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多余的担心
    

    

正文 第169章 多余的担心



    

    


    


    


    


    张子安有些发愁。

    昨夜上床之前,他反复确认了好几遍门窗是否已经锁好,生怕所谓的其他玩家找上门来。

    一夜平安无事地过去了,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在床上辗转反侧直至天快亮了,张子安才算是沉沉睡去……几乎感觉是刚闭上眼,就听到后窗外的小巷里隐约传来早起的行人互相打招呼的声音。睁眼一看,天已大亮,比平时起床的时间晚了很多。

    菲娜的公主床空着,卫生间的门也没关,它大概已经跑到楼下去了。卧室里只有张子安一个人。他挠了挠有些发痒的头发,拿起手机启动《宠物猎人》游戏。

    “导航精灵,我问一下,其他玩家知道我的位置吗?”

    :不。为了增加趣味性,玩家们彼此之间不知道对方的姓名、身份和位置。

    彼此的位置都不知道,那这分布于全世界的玩家哪会轻易碰到?

    既然已经知道游戏仍处于迷雾状态,张子安的心已经放下了一大半,只要以后捕捉精灵时多加小心,应该可以避免与其他玩家的遭遇。

    “我再问一下,宠物天王战有时间限制没有?”他又问。

    :没有。直到出现最终胜利者或者本游戏停运,战斗才会结束。本游戏电脑端内测时的那两名玩家已经战斗了十年以上,至今仍在战斗。

    “他们内测时的胜利者奖励是什么?也是指定一只宠物使其升级至传说级?或者没奖励?”他好奇地问。

    :当然有奖励的,不过跟本次不同,内测的胜者奖励是任意指定一只宠物,使其立即死亡。注意:传说级宠物可以豁免即死效果。

    张子安吓得好悬把手机掉在地上。尼玛这是奖励吗?传说中的死亡一指?怪不得那两位整天掐得你死我活呢……他决定千万不能招惹到那两位大佬,还是让他们继续怼下去吧,弄死一个少一个。

    这块儿担忧一消失,他立刻激动起来。

    咏春啊,难道我真的要成咏春大宗师了?

    那还开个屁的宠物店啊,直接去酒吧夜总会找富二代打脸,然后泡上白富美妹子,从此从走上人生巅峰岂不美哉?

    不过要去哪练呢?

    按照武侠小说里的套路,主角学顶级武功时一定要找个极其隐秘的所在,反正无论如何不能被第三者看见,常见的选择一般是高山绝顶之上、深山险洞之中、古潭深涧之边、冰山雪崖之畔等等……问题是这些地方滨海市一个也没有啊!

    要说高山,隐雾山也不算高山,再说离得太远,每天去那边练武还不够耽误时间的呢。

    他从床上坐起来,穿上便于活动的衣服,菲娜还在它的公主床里安睡,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又闭上了。

    时间太早,外面还是黑的,窗帘拉不拉的没什么区别。

    他站在窗边向外看了看,隐秘的地方啊……现在城市里到处都是人,哪有隐秘的地方啊。

    要是卧室够大够宽敞,在屋里练练倒是也可以。

    他离开了自己的房间,进入隔壁的父母卧室,这里的陈设一直没变,还跟父母离开时一模一样。

    张子安轻轻抚摸着母亲的梳妆台,捻了捻手指,全是灰,感受到灰尘所带来的细腻颗粒感。镜子前摆放的一些简单的化妆品落上了不少灰,连镜子本身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他坐在父母的双人床上,看着脚下的地板低头沉思。

    除了自己卧室被菲娜征用的那段时间,他很少会进入父母的卧室,也谈不上打扫清洁。时间过去了半年左右,但是他还没有完全走出父母去世的阴影。

    他知道人是必须向前看的,无论有多么怀念过去。

    如果将两间卧室连同起居室一起打通,然后将父母的床和起居室的沙发挪走,将梳妆台、衣柜、电视机、床头柜等东西也放入储物间,二楼的空间会变得非常宽裕。

    由于此前菲娜似乎很讨厌老茶对它立而不跪,张子安怕它们两个起了冲突,就把它们分开,让菲娜来他的房间睡,让星海在一楼陪着老茶。店里重新装修的时候,一楼是肯定不能待的。他的卧室又比较小,放上星海的婴儿床再放上老茶的电热毯,几乎就无处立足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是百万富翁的话,就没有这些烦恼了……不对,这年头百万富翁都不够看了,起码千万富翁才能买套大房子。然而问题又来了,即使他是千万富翁并买了大房子,也依然意味着要搬离这个家。

    过去的回忆重要,还是如今的伙伴重要?

    答案一望便知,但是决心却不是那么容易下的。

    算了,父母的卧室可以等等,趁装修的时候,先把自己的卧室与起居室打通了吧。这两间房间的总面积加起来不比主卧要小,然后把放在起居室的组合沙发能卖就卖,不能卖就扔,太占地方了。继续让星海和老茶留在一楼,跟喧闹嘈杂的幼兽们睡在一起,他实在是于心不忍。

    做好了决定,他从床上站起来,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还是回到之前的问题,为了不引起盛队长以及其他人的怀疑,必须找个隐密的地方学上几招咏春,至少要像个样子,从哪找隐密的地方呢?

    他再次走到窗边。

    刚才的思考与回忆占用了一些时间,现在东方稍微露出了鱼肚白,外面的可视度大大提升了。

    他的目光落在宠物店背后那片绿地上。

    这片绿地从很早就有,在他小时候就存在了。

    东城区是文教区,这一带又是老旧居民区,不像商业区那样寸土寸金。其实早就传出这一带要拆迁改造,但从来都是只听风声不见行动,要说原因,大概是因为拆迁费太贵了吧,不划算,而且有些倔强的老人抵制得也厉害。

    这片绿地夹在两片居民区之间,巧的是两片居民区都没有出口通向这片绿地,因此很少有人去。环卫工人似乎也总是偷懒疏忽掉这片绿地,等闲难得进去打扫一次。

    就去这片绿地里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