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沧海一声笑(5000字)
    ,更新快,,免费读!

    七位彩虹战士被突如其来的几声猫叫着实吓了一跳,不过定过神来一看,又立即“噗哈哈”地指着老茶笑了。

    “这穿马褂戴斗笠的猫是什么鬼!”

    “没想到这店主的心肠还挺好,养着一只连路都快走不动的老猫!”

    “这猫是来搞笑的么?”

    “你主人要挨打了,你来替他出头?放心吧,我会连你也一起揍的!”

    张子安放下手机,看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七具尸体,叹了口气说道:“我劝你们,现在跑还得及。勿谓言之不预也!”

    七位彩虹战士当然不会相信,闻言哄堂大笑:

    “你是傻叉不?我们跑?我们为啥要跑?就因为这只老猫?”

    “这破猫乡下要多少有多少,老子都不知道踢死多少只了!”

    张子安点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既然你们执迷不悟,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金发笑道:“都死到临头了,你还装什么逼!跟你说实话,客户只买你一只胳膊,不过就冲你刚才装的逼,我再要你一只腿得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金爷面前装逼。”

    老茶侧了侧头,盯着冒着热气的茶壶,惋惜地说道:“真是可惜了这壶好茶,唯仁义与香茗不可辜负。”

    七位彩虹战士听老茶又叫了两声,有些不明所以。

    红发用胳膊肘捅了捅金发,“我说金爷,这猫叫得怎么这么渗人啊?”

    金发不屑地把他推开,“废话!哪只猫叫起来不渗人?”

    张子安突然插言道:“其实……它在说话。”

    七位战士愣了一下,然后捧腹狂笑,快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猫在说话?这人是个神经病吧?”

    “估计已经被咱们吓疯了……”

    金发抹着眼角笑道:“哈哈哈!你说它在说话?这只穿马褂的猫在说话?那你告诉我它在说啥?不会是在说饶命吧?”

    张子安很认真的回答:“它是在说:你们一起上,它赶时间。”

    “啥?”七位彩虹战士又是一愣。

    金发用双节棍一指张子安:“你小子是不是瞧不起金爷……”

    话音未落,张子安啪地一下用红外遥控器关上了灯。

    “卧槽!停电了?”

    “谁特么把灯关了!”

    就在灯熄灭的同时,老茶四只猫爪一蹬地板,身体像闪电一样激射而出,两只黄澄澄的眼睛电光闪烁。

    老茶的速度不如菲娜,敏捷不如菲娜,力量不如菲娜,但它拥有一种特殊的技巧,那是一种历经两千来无数宗师级人物去芜取精所提炼出的技击技巧。

    这种技巧被外国人称为功夫,被中国人称为武术武学的艺术!

    猫的视力在白天不如人类,但是在夜里……

    在漆黑的夜里,与一只会武术的猫进行混战,张子安想想都觉得蛋疼!

    猫咪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啊!

    菲娜用绿盈盈的眼睛鄙视着他:装什么好人!这灯不是你关的吗?

    人的眼睛由光明瞬间转入黑暗的刹那,会进入半失明的状态,什么也看不到,闭上一会儿眼睛再睁开就行了,然而这七位彩虹战士可没有闭眼睛的美国时间!

    好在不是完全的黑暗,街边的路灯以及马路对面商店的灯光还是能照进来的,不过由明转暗的一瞬间还是让他们阵脚大乱!

    “啊!”这场吊打以一声惨叫开始。

    “说了让你们赶紧跑,你们不听。”张子安看热闹不嫌事大,又拿起手机,从曲库里翻出一首《沧海一声笑》,开始给老茶播放登场bgm。

    当世英雄,也只有老茶才配得上这首荡气回肠的bgm。

    在七位彩虹战士由于灯熄而眼前一黑的同时,老茶已经冲至他们身前,四腰微微弯曲,猫爪猛踏地板,将速度的方向由前冲改为纵跃。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正好躲过金发盲目挥动的一节双节棍。

    首当其冲的是绿发。

    他双手紧握金属球棒,正茫然地眨着眼睛,瞳孔没有焦点说明他还没有完全适应光线。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老茶已经一记“日字冲拳”由中线打出,狠狠击在他的鼻梁上!

    噗嗤!

    绿发惨叫一声,他的鼻梁完全被打塌了,血水混杂着鼻水、口水和眼泪飞溅而出。

    他的脑子里一片眩晕,身体像腾云驾雾一样,脚下软绵绵地踩不到实处。

    紧接着,老茶从空中落下时又对他的胸口一脚飞踹,直接把他踹到了门外,扑通一下栽倒在地上趴不起来了。

    老茶借着这一踹之力,空中变向,横飞至红发的腰间,顺势使出“三标指”,双爪以穿桥手连续向前插击三次!

    幸亏老茶没下死手,把利爪收回去了,不然红发的肚皮上就得来6个洞!

    每个男人都想来6块或8块腹肌,但是6个洞恐怕就没人想要了……

    这倒并不是老茶手下留情,实际上它是非常想把这些鼠辈杀一儆百以示效尤的,只是它看过新闻,怕杀人之后给张子安带来麻烦。

    即使如此,红发也受不了啊,因为老茶这疾风迅雷般的六连击全是打在了他腹部的各种重要穴位上!

