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好汉护三村
    

    

正文 第171章 好汉护三村



    

    


    


    


    


    张子安的家庭说不上有多富裕,但至少算不上贫穷,该有的也都有,比起这老两口的一家子,已经是相当幸福了。

    他耐心地听着。

    李大娘望了望老伴,象征性地询问了一下老伴的意见,有些拘谨地说道:“我们在外面飘了好几年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滨海市待着这地方,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杰地灵?对,就是人杰地灵!”

    “风水好!有风有水!”她老伴也使劲点头,难得夫妻俩达成统一意见。

    张子安觉得要是让风水大师听见这句话非得吐血身亡不可。

    李大娘赞许地冲老伴点点头,“不瞒张大师,我们夫妻两个这些年省吃俭用,也算是攒下了几个钱,其实早就不想再过这样整天飘来飘去的日子了……”

    除了天生浪子以外,大部分人都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张子安也不例外,谁不想有个家呢?谁不想过安定的日子呢?张子安愿意与繁星和解,因为他也想过安定的日子。

    李大娘继续说:“我们想安定下来。在滨海市待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我们也不想再回老家了。”老家已经成为他们的梦魇,即使偶尔回去一次,也像做贼一样连夜来回,生怕遇到当年得罪的人。

    张子安稍微明白了一点儿,“是说,你们打算在滨海市长期居住下去?”

    李大娘竖起大拇指,“张大师,我们能安定下来,这全是托了你的福啊!”

    “啊?什么意思?”他不明白这个内在逻辑关系。

    老伴也乐了,张大师还揣着明白装糊涂哩,可能有本事的人都这样?

    李大娘说:“因为有你在这儿啊!有你在这儿镇着,那些坏蛋就不敢来惹事!街坊邻居们早都传开了!”

    张子安赶紧摆手否认,“不不不,千万别误会,我没那么大本事!”

    “张大师太谦虚了!”李大爷从旁插言,“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李大娘明白了老伴想说的,替老伴说道:“好汉护三村”

    虽然被误会了,但张子安听得心里美滋滋的。我是好汉,我是英雄,英雄就应该配美女,那什么,美女在哪?

    李大爷经老伴一提醒,猛然想起了下半句,乐呵呵地接道:“好狗护三邻!”

    张子安:“……”马勒戈壁!

    他差点吐血!单身狗无人权?

    李大娘也很尴尬,说好的眼神交流呢,怎么这死老头子嘴巴一秃噜就把下半句也说出来了,这不是会引起张大师的不快么?

    她赶紧纠正道:“张大师你别误会,这地方是城市,不是村子!”

    张子安更吐血了,你否定前半句干什么呀?要否也要否定后半句啊!

    他的心好累,为了不让他们越描越黑,赶紧阻止他们继续说下去,“我明白二位的意思了,但是你们误会了,我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呵呵,子安大师自谦一下没有关系,只要那些坏蛋认为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就行了。”李大爷笑道。

    算了,根本解释不通。

    张子安无奈地放弃了继续解释的努力,再耽误下去就没时间了。

    “那什么,两位暂时不走吧?我去随便转转,如果有人来店里找我,二位请让他们等一下,或者打我电话也行。”

    李大爷连连点头,“不走,我们每天都在这儿卖到九点半……将近十点的样子,你就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们。”

    李大娘讪笑着拿出自己的老式智能手机,说道:“张大师,我们不知道你电话啊……”

    “哦,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张子安把自己电话告诉他们。

    李大娘恭敬地记下。

    “张大师,这些你拿着路上吃。”她老伴塞给他一小袋烧麦,又用一次性纸碗盛了一碗水饺,装在塑料袋里递给他,说什么也不要钱。

    张子安摸了摸兜,忘带钱包出来了,打算等晚上他们送烤串来时再一起结算。

    他挥了挥手,拎着烧麦和水饺离开了,李大娘夫妇一直目送着他走远。

    那块绿地明明就在店铺后面很近的地方,但想过去非得走过小半条街,然后在十字路口拐个弯,进入一条小巷,再反向走回大半条街的距离,你说蛋疼不蛋疼?所以说张子安觉得如果合适的话,就趁着装修给宠物店开个后门,这样就方便了。

    早上风冷,他怕手里的烧麦和水饺被风吹凉了,走得很快,几乎是小跑着,等走进小巷风势缓和下来,他才放慢了脚步。

    这条小巷不算太窄,起码是能过汽车的,但是不能停,一停就堵路了。小巷的住户大部分是老人。也有些年轻人为了便宜租住在这里,有上班族,有大学生情侣,毕竟这里离滨海大学不远。

    好在大学生情侣一般不会这么早起床,不然张子安要是碰见他们,肯定会噎得连早饭都吃不下去。与他擦肩而过的只有零星几个面容困乏的上班族年轻人就像以前的张子安一样。

    从自家的窗户下经过时,他停下,抬头看去。

    此时他的头顶就是主卧的窗户,从这个新奇的角度看起来感觉陌生得就像是别人家。

    他又左右看了看,在下面开个门的话似乎不会碍着谁。

    前面很近的地方就是绿地的入口。从小巷里看似乎只是特别小的一块街角绿地,实际上进去以后还是蛮大的。

    这块绿地的形状不太规则,几乎依着周围居民区的格局而建的,里面有几个零散的石凳石墩,看不出本来颜色的鹅卵石小径隐没在肆意生长的荒草中,奇形怪状的松柏槐杨若在夜间想必会显得异常诡谲。

    时至今日,已无法考证这块绿地当初是打算用来干什么的,八成是给附近的老人们当成溜弯场所的,可惜附近的居民区因为频频失窃而相继封闭了通向这里的侧门或后门,导致这里日渐冷清,最终落到今日的田地。

    张子安站在绿地的入口处看了看,这周围别说监控摄像头了,连路灯都还是最老式的白炽灯泡,不像城区其他地方已经换成太阳能的自动光感灯,令人怀疑这些老掉牙的灯泡晚上还能不能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