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全身而退
    

    

正文 第190章 全身而退



    

    


    


    


    


    学校教室里的摇头扇普遍风力偏大,这是为了覆盖到更广阔的范围。张子安为了敲山震鸟,还特意连拉三下,直接把风力调到了最高档。

    不过现在可是秋天了,吹电风扇的滋味不太好受。

    “冷死啦!”

    “神经病!开什么电扇啊!”

    后排的学生们立刻抱怨连连,凡是衣服上带兜帽的全都把帽子扣上了,并且把衣服拉链一直拉到脖子位置,将手缩进袖口里。他们好不容易对张子安有些好感,这下全都改观了。

    张子安不管那些,他只看到贱鸟精灵果然如他所料的那样被迫飞起来,离开了电风扇。

    “雅蠛蝶!雅蠛蝶!”贱鸟尖叫着垂死挣扎。

    靠!你这魂淡敢换个叫声不!尼玛这声音听着还有点耳熟,是哪位扶桑女艺人来着?

    张子安决定暂时先忽略这个问题,对准它按下屏幕上的“捕捉”按钮。

    咔嚓!

    贱鸟精灵从教室里消失了。

    :捕获!解语鸟!

    张子安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看你丫的下次还敢耍我不!

    他抬头一看,立刻僵住了。

    全教室的学生都在对他行注目礼,眼神中透着怪异特别是那些男生!

    我勒个去!他猛然回过味儿来!

    他们不会以为刚才那两声尖叫是他叫出来的吧?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啊!

    学生们开始窃窃私语。

    “这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也许不男不女,半男半女吧……”

    “不过刚才那两声……还真是回味无穷啊……”

    “我硬了……”

    听到这些令人细思极恐的议论声,张子安出了一身的冷汗,这玩笑开不得啊!

    就在这时,咣当一声,阶梯教室的门被推开,两位穿着校园警卫服的保安人员进来了。

    由于除了讲台上的陈老师之外,只有张子安一个人站着,两位保安一进门,怀疑的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

    “就是这个人。”陈老师遥指张子安,确认道。

    张子安心中叫苦,真踏马倒霉!这学校保安的反应速度也太快了点儿……

    “这位先生,请跟我们出来,不要打扰课堂秩序。”保安拿不准他是学生还是社会人士,还算是有礼貌地说道。

    本来就算他们不请,张子安也打算走了,然而他可不想去警卫室喝茶,只得磨磨叽叽地拖延时间,苦思脱身之策。

    保安们互相一使眼色,两人一左一右,便要把张子安强行架出去。

    老茶胡须动了动,看着张子安,心中拿不准到底应不应该现身出来。

    “等一下!”

    又有一个人走进了阶梯教室。

    张子安听着这声音略耳熟,抬眼一看,居然是刚才遇到的卫康老师!

    两位保安都认识卫康,虽然不清楚他具体是教什么的。他们不敢得罪,立刻停下了动作。

    “卫教授,您这是……”其中一位保安疑惑地问道。

    讲台上的陈老师也走过来了,面色不善地质问:“卫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卫康扶了扶黑框眼镜,呵呵一笑说道:“误会!这是一场误会!这位”他指着张子安,“是外地的学生,想来考我的研究生。刚才我不在办公室,就让他在外面等一会儿,谁想到他跑到你这儿来等了……真是对不起!”

    两位保安已经识趣地退在了一旁,苦练闭口禅。神仙打架,他们凡人惹不起。

    “但他扰乱课堂秩序是事实。”陈老师不依不饶。

    “哦?”卫康看了一眼张子安,询问道:“他怎么扰乱课堂秩序了?”

    “这……”陈老师顿时张口结舌。

    张子安只“说”过三句话,第一句是正常提问,没毛病;第二句是说老师你讲课太无聊;第三句是“雅蠛蝶”……这让陈老师怎么复述?

    附近的学生们小声窃笑。陈老师回头瞪过去,学生们立刻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

    卫康看出了陈老师的窘迫,给了他个台阶下,“这样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估计只是一场误会……那个……”卫康看向张子安,示意他给陈老师道个歉。

    虽说这场课堂风波并非张子安引起的,但他也有脱不开的责任,耽误了人家上课,闹出了一场乱子,道个歉也不算什么,又不是要赔钱……

    “对不起,这位老师,我不是故意捣乱的。”他低头并简单地致歉,没有其他多余的解释,因为不可能解释得清,还不如不解释。

    陈老师面色稍霁,不过依然心存芥蒂,这么不痛不痒的几句道歉很难令他满意。

    “陈老师面子上,算了。”卫康和声说道,“难得有个愿意考我研究生的人,陈老师你不会想把他赶跑吧?”

    卫康的这句话软中带硬,令陈老师有些退缩了。卫康是副教授,而他只是讲师,虽说不是一个学院的,但毕竟地位有差距,若是不卖这个面子,将来评职称或者其他事情时,卫康未必不会借机拖后腿……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大学里亦如是。

    陈老师想了想,卫康好几年没招到研究生的事他是有所耳闻的,因为卫教授整天跑野外,条件太艰苦。若说有个不明真相的外地学生来考卫教授的研究生,也是可能的。

    最后,他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妥协。

    “既然你是卫教授看中的学生,那今天就算了。以后可不能再干这种事了,听见没有?”他端起老师的威严,以居高临下的口吻说道。

    张子安心中好笑,口里含糊地回答:“是,我知道了。”

    两位保安也是松了一口气,事情能圆满解决,他们比谁都高兴。

    “卫教授,陈老师,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两位保安告辞离开。

    卫康示意张子安,“咱们也走吧,去我办公室里,让我了解一下你的专业知识水平。”

    张子安默不作声地跟着他离开。

    等关上阶梯教室的门,他立刻说道:“卫老师,您出手帮忙我很感激,但如果您想挟恩图报……那您还是再把保安叫上来吧。”

    卫康摆摆手,叹了口气说道:“你走吧。我只是出来上厕所,听到这间教室吵吵闹闹的,过来看一看,举手之劳而已,也不会挟恩图报什么的。”

    张子安一听,自己倒显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只不过菲娜的秘密太重要,《宠物猎人》的秘密也太重要,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分享给别人知晓。

    “好,那就谢谢您了。如果以后有其他事需要我帮忙,可以去奇缘宠物店找我。”他的语气着重强调“其他的事”。

    说完,他就很干脆地转身离开了。

    老茶跟在他的身后,一人一猫走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