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侠客行(下)(为[azzz、]盟主加更)
    ,更新快,,免费读!

    腐坏的味道。

    前面一条幽暗的小巷子里,飘来强烈的腐坏味道,像是阴沟里腐烂老鼠的气息。

    老茶知道自己抵达了目的地。

    胸口的起伏稍微有些急促,滚滚的热气从喉咙里呼出。

    它知道自己老了,体力上已不复当年之勇,就像那歌曲里唱的一样。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它通过频繁的呼吸将体内多余的热量排出,让心跳渐渐恢复正常。

    它没有选择走平路进入,既然身为猫,当然走墙头更为安全。

    站在巷口的墙头上,它仔细打量这条小巷。

    污水四溢,遍地垃圾,浓重的臭味成了这条小巷的天然保护伞,普通人哪怕是经过这里也不会特意进来。

    没有路灯。

    它抬起头,不是没有路灯,而是路灯都被砸碎了。

    小巷里一片昏暗,不过这难不倒老茶。

    通过猫特有的紫外视觉,它现这条小巷里还有新鲜猫尿的痕迹,而且不止一只。能让人类却步的小巷,却是野猫们的乐园。

    一只肥硕的老鼠从下水道栅栏的缝隙里挤出来,吱吱叫着,东闻西嗅,似乎没有现危险,就立刻向成堆的黑色垃圾袋蹿过去,咬开袋子,寻找食物。

    老茶正想继续前进,突然耳朵里捕捉到一丝轻微的摩擦声,便又停了下来。

    一只黑猫从小巷的一处死角里悄然现身,眼睛死死盯住老鼠。它大概已经在死角里潜伏许久了,终于等到猎物出现。

    轻轻抬爪,悄悄落足,黑猫几乎没有出一点儿声音,从背后慢慢接近老鼠。老鼠的半个脑袋都扎进了垃圾袋里,似乎找到了什么很好吃的东西,咯吱咯吱啃得正香。

    黑猫已经足够接近了,它猛地一跃,双爪分别按住老鼠的脑袋和身体。

    老鼠惊恐地吱吱乱叫,不停地甩着尾巴,但它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冷眼旁观完这一幕,老茶再次腾跃而起,向小巷深处前进。

    黑猫被老茶的马褂带风之声吓了一跳,猫爪松了一下,以为有竞争者来了。老鼠想要趁机逃跑,却被黑猫揪起尾巴使劲甩在了墙上,把它摔晕了过去。

    老茶由大幅前后腾跃改成了左右小跳着前进,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小巷里肯定住着一些居民,有几座住宅着亮着昏暗的灯火。不知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而选择住在这里,是因为没钱,还是物以类聚?

    一栋很窄小的三层小楼出现在视野里,与其说是小楼,倒像是一座瞭望台,被两侧低矮的平房挤在了中间。

    青人咨询事务所。

    小楼的灯完全黑着,老茶侧耳听了听,听不到任何动静,像坟墓一样安静。

    老茶从墙头跃下,先是到小楼的正门外转了一圈儿。

    它仔细嗅了嗅。

    错不了,就是这里!

    附近有阴沟里红眼老鼠的味道。

    正门是一扇金属防盗门,它探出爪子,将爪尖插进缝里试了试,门锁得很紧,打不开。

    没关系,即使正门能打得开,它也不打算走正门。

    这扇门是向外推的。它想了想,翻身回到小巷里,从附近的房顶上找到一根半米多长的木头,就是手工打造家具时剩下的那种边角料,木质较软,正合用。

    老茶将爪尖插入木头条,回到门前,比划了一下角度,利用地面上的一个小凹坑,用木头条斜着顶住了门,然后飞起一脚,猛力一踹,将木头条固定住。

    这下来个瓮中捉鳖。如果小楼里有人,即使他们想跑,至少不可能从正门跑掉了。

    木头与金属门摩擦出了一些声音,在死寂的小巷里显得有些刺耳。

    老茶又仔细听了听,小楼里依然没有动静。

    它跃上墙头,绕到小楼的侧面。

    一条排污管从楼顶伸下来,一直垂落到地面。

    排污管是塑料的,用生锈的铁圈固定在外墙上。

    老茶腾身一跃,扒住管道,三下五除二就来到了楼顶。

    楼顶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垃圾和废品,楼内有一扇小门通向楼顶。

    老茶看了看,楼顶与附近平房之间的落差并不大,如果人急了眼,并掌握了一些落地缓冲的技巧,是可以从楼顶跳到周围的房顶上的。

    小门是薄铁皮的,从里面上着锁。

    老茶依法炮制,再次推来一些废品顶住了小门。

    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老茶站在楼顶,眺望着幽深的小巷,思考自己是否有遗漏之处。

    几秒后,它纵身一跃,从楼顶跳下!