    他的脸孔瞬间扭曲了,腰弓得跟大虾一样,捂着肚子蹲下来,疼得连叫都叫不出。

    老茶已经落地,直接反掌补上一记“伏颈杀颈手”,猫爪横劈红发的咽喉!

    这一下,直接把红发劈翻在地,滚了几圈滚到了店外,在身体停下来之前就已经背过气去了。

    这时,剩下五位彩虹战士的眼睛多少适应了昏暗的光线,懵懵懂懂打量着周遭的情况。

    卧槽!他们一看就惊呆了!

    短短不过几秒的时间,义结金兰的七位战士已经趴下了两个。

    “是谁干的?”

    “是谁?”

    “有种的给我出来!”

    他们立刻大呼小叫起来以虚张声势。

    由于张子安的手机亮着屏播放bgm,他们的目光本能地全都聚在了那个方向。

    “臭小子,是不是你搞的鬼……”紫发也拎着一支金属球棒,指着手机旁边那道模糊的人影喝道!

    话音未落,他就感觉眼角有一团黑暗一闪即逝。

    紧接着,他平伸出去的金属球棒往下一沉。

    怎么回事?

    他还没回过味儿来,只看到一团黑影落在了他的球棒上。

    是只鸟?

    不过……鸟有这么亮的两只黄眼珠么?

    老茶以金鸡独立之势稳稳地站在球棒上,风吹不动,雨打不摇,从极动变为极静,又从极静变为极动!

    它半旋身体,借离心力甩出一记“横撑脚”!

    紫发张嘴正想说什么,就感觉一只毛茸茸的猫腿重重地抽在自己的脸上!

    这一下可比绿发还惨,绿发好歹只是损失了他引以为傲的挺翘鼻梁,紫发的连鼻梁带门牙全军覆没!满脸满嘴都是血!他踉踉跄跄地后跌,跌出门口之后在台阶上一脚踩空,咚地一声后脑勺磕在人行道上,也安详地昏了过去。

    老茶的“横撑脚”踢在紫发脸上的瞬间,它的身体也从球棒上旋转着腾空而起,马褂的下摆舞动翩跹,宛如天外飞仙!

    一直秉持低调装逼的蓝发,自从发觉事情不妙之后就缩在剩下几位战士的中间,妄图借他们的身体保护自己。他的胆子是这七位彩虹战士里最小的,打又不敢打,跑又不敢跑。他频频向店外张望,恨不得有哪位路过的神仙把自己救走。

    他最后一次向外张望的时候,只看到了绿发被揍飞出去的样子,于是惊恐地回过头,顿觉眼前一黑,两只毛茸茸的小手温柔地揽住了他的后脑勺

    老茶在暴揍紫发时已经预判好了方位。它从空中落下,不偏不倚地落向蓝发,从他眼前掠过的一刹那,它的两只前爪抱住蓝发的后脑勺,把他的脑袋往下压,同时借力发力,以自己的膝盖迎击

    “穿桥手”加“膝法”!

    膝盖击中青发脸颊时,老茶也松开了手。

    蓝发就像电视里的洗发水广告模特一样潇洒地从低处向高处一甩脑袋,整个身体都被这膝盖一击撞得离地而起,同时起飞的还有几颗大槽牙。他落地之后连续好几个后滚翻,滚出了店外,人事不省。

    老茶借着双臂向下按蓝发脑袋的余势再次腾空而起,这次的目标是橙发。

    除了张子安以外,店里还站着人只剩下三位了,分别是橙发、蓝发和金发。

    张子安是店铺深处,比较昏暗,另外三人是在店门口附近,稍微明亮一些,因此从张子安的角度是可以大致看到老茶的出手轨迹的。

    他是一边看一边呲牙咧嘴吸凉气,都替那几位觉得疼啊!

    老茶一出手,不是照脸打就是照着腹部打,哪软打哪儿,哪脆打哪儿,哪疼打哪儿。说好的打人不打脸呢?

    他起初以为老茶是步兵,后来觉得是骑兵,现在一看,尼玛简直就是空军啊,各种腾跃各种飞,跟玩吊环的体操运动员差不多!

    再瞧菲娜,也是看得呆住了,吐着小舌头合不拢嘴。

    果然是克己让人非我弱,存心守道任他狂!

    老茶不怒则已,这一怒起来简直是尸横遍野血流飘杵……

    吊打一切不服啊!

    再瞧星海,它对老茶的表现毫不惊异,百无聊赖地伸着懒腰。

    “别慌!背靠背站到一起!”金发大声吼道!

    金发果然是他们之中当头儿的,在面对如此诡异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几分冷静。

    其实他的心里也很慌,只是表面上强自保持镇定,在心里把青人那小子骂得狗血淋头,说好的没有危险宠物呢?他现在宁愿遭遇一只眼镜蛇或者蓝环章鱼,踏马的蓝环章鱼都没这么要命啊!

