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侠客行(上)
    ,更新快,,免费读!

    两只野猫正在墙头上对峙,一只是橘色花猫,另一只是白猫,两者都是公猫。

    不知道是谁入侵了谁的领地或者仅仅是狭路相逢,它们相隔不到一米,弓着腰,炸起全身的毛,尾巴肌肉绷紧,亮出獠牙,彼此互不相让。

    “呜哇啊!”

    “呜哇啊!”

    它们此时的叫声一点也不可爱,又尖又细,像是婴儿夜啼,又像是厉鬼嚎哭,听起来极为渗人。

    花猫探出一只前爪,抵在白猫的额头上,像是要把对方推回去。

    白猫并不反击,只是以更高亢悠长的尖叫回应,并不耐烦地甩着尾巴。

    从体型上来说,白猫要更大一些,因此面对花猫的挑衅,它显得更加强势。

    花猫畏缩着收回爪子,像是有些胆怯了,叫声也不若刚才那般频繁。

    就在这时,它们两个的耳朵几乎同时捕捉到一种很怪异的声音。

    噌!

    噌噌!

    噌噌噌!

    猫都很好奇,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它们暂停了对峙,转头望向声音传来方向。

    呼!

    衣袂带风!

    花猫和白猫全都吓了一跳,抬起头,试图寻找新的入侵者。

    圆月如盘,一道矫健的黑影如长虹经天般越过它们的头顶。

    月光将入侵者的影子投射在墙头上,入侵者竟然穿着马褂戴着一顶斗笠!

    是人吗?

    花猫和白猫张大嘴巴,脑袋跟着黑影转动,不约而同地心想。

    但人类会有这样的敏捷吗?

    还是某种从未见过的猛兽?

    附近三楼的一扇窗子被推开了,一只穿烂了的拖鞋被扔了出来,砸在墙壁上,转了好几圈儿,又滚落在地。

    “叫什么叫!烦死人了!别叫了!滚一边去!”一个女声说道。

    一个男声说:“哎呀,叫就叫呗,你还能不让猫叫了?”

    女声像是现了什么,惊讶地说:“你快过来,那是什么?好像是一只猫在飞啊!”

    男声也走到窗户边,“什么啊?什么也没有啊!”

    女声生气地说:“你来晚了!早就没影了!”

    两只猫已经把刚才的入侵者忘到了脑后,继续对峙,互相探出前爪拍击推掇对方。

    大战一触即。

    ……

    老茶跃起于空中,在最高处时已经看准了下一次的落点。

    呼吸呼吸

    充沛的气息在它的体内源源不绝地循环流转。

    每次落地再跃起,都会出“噌”的一声,那是它的利爪与地面的摩擦声。

    跃过尖的房顶,跃过平的房顶,跃过圆的房顶,跃过安装着太阳能热水器的房顶,跃过晾晒着衣物的房顶……

    老茶仿佛再次回到年轻时的峥嵘岁月,昔日故旧的面容一一在它的眼前浮现,只可惜那些曾经生死与共的同伴们均已作古,只剩下它孤军奋战。

    哗啦!

    老茶落在屋檐的一块红砖上,但是这块红砖只是表面上完好,实则已经沤烂了,在老茶落地的冲击力下顿时碎裂。

    老茶身体失去了平衡,从屋顶跌落。

    它利用尾巴调整重心,在空中一个翻转,探出一只猫爪抵住墙壁。

    三道尖利的爪痕立刻浮现在墙上,砖沫碎屑纷飞飘落。

    等它落至地面时,冲击力已经完全消除,它再次起跳,重新跃至屋顶。锋芒毕露的爪尖搅动月光,荡漾起一抹如水的涟漪。

    屋内有男人嘟囔了一句:“房顶上什么声?闹耗子?”

    一个女人则焦急地说:“别管了,继续!”

    老茶立在屋顶看了看,似乎离青人巷不远了。

    从宠物店出来后,它走的是一条直线。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出拳亦然,这就是咏春的中线法则。

    这是老茶第一次离开宠物店,对环境还有些不适应。

    在它那个年代,夜里唯一的强光源只有月亮,只要戴上斗笠,就可以消除月光对视野的影响。但是这个时代,夜里到处都是强光源,特别是开着远光灯的汽车,每次经过时都令它的眼睛感到难受。

    声音也是。

    以前的这个时辰,早已是万籁俱寂,而现代都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到处是一片喧嚣,欢笑、哭泣与吵闹声不绝于耳。

    味道。

    空气中弥漫着许多它从未闻过的味道。

    酒精、香料、脂粉、石灰、混凝土的微粒,汽油燃烧所产生的恶心怪味,让百年前的清爽夜风变成了一锅大杂烩。

    味道如此陌生而怪异,它不知道会不会带来危险。

    从电视里,它知道这个时代是有监控摄像头这种东西的,而且它也问过张子安,他指着收银台上方的摄像头对它做了解释。

    在腾跃过程中,它尽量躲开摄像头的拍摄范围。

    有些摄像头安装得非常隐蔽,它没有把握避开所有的。

    不过,即使被拍到了,又有谁会在意一只猫呢?

    它想起进入店里的那个盛科,他的眼神有着名捕般的犀利,大概相当于过去的捕头吧。他看似只是在店内闲逛一圈,实则将一切都印在了脑海里。

    只可惜,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介凡人。他的思维受限于时代,受限于经验,受限于过去所接受过的训练,再怎样也无法把今夜生的事跟一只猫联系起来。

    侠,乃以武犯禁。

    侠客与捕头从来都不是一路人。

    它知道并非所有捕头都是混饭吃的无能之辈,但是他们受制于戒律条规,行事迂腐且毫无效率,处处受制于上级,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对付蟊贼,也可以对付侠客。

    道不同,不相为谋。

    啸傲江湖,快意恩仇,是为侠客。

    老茶低头凝视着自己无坚不摧的双爪,在这个全新的时代里,唯有它们依然令自己感到安心。

    它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以前陪伴在叶问左右的那只老猫了。信仰之力的加成令它获得了钢筋铁骨,虽然不能像星海一样干涉未来,不能像菲娜女王一样号令群猫,但它本来就是一个侠客,不需要干涉未来,不需要号令群猫。

    碍眼之人,只要一爪撕裂便可。

    老茶再次腾跃而起,在圆月之中留下一个永不磨灭的黑色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