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心中的门(为[有女夷光]加更)
    

    

正文 第164章 心中的门(为[有女夷光]加更)



    

    


    


    


    


    李大娘夫妻俩在这个地段已经摆摊很长时间了,积累了一部分熟客,包括上班族、高中学生、夜跑的健身爱好者,甚至还有些遛狗的人士。

    说起来好笑,以前那次,有人牵着一条挺大的狗走过来,向他们夫妻俩买了50块钱的各种肉串,当时他们以为这人是要带回家分给朋友吃,没想到他随手就把竹签上的肉捋下来,喂给了他的狗……

    当然,这种行为很令其他顾客感到厌恶,此后再遇到类似牵着狗的顾客时,他们夫妻俩一定会问清楚,是给人吃还是给狗吃,若是给狗吃的话,请稍微走远一些再喂。

    “当家的,你说咱们还差多少钱来着?”看到暂时没有顾客,李大娘低声问老伴。

    老伴抽了口凉气,“你说你这记性……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所有全算下来,大概还差小一万吧。没事,这点钱不多,找人借借就行了。”

    “那就好。”李大娘稍微安心,随即又担心地注视着暮色中的中华路,仅以目力所及之处,就能看到至少四家饭馆,包括一家较大的综合性饭馆和另外三家稍小一些的特色饭馆,此外还有一家只提供外卖的本地炸鸡店。

    在这条路上开店,竞争压力无疑很大,但换成其他地方也好不了多少,凡是能赚钱的东西都有人争着做。最令他们动心的,就是这里很安全,连他们上中学的儿子都听班里的同学在讲这条路上住着个武学大宗师。

    ……

    张子安头疼啊,饿着肚子的菲娜怨气冲天,一句接一句的碎碎念简直快把他耳膜都击穿了。

    “用膳时间不固定也就算了,本宫忍了,反正本来就对你区区一介凡人没抱有什么希望,但一顿生一顿糊算是怎么回事?”

    菲娜跃在椅子上,气势十足地数落着张子安的不是。

    张子安也确实无法反驳,因为它说的是事实。烤肉和烤鱼除了需要经验之外,还要时刻观察,有时候楼下一来顾客,或者其他什么事,他就把烤箱里的东西给忘了……除了少数几次火候掌握得刚好之外,其他时候不是夹生就是过火。有顾客在的时候,他忙于应付顾客,用饭时间就只能往后推,若是顾客很磨叽,午饭晚饭推迟一个小时都是正常的。

    老茶还好,并不挑剔,菲娜则每次都是怨声载道。

    “陛下息怒!以老朽之见,还是让小友速去买烤箱吧。”老茶劝解道。

    “烤箱不是问题的本质!本质是他对本宫的不尊重!”菲娜越说越气,“如果他对本宫怀有足够的虔敬之心,就算是没烤箱,也会想办法按时把鱼烤好!”

    张子安小声嘟囔道:“说得好像能用爱发电似的……”

    “你说什么!别以为声音小本宫就听不到!”

    “我是说,再耗下去超市就要关门了,勿谓言之不预也。”张子安赶紧纠正道。

    就在这时,星海从门口绕回了屋里,抬起一只前爪指着外面,说:“喵呜,子安,那边不是可以烤东西么?”

    “哪边?”张子安一怔。

    “马路对面。”星海又小跑着返回店门口。

    张子安示意让菲娜稍安勿躁,可惜没什么效果。他走到门口一看,“哦,原来是李大娘他们两口子啊……”

    李大娘他们既卖早餐也卖烤串,张子安只是去吃过早点,晚上还真没去过。

    想到这里,他回身对菲娜说:“马路对面是卖烤串的,还有烤香肠,要不咱们一起过去看看?如果你觉得可以,今天就拿烤串当晚餐得了。要是不行……咱们再议。”

    菲娜狐疑地望过去,它看到有两三个顾客在那个烤串摊边停下来买东西,“那样寒酸简陋的摊贩,哪配招待本宫?”

    张子安点头,“既然如此,那你就留下来等会儿吧。茶老爷子去试试不?”

    老茶离开电热毯,“老朽正有此意。”

    “星海也来吧?就当是散散步。”张子安招呼道。

    星海有些犹豫,凝视着烤串摊的两位摊主与其他顾客。

    张子安耐心地看着它,等待它的决定。即使它最后还是决定不去靠近那些陌生人,他也是可以理解的,甚至从自私一点儿的角度说,他更希望星海只属于他。但这是不行的,如果想让星海变得更快乐,他就不能如此自私。

    “喵呜,星海跟着子安。”它注视着他。

    “好,星海真勇敢。”张子安由衷地夸奖。

    之前去龙凤珠宝店的时候,他也曾试着把星海带在身边,但现实证明那次实在是操之过急,一下子让它在白天接触到那么多行人,只能加深它的恐惧。

    晚上正好,行人不多,车辆不多,夜色更是温柔似水。

    此外,李大娘夫妇其实也算不上完全的陌生人,星海每天趴在门外向外张望,其实早已经记住了这对夫妇,知道他们是好人,不会伤害别人的好人。

    张子安和老茶先行一步,走出店门,然后回过头来,鼓励般地注视着星海。他用眼角的余光四下张望,心中默念暂时不要有行人从此经过。

    星海来到门边其实已经没有门了,地上只余一道浅浅的白色印痕,证明这里曾经有过一扇落地玻璃门。现实中的门虽然消失了,但星海的心灵里仍然有扇门。

    它低头注视着这道白印,踌躇数秒之后,才小心地探过前爪,踏足于门外的台阶上,接着是后爪。

    张子安和老茶都露出了微笑。

    星海转过身,再次看了看这道白印。

    “喵呜!星海出来啦!”它高兴地叫道。

    “只不过是一扇不存在的门而已,哪拦得住星海。”张子安心中酸楚,却强颜欢笑,“别说是小小的滨海市,就算星辰大海也去得!”

    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禁锢住它,除了它自己以外。

    “星海以后想去更多的地方!”它憧憬地说道。

    “没问题,星海想去哪,我都陪着你不过,先从跨越这条路开始吧。”他伸手,指向这条并不算宽的马路。

    “嗯!”星海点头。

    “等一下!”

    菲娜一下子蹿出来,充满怨念地瞪着他,“你们竟敢擅自行动,将本宫置于何地!”

    “没有擅自行动啊,我不是问你了么?而且是第一个问的你。是你自己不想去嘛,毕竟那是个简陋寒酸的小摊贩,哪配……”张子安学着它的语气说。

    老茶为了张子安的生命安全,赶紧插言打断:“吃饭要紧!有什么事吃完东西再说如何?”

    “哼!”菲娜扭过头,满脸的不甘心。

    “好啦,走吧,吃个饭真费劲儿啊!”张子安当先迈步而行。

    “说得好像事不关己似的……”菲娜瞥了他一眼,又快速移开目光。

    一人三猫,向着对面的烤串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