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失窃的名表
    滨海市的商业区,高楼大厦林立,其中有好几座高档写字楼。能在这些高档写字楼里办公的都是一些在本市小有名气的公司,以及全国性大公司驻滨海市的分公司。

    事情就发生在不久之前……不对,这么说不太确切,应该说第一起报案出现在不久之前,事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除了幕后主使者以外谁都不清楚。

    有一天,110报警中心收到一起报案,很寻常的报案,内容是失窃。这种小案件每天都发生无数起,一般由民警登记了事,能不能找到就听天由命了——大部分是找不到的,除非正好破获了一个偷窃团伙,从赃物里找到失窃物品,这种情况下才可能物归原主。只有失窃物品的价值大到一定程度才会惊动盛科他们的刑侦支队。

    这次失窃物品的价值并不算特别高,是一块进口名表失窃,同样由辖区民警前去解决。盛科当时对这件事是一无所知的。

    失窃地点是远华大厦——商业区边缘的一幢写字楼。民警过去之后,询问了失主并做了笔录。

    失主叫刘淼,男性,现年37岁,是本地一家公司的中层主管,年收入大约15万。他报警说他的一块进口泰格豪雅镶钻女士腕表于公司内失窃,怀疑是同事所为。

    这块手表是他请海外的朋友代购所得,全新,价值约合人民币30000余元,可以提供详细的购买凭证。由于是代购,为了顺利通过海关而不被征税,手表的包装盒已经拆开,他朋友是戴着表入关的。经过事后警方调查,由于奢侈品的进口关税高达60%,此表在国内正规表行里的售价一般不低于50000元。

    朋友把表带到公司交给他,告诉他包装盒过几天就邮过来。刘淼相信这位朋友,而且在买表之前他也做了很多功课,包括如何分辨正品之类的。验收无误之后,他非常高兴,向朋友致谢。这块表他是准备晚上拿回家悄悄藏起来,等过几天包装盒邮来之后,再送给老婆当生日礼物。

    朋友告辞之后,好几位同事听说他买了块名表,轮流过来观摩并祝贺,女同事们也很羡慕他老婆有个如此关心她的老公。由于没有包装盒,他就把表摆在办公桌上,大大方方地任由同事们赏玩。

    同事们都很识趣,顶多是拿起来正反面看看,随后便放下,谁也没有不要脸地把表戴在手腕上。在这个过程中,刘淼一直都在旁边,他当时很信任这些同事,并不担心会失窃,只担心有人没拿稳掉在地上,因此眼睛一直盯着这块表,时刻准备扑救。

    几位要好的同事看完之后,笑着向他保证不会向刘淼的老婆提前透露口风,随后就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不然老板就要发火了。

    至此,这块手表仍然安然无恙地躺在他的办公桌上。

    作为本地公司的中层主管,刘淼虽然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但起码是有张**办公桌的,就在公共办公区的边缘,靠墙的位置,不时有手下过来向他汇报工作或者请他过目文件报表,很是繁忙。

    其他部门的同事过来串门时,听说他买了块名表准备送老婆,都过来看个新鲜。这么一来二去,刘淼觉得挺麻烦,就把收回抽屉里的泰格豪雅重新放到了桌面上——其实他的心里多少有些炫耀的意味。

    刘淼所在的部门人事关系很和谐,人员流动性不高,最近没有招收新员工,也没听说哪位老员工打算跳槽的消息。刘淼为这间公司工作了好几年,虽然经常有人因为找不到钱包或手机而惊慌失措,但很快都证明那纯粹是自己随手乱放所致,跟别人毫无干系,从未发生过失窃事件。大家都是要面子的白领阶层,不会有人为了几千块钱的东西而管不住手。

    快中午的时候,工作群里一位其他部门的熟人给刘淼发来消息。这位熟人说想过来看看,如果不错的话也想买一块类似的表,他之前对能不能顺利通过海关不放心,如果能行的话,也请刘淼的朋友帮忙带一块,愿意付一定的佣金。

    刘淼很理解这种想法,事实上他之前也是很担心的。他相信他的朋友,但终归心里没底儿,万一被海关查到,就要课以重税,那就有些不值了。现在证明了朋友很靠谱,朋友的渠道也很靠谱,其他人心动也是很正常的。至于佣金的问题,刘淼跟朋友的关系铁,请吃顿饭就行了,但如果别人也要求帮带的话,肯定是要付一定的好处费的,否则谁愿意冒这个险?

    于是他就回信说:可以,过来看看吧。

    对方又立刻回复:马上到。

    刘淼觉得有些尿意,从座位上站起来打算去厕所。他在这时犹豫了半秒钟,要不要把表先收回抽屉?他随即一想没必要,厕所离他这个部门很近,他只去撒尿,又不是去大号,很快就回来了,而且熟人马上就到,折腾来折腾去的多麻烦。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对同事们很信任,他的办公桌又是**的,如果有谁过来想偷表,立刻就会被别人看见。

    想到这里,他就把表留在了桌面上,匆匆跑了趟厕所。

    上厕所的时间,从楼道监控摄像头的录像来计算,从他离开办公室到返回,总共不过三四分钟。然而就是这么三四分钟,出事了。

    刘淼回到办公室,发现熟人已经来了,正等在他的办公桌旁边。

    熟人的名字是绍宇,是跟刘淼差不多时间进公司的,爱好也相同——喝啤酒看足球,在刚过去的那届世界杯里两人还一起泡酒吧通宵看球来着。不同的是绍宇没结婚,相对来说更自由一些,无论是出去踢球还是跟狐朋狗友看球都不需要得到老婆批准。

    绍宇一见他回来,立刻问道:“都在传你买了块好表,什么样的啊?让我来开开眼。”

    刘淼呵呵一笑,指着桌面说:“那不是么……”

    本来摆在桌面上的表不翼而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