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幻视与幻听
    ,更新快,,免费读!

    盛队长挣脱金发的手,掸了掸警服站起来。内心之中他对金发毫不同情,这种扰乱社会治安的人就该揍,打死都不过分。只是他身为执法者,必须要秉公执法。

    金发的嗓门很高,围观的群众们听到后,却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这白痴被打傻了吧?明明是被人揍的,却说是被猫揍的,好像多光荣似的……”

    “就是啊,不过这样的人渣确实应该狠狠修理一顿,然后关进监狱一辈子不放出来,放出来纯属祸害人!”

    盛科走过去,询问道:“你们都看见事情经过了?”

    几个年轻人纷纷点头,“我们不仅看见了,还录下来了。”李大爷也跟着点头。

    “哦?给我看一下。”盛科说。

    其中一个年轻人把手机递过去。

    视频时间并不长,盛科很快就看完了。

    从这段视频上基本可以确信两点,一是这些人是活该,二是店主应该是正当防卫。

    只是……店里关灯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

    李大爷干咳一声,“警官同志,是我报的警。”

    盛科把手机物归原主,走到李大爷身前,“那请您说一下经过吧。”

    李大爷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从几天前早上七位彩虹战士上门勒索开始,直到今天夜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李大爷的嗓门挺高,旁边几位年轻人听得真切,更是对店主敬佩有加,这种不动声色放长线钓大鱼的养气功力,先任你装逼我再打脸,果然是一代宗师的风范啊!

    盛科冷静地听完之后,问道:“这么说,黑灯之后发生了什么,您也不知道?”

    李大爷笑道:“还能发生啥?这位年轻的大师把他们揍出来了呗。”

    几位年轻人也纷纷附和。

    反倒是一向多话的王乾和李坤,此时紧紧地闭着嘴,因为他们知道修仙小说里的主角一向是保持低调,这样才能更好的装逼打脸,最好不要跟国家机关扯上关系。

    盛科又回头看了看张子安,心说难道这个年轻人真的有一身出类拔萃的好功夫?

    不过……为什么金发一口咬定是猫干的呢?

    盛科心中正在疑惑不解之时,又有个负责技术的年轻警察跑过来,附在他耳边低声说:“那几个人,体内都检测出了药物和酒精残留,浓度很高。”

    盛科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那几个人来之前刚嗨过,药物和酒精导致他们产生了幻视和幻听,由于这是一家宠物店,在黑暗中一边听着猫叫一边挨揍,很容易产生奇怪的幻觉。

    一方面是体内有高浓度药物和酒精残留的当事人,八成还有案底在身,另一方面是清醒的围观群众,而且不止一位,信谁不信谁可想而知。

    盛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本来就不信有什么妖猫,他要是真敢向上级这么报告,估计就要改行当交警去了……

    他吩咐道:“先把那几个人带回警局,等他们醒来后先给他们做个精神鉴定,要是费了半天劲儿录口供结果是几个神经病就恶心透了。”

    “是。”年轻警察领命而去。

    盛科心中已经了主见,踱到张子安面前。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他很客气地问道。

    “我叫张子安,是这家店的店主。”张子安说道,心中有些忐忑。他不知道那七位彩虹战士伤成了什么样,会不会判他个防卫过当之类的。

    “张先生练过武术?或者拳击?自由搏击?”盛科很感兴趣地问道。

    “这个……”张子安差点憋出内伤。

    显然他必须要说点儿什么,否则就没法解释了。

    他难以启齿地说道:“要说的话……勉强学过一点咏春吧……”

    此言一出,巴着脖子向这边张望的几个年轻人立刻惊喜交加。

    “卧槽!原来是咏春大宗师!”

    “咏春啊,这下赚大发了!”

    “别拦着我,我非拜师不可!”

    王乾和李坤表示呵呵,区区咏春,顶多算是师尊筑基期时的基本防身手段而已,真正的仙家法术你们都没见过呢。

    盛科也很意外,“咏春?”

    张子安硬着头皮说:“家传的一点儿。”

    盛科是不信的,家传的一点儿武术能在短短一两分钟内把七个手持凶器的歹徒打倒?而且是在一团漆黑的室内?受过训练的特警都办不到。

    他觉得张子安肯定是有意保持低调,否则早就声名远扬了。想来也是,既然是家传的武术,肯定是不愿意让外人知道的,从这个年轻人吞吞吐吐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他觉得很可惜,身负此等绝艺,应该开馆收徒,发扬光大才对。

    但这是人家的事,他没法干涉。

    他走进店铺内转了转,看了看菲娜,看了看老茶,又看了看幼猫幼犬,视线最后落在收银台的上方被砸毁的监控摄像头上。

    “张先生,存放监控录像的硬盘借给我们用一下,等用完之后就会还给你。”

    张子安跑到二楼,取下监控系统的硬盘,交给盛队长。

    监控摄像头只能拍到收银台和店门口,因此交出去没什么关系。

    “警察同志,我这算是正当防卫吧?”他小心地问道。

    盛科认为应该是,但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只是说:“我们回去以后会鉴定一下那几个人的伤情。依我的经验判断,你不用太担心。”

    张子安松了口气,“那就好。”

    “以后你要再出手的话可要注意点,那几人都被打得不轻。”盛科友善地提醒道,随即又笑了笑,“不过我估计经此一战你就出名了,估计不会有人敢来惹你了。”

    说着,他看向附近围观的年轻人。由于信号干扰器已经被关掉,现在手机信号恢复了畅通,很多年轻人都在对着这边拍照或者摄像,然后上传到各种社交媒体。

    张子安也很无奈,低调装逼才是他的本分。

    ……

    李大爷乐呵呵地跑回到李大娘旁边。

    “怎么样?”李大娘急切地问道。

    “是咏春!这个年轻人就跟叶问一样,是咏春大宗师!”

    李大娘愕然,“这么年轻,就成大宗师了?”

    “传说中的武学奇才呗!”李大爷啧啧赞叹。

    李大娘拉了拉他,小声说:“以后他来吃早饭别收钱了。”

    李大爷点头,“我懂。”

    “你懂个屁!跟人家搞好关系,将来让咱们儿子也拜人家为师,装逼打脸泡妹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