘,而是针对那些人渣。

    李大娘颤抖着站起来,指着他说道:“当……当家的,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可别逞能啊!上次那些人照你的胳膊砍,这次要是冲你的肚子捅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孩子可怎么活啊!”

    老伴叹了口气,眼睛里的怒火渐渐熄灭。

    “我知道,我已经过了逞能的年纪了。”他说,“但我还是不能走,我留在这里,至少能帮那小伙子报个警,叫辆救护车。”

    李大娘难以置信地望着老伴,眼神里从起初的震惊和不理解,渐渐泛起敬意。结婚这么多年来,她用羞涩的眼光看过他,用恼怒的眼光看过他,用埋怨的眼光看过他,用恨铁不成钢的眼光看过他,却还是第一次用尊敬的眼光看着他。

    她只考虑了自己一家人的安危,她认为自己警告了张子安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张子安没有听从她的劝告,那就是他自己的事。然而,平时蔫声不语的老伴,此时却比任何人都像个顶天立地的爷们儿!

    人总是会崇拜英雄的,那怕只是一位平凡的英雄。

    老伴被她看得有些害臊,尴尬地扭过头说道:“你先走吧,我在这里待到九点,然后就回去。你先回去陪孩子吧,东西留着我收拾。”

    李大娘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车斗里抄起擀面杖,揣在了怀里。反正他们的衣服都是儿子的旧衣服,他们穿起来又肥又大,别说揣一根擀面杖,揣两三根都没问题。

    她表明了她的态度。

    老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知道劝也没用。

    “烤串!来根烤串吧!热乎的烤串!便宜了啊!一块钱一串!”

    夫妻俩更热情地招呼着过往的行人。

    只要这里聚集的人足够多,也许可以震慑那些疯狗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剩余的烤串不多了,夫妻俩的心情渐渐放松。

    宠物店里的人越来越少,只剩下年轻的店主和一个顾客了,大概很快就要打烊。

    应该能平安度过今天吧?

    穷人的日子,就是熬过一天算一天。

    19点45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一辆没有车牌的面包车停在了对面的人行道边。

    夫妻俩的心猛然抽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