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三杯吐然诺
    

    

正文 第172章 三杯吐然诺



    

    


    


    


    


    此时秋意已深,虫豸趋于绝迹,夏天走进这块绿地的话肯定会蚊子咬上满脑袋疙瘩。

    张子安再次确认了一下绿地里没有其他人,就拿出手机,对准一条小径,把星海、菲娜和老茶释放出来。

    “好脏!”菲娜马上跳到旁边一个稍微干净点的石墩上,很嫌弃地打量着这片绿地。

    张子安看了看这地方确实挺脏,整天挑三捡四的菲娜会抱怨倒是正常,于是拿起道:“那你要不要暂时回到游戏里?”

    “不要!”菲娜瞪了他一眼,“本宫难得出来散心。”

    那你就别抱怨啦。”张子安无奈地叹了口气,心说这家伙真难伺候。

    “喵!”草丛里一下子蹿出好几只各色野猫,一看到菲娜立刻吓得夺路而逃。

    “捉迷藏!捉迷藏!”星海以为它们是在跟自己玩捉迷藏,飞快地扮演起“鬼”的角色,向野猫们追去。

    “星海,别跑远了啊!”张子安高声提醒。

    “喵呜!知道啦!”星海远远地回应。

    来到完全陌生的地方,老茶依然那么四平八稳,大有泰山崩于顶而色不变之势。它没有助跑,原地腾身而起,一只后腿点在墙壁上借力,半空中一个翻转,潇洒地落在了墙头,轻尘不起,水波不兴,斗笠下黄澄澄的眼眸四处张望。

    张子安也许会遗漏一些细节,而老茶不会犯这种错误。

    它在墙头上围着整块绿地快巡梭了一整圈儿,回到了出点。

    老茶对这个地点还算是满意,墙边几乎没有人类尿液的残留,这说明此地极少来人,即使来恐怕也只是憋不住来解决生理问题的。由于野猫众多,老鼠的尿液更是绝迹。

    它从墙头跃下,落在张子安面前。

    张子安心情忐忑地等着,他倒不是说特别迫切地想学上几招,而是担心如果老茶不满意这里的话,还要另寻他处。

    “子安,这地方不错,就选这里吧。”老茶说。

    “那就好。”张子安着实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注意到,老茶对他的称呼已经从“小友”变成“子安”,因为老茶从此以后不再以他的朋友自居,而是以他的师长自居。老茶口中的“子安”,与星海口中的“子安”,意义是不同的。

    他好奇地试探着问道:“茶老爷子,我是不是得交纳学费什么的?”

    昨天夜里,他闲着没事上网搜索了一下,叶问当年拜陈华顺为师学习咏春拳,竟然交了十二两黄金的学费!

    中国自古以来讲究“穷文富武”,得有钱才可以脱离生产专门学武术。学文是为了考取功名变得有钱,而学武的投入与回报不成比例。

    老茶显然是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如果它也要张子安交纳十二两黄金的学费,那张子安只能去抢劫龙凤珠宝店了……

    老茶微微笑了笑,说:“不必。”

    张子安不愿意让老茶因为自己而打破它的原则,执意说道:“没关系,茶老爷子,您不必客气……”

    老茶抬起一只猫爪挥了挥,说道:“你已经交过学费了。”

    张子安愣住了,我什么时候交过学费啊?

    老茶见他迷惑不解,笑道:“隐雾山上的茶楼里,你敬了老朽三杯茶。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张子安想起来了,当时他为了让老茶摘下头上的斗笠,从雾隐茶楼里买来死贵死贵的三杯茶敬给了老茶。他当时还有些肉痛,今天这么一说简直是大赚特赚!三杯茶再贵也比不上十二两黄金啊!这年头,你拿出十二两黄金来就能学到真功夫?醒醒,别做梦了!

    菲娜不屑地偏过头,“茶又苦又涩,有什么好喝的。”

    老茶似意有所指地说道:“苦尽方能甘来。”

    张子安一听不用付出高昂的学费了,立刻心痒难耐,也不管老茶那隐藏深意的谒语了,赶紧问道:“茶老爷子,我是不是要拜您为师啊?”

    老茶摇头:“不必。说到底,老朽的一身功夫本来就是偷师来的,算不上咏春的正统传人,没有为师的资格,所以也不用拘泥于那些俗礼。”

    张子安心里暗想,茶老爷子又在谦虚了。

    导航精灵可是说得明明白白,老茶是中华两千年武侠精神的集大成者。就算它不是咏春的正统传人又能如何?人家是武侠精神的正统传人啊!哪个份量更重,一眼便知。

    他越来越敬佩老茶了。这么有本事的人……不对,这么有本事的猫,脾气却偏偏如此谦和,同时又拥有开明的思想,勇于接受新鲜事物,不被传统文化的缺点所禁锢,简直太完美了好吗!当然,最好别激怒它,否则仁义猫又要再次化身为侠猫了,就跟级赛亚人变身似的……

    老茶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你吃完东西咱们马上就开始。”

    张子安这才想起来手里还拎着吃的,赶紧抓起烧麦和水饺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含糊地问道:“茶老爷子……我嘛时候能练成天下第一啊?”

    他只是闲得蛋疼开个小玩笑,也不认为自己有那本事。

    老茶不懂这个梗,它认真地沉吟片刻,回答道:“勤学苦练的话,二十年后,当可天下无敌。”

    张子安差点噎着!二十年?我没听错吧?

    二十年练成天下第一还有什么用?这二十年我怎么装逼打脸泡妹子啊?

    不过有个盼头总是好的。

    他胡乱将烧麦和水饺吃完,随意抹了抹嘴,“茶老爷子,我准备好了……对了,要不要我先去找个木人桩?感觉打木人桩很帅气啊!”

    老茶也是相当无语,说道:“五年后你再考虑木人桩的问题吧。”

    它说到这里,心头有些黯然。因为它突然想到,不知道自己的寿命还能不能撑到五年……虽然这个时代并不如它之前想象的那般光明,但终归是有希望的,它好想跟着大家一起,再多看几眼这个世界!

    “茶老爷子?”张子安觉察到老茶有些失神,担心地出声询问。

    老茶用豁达与爽朗驱散了心中的不舍,胡子翘起笑道:“老朽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子安,所谓武术,并不是用来好勇斗狠,也不是为了争那天下第一的虚名。往小处说,学武可以修身养性;往大处说,学武可以济弱扶贫。”

    张子安肃然起敬,认真地听着。

    “咏春源于少林武学,但不拘泥于少林武学,更不会学习僧人们的避世隐居吃斋念佛之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方是侠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