    眨眼之间,它已经落到了与三楼窗户平齐的高度。

    老茶一甩尾巴,腰部力,调整了身体的重心与方向,探出双爪,于电石火光之间勾住了三楼的窗台,然后将自己拉了上去。

    蹲在窗台上,它透过玻璃向室内张望。

    室内一团漆黑,不过以老茶的眼睛还是可以分辨个大概的。

    如果这时候有人从屋里往窗外看,一定会被老茶的黄眼睛吓个半死。

    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似乎已人去楼空。

    老茶扬起爪尖,以极快的度点击在玻璃上。

    哗啦!

    受到冲击的玻璃破碎了,大部分沿着力道的方向落进了室内,也有小部分溅到了外面,翻滚着落到了地面,二次粉碎。

    这下的动静可是不小。

    即使楼内有人睡觉,听到这声音肯定也醒了。

    老茶没有急着进屋,继续蹲在窗台上眼观六路。

    小巷里寥寥无几的居民大概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生存技巧,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不仅没人出门查看究竟,反正纷纷将自家的灯关了。

    巷子里变得一片昏暗。

    楼内依然安静。

    老茶爪尖将窗框上残余的碎玻璃逐一捅掉,将自己马褂挽起的袖子放长,裹住两只前爪,把内侧窗台上的碎玻璃清理掉,然后钻了进去。

    其实在玻璃被打破时,它就已经百分百确信室内没人了,因为只有很淡的人类味道,说明人去楼空。

    这是一间办公室,主人离开得并不匆忙,临走前收拾得干干净净,甚至还扫了地,擦干净桌子,就像是模范租客一样。

    看到这个场景,老茶确定了两件事,一是这里恐怕找不到任何线索了,二是对手肯定是只老狐狸或者小狐狸。

    要说没有任何线索也不对,因为最显眼的地方,也就是办公桌的桌面正中央,端端正正地放着一些文件,就像是等着人来翻阅一样,老茶担心这是个陷阱。

    老茶由外侧向内,在室内一圈圈儿地走着,像是犁地一样,寻找任何可能的线索或陷阱。沙下,花盆里,衣帽架上,任何一处细节它都没有放过。

    寻找的时候,它的爪子是探出来的,借由敲击地板的回音判断地板下方是否有陷阱或者暗格。

    终于,遍寻无果的它来到了办公桌旁边。

    它先检查一下办公桌的底部,是否隐藏了什么致命的机关。

    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它跃上了办公桌的一角,除了面前的这些文件以外,整个室内连张纸片都找不着。它伸长一只前爪,小心地、轻轻地将这些文件勾到自己前面。

    最上面一张纸,纸上的字迹并非手写,而是用宠物店里那种叫打印机的东西打出来的。

    “我不知道是谁先找到这里,是警察,还是其他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不过当你看到这张纸时,我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所以不用费劲再找我了。你我之间没有私人恩怨,这次的事只不过是很普通的商业往来,有人出钱,我提供服务,仅此而已。”

    “我是个小人物,无名之辈,借着这种营生混口饭吃,不值得为我这种人而劳心废力大动干戈。全世界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杀之不尽,除之后生,用流行的话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有需求就有市场。”

    “当然,这些三言两语无法让你息怒,我懂的。我失败的次数不多,这也不是第一次失败,如果不是那些小喽啰太弱,就是你太强了。我对能击败我的对手总是保持着极高的敬意,因此这张纸下面的那些文件就当作你的战利品吧,希望可以平息你的怒气。”

    “如果你执意要追踪我,我也会感觉很麻烦的。”

    落款——青人。

    老茶把这页纸移开,下面这些文件似乎是通话和对话记录,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塑料块儿,跟张子安用来打印东西u盘差不多,可能也是类似的东西。

    青人认为这些东西可以平息到访者的怒气,老茶思索着要不要相信他。

    小巷口的方向,远远地响起了警笛声。

    老茶跳回到窗台,看到几辆警车已经堵住小巷口。

    捕快们来了。

    它将第一张纸揉成团,装进马褂的兜里,正想从窗口原路离开,突然目光飘到墙壁上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两句诗。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老茶冷哼一声,口气倒不小。

    它腾跃到空中,借下落之势探出爪子,如刀切豆腐一样将这横幅切成了两半,切口正好将“青”字一分为二,墙面分毫无损。

    小巷里开不进汽车,路又暗,捕快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跑步进来。

    老茶跳出窗户,抱住排污管滑下来,将门口的木条踢到一边,重新蹿上墙头,向宠物店的方向返回,那里有伙伴在等着它回去——新的伙伴,就像那歌里唱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