    橙发和青发一听,赶紧向金发靠拢过去。

    “金爷……我想回家……”橙发一边跑一边哭。

    下一秒,他就哭不出声了,因为他的脖子被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卷住了。尾巴刚卷上来的时候是很软的,然而马上就变得像钢圈一样坚硬。

    橙发睁大眼睛,嘴巴大张,想要呼吸,但是新鲜空气却怎么也进入不了他的肺里。他扔掉手里的甩棍,拼命想把脖子上的钢圈拉开。

    老茶从他脑后竖起一掌劈在他的后脖颈上,然后松开尾巴,对着软瘫下去的橙发后背又踹了一脚,直接把他踹到店外。

    青发已经顾及不到兄弟义气和面子了,撒跑就往外跑,一边挥手一边哭喊:“救命啊!快报警啊!这里踏马的要出人命啦!”

    喊也没用啊,手机信号都被他们给阻断了。

    金发一看也急了,“真踏马废物!怂包!”

    这种时候最要命的就是分散突围,如果两人背靠背合力迎敌的话也许还能撑一会儿。不过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一帮乌合之众,顺风顺水的时候无话可说,一旦遇上硬茬子就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了。

    眼看青发就要逃出店门了,只差那么一步。

    老茶从空中落下,黄澄澄的双眼与他四目交汇,彼此都能看到自己在对方瞳孔里的倒影。青发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撞鬼一样,不仅是头发,连脸都吓成青的了。

    “正身正撑腿”!

    老茶凌空飞起一脚,由下至上,结结实实踢在青发的下巴上。

    青发的视野一下子由前方变成了天花板,两眼发直,直往上翻白眼。他的身子像醉汉般打了几个转儿,滚到了店外,跟另外几个哥们儿作伴去了。

    店门口收银台的椅子刚才已经被踹翻了,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老茶轻飘飘地落在其中一条椅子腿上,金鸡独立,好整以暇地面对仅剩的金发。

    张子安一看就剩一个了,立刻也嚣张起来。

    “喝啊!放马过来!”

    他比划出一记白鹤晾翅!

    金发一见六个哥们儿全是真真正正的扑街了,立刻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把手里的双节棍一扔,“我投降!”

    张子安大失所望,“真踏马没出息!本大爷还没出手呢!”

    菲娜:“……”

    老茶:“……”

    星海高兴地说道:“子安好厉害!”

    张子安泪奔!果然还是星海可爱啊!

    金发见风使舵,讨饶道:“哥们儿,我也是帮人跑腿的,看大家出来混都不容易的份上,就饶了我这次吧?啊,对,你的钱……”

    他从左兜、右兜、内兜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堆皱巴巴的钞票,从一块的到一百的都有,全都堆在了地上,讪笑着说:“不好意思啊,钱花掉了一些,不过你放心,哥们儿肯定给你补上,一分钱都差不了你的!”

    老茶开口道:“擒贼擒王。问问他是谁主使的?”

    张子安暂停了bgm,问道:“是谁让你这么做的?你说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金发为难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老茶,“这……行有行规……哥们儿你就别……”

    老茶一甩马褂的下摆,金发立刻改口道:“是青人!”

    张子安一愣,这什么怪名字?

    他追问:“什么青人红人?”

    金发既然已经透了口风,干脆也就全说出来了,“是青人巷的青人……我们不知道那个人的真名,大家都叫他青人。”

    张子安看了一眼老茶,见它没有表示,就自作主张地追问下去,“青人到底是谁?干什么的?”

    金发哀求道:“不是我不说,是我真不知道啊!青人在青人巷开了间青人咨询事务所。他从外面接生意,然后再把生意交给我们做……”

    靠!青人在青人巷开了间青人咨询事务所……这尼玛绕口令啊?

    张子安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就是生意?”

    金发干咳一声,“这个嘛……”

    老茶微微点头,“可以了,他已经没用了。”

    张子安指着店外说:“滚吧。”

    金发大喜,没想到自己居然能站着离开,当下拔腿就跑。

    可惜,他刚跑到门口,老茶从后面飞扑而至,双足踹在他的膝窝上。

    啪!

    金发立刻跪在了人行道的石板上,膝盖很快就得一片青紫。

    还不等他惨叫出声,老茶一个手刀劈在他的后颈。

    又扑街一位!

    七位彩虹战士团灭于此!

    老茶悠哉地回到店里,坐回它的电热毯上,低头抿了一口茶。

    “好茶!温度正好!”

    没想到金发的抗打击能力还挺强,挨了老茶一手刀居然只是眩晕状态,没昏过去。

    张子安一见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他颠颠地跑过去蹲下来,把右手中指在嘴里呵了呵气,然后一脑瓜崩儿弹在金发的脑门上。

    金发两眼一翻,真正地昏迷过去了。

    张子安甩了甩手,“好硬的脑袋。”

    他站起来,随意扫视一眼,立刻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茶老爷子,说好的不装逼呢?您怎么一装就装个大的啊!

    七位彩虹战士的身体瘫软在地上,正好在店门口摆出两个字“仁”和“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