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讨厌生食
    ,更新快,,免费读!

    傍晚时分。

    张子安靠在躺椅上休息。

    由于落地玻璃门碎了,秋天的寒意肆无忌惮地涌入,室内跟室外的温度差不多。他怕感冒,不敢睡着了,不时地起来活动一下身体,跟星海玩会儿捉迷藏什么的。

    “茶老爷子,续水不?”他问老茶。

    老茶又恢复成那只与世无争的恬淡老猫,以“农民揣”的姿势趴在电热毯上,摇头晃脑地看着电视,不需要改变姿势,只要低下头就能喝到热茶。

    “不必,茶水已足。”老茶微笑说道。

    张子安哦了一声,放弃了起身的打算,准备再过一会儿就关店打烊。

    “你明白‘茶水已足’是什么意思吗?”菲娜从最高的猫爬架上站起来,绿莹莹的目光瞪视着他。

    张子安被问得一脸懵逼,“不就是字面的意思?”

    菲娜像是恨铁不成钢地垂下头,倏然又抬起,“‘茶水已足’的意思是水已经喝够了,该用膳了!本宫为什么会有你这样不开窍的仆人!”

    咦?是这个意思?

    你肚子饿就说啊,扯上老茶算是怎么回事?

    张子安回头问老茶:“茶老爷子,您也饿了?”

    老茶淡然说道:“还好。”它既然说“还好”,那就确实是饿了,只不过它不会像菲娜一样那么难伺候。

    “行行,我去弄饭吃。”张子安无奈地站起来,看到星海蹲坐在门口,左右打量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星海,怎么样?一切都好吧?”他问道。自从那次的熊孩子事件后,他就变得格外警惕。

    “子安,一切都好啊。”星海回头说道。

    张子安觉得星海不像之前那么怕人了。刚来的时候,它对人是好奇又惧怕,藏身于落地玻璃门之后观察人类,每当有人经过时,它都会害怕地缩起身体抱头蹲防。而现在,落地玻璃门已碎,它却坦然地蹲在门口,只有当行人的目光落在它身上时,才会稍微瑟缩一下,或者有人要进店时,它才会跑掉。对星海来说,好奇已经压倒了恐惧。

    碎的不仅是玻璃门,星海对人类的心防同样也正在泛起裂纹。

    张子安想起老茶“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的谒语,不由地侧头又看了一眼老茶,它的那双饱经风霜的眼睛里一定蕴藏着惊人的智慧。

    “不要傻站着了,本宫快饿死啦!”菲娜愤怒地抬起前爪拍打猫爬架。

    “摊上你这么个吃货真是倒霉了……”张子安哀叹着走上楼梯,“什么时候能有个女朋友的啊,温柔体贴会做饭的那种……”

    “你说什么!竟敢对本宫如此放肆!你胆敢再说一遍!”菲娜更生气了,它跃下猫爬架,发现张子安早已溜之大吉了。

    “陛下息怒。”老茶笑呵呵劝道,“老朽认为小友只是玩笑之言。”

    “哼!”菲娜的肚子咕噜了一声,“本宫当年饭来张口,何曾饿过肚子!自从来到这里,天天要催才有饭吃!”

    菲娜发着牢骚的同时,星海注意到马路对面,几乎每天风雨无阻都会来出摊的李大娘和李大爷老两口再次按时出现了。

    张子安从厨房冰箱里取出事先准备好的鸡胸肉和鱼肉,如往常一样打开烤箱,把肉放进去,然后选择时长,启动烤箱。

    “……”

    烤箱没有任何反应,里面的灯也没有亮起来。

    “怎么会?难道忘插电源了?”张子安把头探到烤箱的后面,确认电源线是插好的。他启动抽油烟机,抽油烟机正常运行,这就排除了掉闸的可能。

    “不会吧,这烤箱坏了?”

    他拍了拍烤箱,寄希望于只是某处接触不良,然后再次启动。

    烤箱依然寂静无声。

    “糟糕!”

    这烤箱是父母以前买的,很有些年头了,此前一直用着没问题,功能正常,结果偏偏今天故障了。

    一台烤箱倒是不值多少钱,关键是要现在跑去超市买吗?他饿一会儿肚子没问题,不用烤箱也可以吃别的,但菲娜和老茶似乎没别的可吃。特别是菲娜,如果让它吃店里的猫粮,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饿着肚子的菲娜是超可怕的,怒气提升100%。一想到要跑到楼下跟它说再饿上一两个小时吧,张子安就觉得有些肝颤。

    他又试着启动了好几次烤箱,全都无效。至于用煤气来烤鱼和烤肉……这个难度太高,根本不用试就知道会失败。

    张子安在厨房里转了几圈,终归无法可想,只得慢悠悠地走下楼。

    菲娜的牢骚还没有发完,一看他下来了,马上就起疑,“饭做好了?今天这么快?”

    老茶也好奇地看向他,它知道饭肯定没做好,因为没有闻到烤鱼和烤鸡胸肉的味道。

    张子安干咳一声,说:“我有个提议,今天咱们换个吃法如何?”

    “什么吃法?”菲娜冷冷地瞪着他,“本宫姑且听你一说,不过你可别想像糊弄其他人一样糊弄本宫!”

    张子安心中暗暗叫苦,他平时忽悠别人的时候全被菲娜看到了,想忽悠它可没那么容易:“菲娜你大概不知道吧,在这个国家的东方,有个隔海相望一衣带水的邻邦,名为扶桑。”

    “唔,这个老朽倒是知道。”老茶接口道,“只是不知扶桑跟晚膳有何联系?”

    张子安窥视了一下菲娜冷若冰霜的脸色,硬着头皮说:“说起扶桑啊,那边的人很流行一种吃鱼的方法,叫‘刺身’。其实刺身源自古代中国,只不过墙内开花墙外香,由于扶桑水产丰富而得以在那边发挥光大。这种吃法早在2000多年前就产生了,说起来跟菲娜你还是同期呢……”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本宫就问你这刺身到底是怎么吃?”菲娜像是看出了他的心虚,马上打断了他的信口开河。

    “其实,刺身的另一种说法,就是生鱼片……”张子安一边说,一边躲到老茶的身后瑟瑟发抖。

    “大胆!你竟敢把本宫跟那些茹毛饮血之辈相提并论!”菲娜真的怒了,背后的毛都炸起来了,“本宫从不吃生食!”

    “陛下息怒!”老茶连忙劝道,它按下遥控器的暂停键,“小友,突然吃生鱼到底是有何缘由?不瞒小友,老朽也对生食有些反感……”

    “这个……”张子安无奈地说,“茶老爷子,烤箱突然坏了啊。如果你们能忍一下饿,我跑一趟超市买新烤箱……不过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超市里的人估计不少。”

    星海歪着头,注视着马路对面。

    李大爷和李大娘从电动三轮车里搬下几张折叠椅,支起摊子,点亮蓄电池灯,生起煤气炉,开始预热铁板,等待顾客的光临。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