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监控录像
    发现摆在桌面上的那块泰格豪雅不见了之后,刘淼的第一反应其实不是丢了,而是绍宇在跟他开玩笑,于是笑道:“你子,都多大的人还玩这个……赶紧看,看完了一块儿去吃午饭!”

    绍宇一脸懵逼,“看什么?”

    “表啊!”

    “表在哪?”

    刘淼笑着指点他,“你还跟我装糊涂……我不是就把表放在桌子上了,你子看就看吧,还藏起来想吓唬我?”

    绍宇侧头看了看桌面,更懵逼了,“哪有?我根本还没看到啊!”

    刘淼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意识到可能不对劲儿,马上扑到办公桌旁边,瞪大眼睛仔细看了看,还抬起键盘,看是不是压在了键盘下面,又掀起叠放好的件,看是不是夹在了件中间……

    他又把四个抽屉全都拽出来,摆在桌面上。

    其中两个抽屉里放的都是件和纸质资料,很轻易地就找完了。另外一个抽屉里是杂物,裁纸刀、订书器、签字笔、男士护手霜、围巾之类的。最后一个抽屉里……是他与老婆的合影相框,以及代购表的朋友连同表一起送来的购买收据,没放其他的。胡乱寻找了一通,结果当然什么也没找到。

    刘淼脸上的血色已经褪尽,拉住绍宇道:“兄弟,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啊!如果是你藏起来了,跟哥一声,哥经不起吓!”

    绍宇也急了,“我真没藏起来啊!我自从刚才来了之后,根本就没见你这桌子上放着表!”

    刘淼出了满脑门子汗,心慌得呯呯直跳。这块表是他买来讨好老婆的,事先没跟老婆提过,如果就这么丢了,老婆知道以后肯定会大发脾气!隐瞒是不可能的,这么一笔不的钱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个水花儿都没溅起来,老婆迟早会发现的。

    “兄弟,你真没开玩笑?”

    “真没!我傻叉啊敢开这种玩笑!”

    他们两人闹出的动静越来越大,其他员工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时不时向这边看过来。马上就到午饭时间了,人们饿着肚子本来就无心工作,再加上好奇和八卦的天性,想不注意都难。几乎整个部门的人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连午饭都不去吃了,聚成一个圈子,距离办公桌两米左右围观,不时地声窃窃私语。

    绍宇的神情间有掩饰不住的烦躁——想来也是,随便过来串个门,却不心卷进了这档子破事里。眼下刘淼显然已经认为是他把表藏起来的。

    有位热心朋友道:“你们先找,我去跑一趟写字楼的监控室,去找保安调监控录像。”完,他就急匆匆跑掉了。

    办公室的大事情总是传播得很快,只过了几分钟,其他部门的人也过来围观了,现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有些心怀嫉妒的人还声,让你臭美,买了块三万块钱的表就这么得瑟,要是十万块钱的表是不是就上天了?

    过了一会儿,热心朋友回来了。

    “怎么样?看见偷没有?”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那人喘了口气,面露难色,道:“可惜……”他抬手指了指办公室天花板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位置没对准,只照到了这张办公桌的一半——靠近门的那一半。现在能肯定的是,在那几分钟里,没有其他人进过这间办公室。”

    刘淼这张办公桌是因为公司规模扩大而额外后加的,天花板角落里的摄像头对准的是办公室的中央区域,在这个位置上有个盲区。很可惜,正是由于这个平时无关痛痒的盲区,让今天这件事变得复杂了。

    绍宇知道今天这事必须要洗清自己的嫌疑,否则以后名声就臭了,他默默拿起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很快来到现场,第一件事就是调取监控。

    讲到这里,盛队长的声音有些哑,他清了清嗓子,张子安打肿脸充胖子,给他拿了一瓶依云矿泉水,心疼了好几分钟。这也是趁菲娜不在,要是它在的话,估计要悲剧了。

    “哟,依云水,张先生这里的生意看来不错啊。”盛队长没有推辞,接过来拧开瓶盖,一口气喝下半瓶。

    “接下来怎么样了?”张子安起初不感兴趣,不过现在被吊起了胃口,毕竟听故事就想听到结局。就像是过去茶馆里的书人讲到一半不讲了,茶客们就要打赏请书人继续讲下去——他的这瓶矿泉水就是类似的作用。

    盛队长抹了抹嘴边的水珠,道:“我们的民警调了监控,确实如之前所,那张办公桌只拍到一半,而且确实没有外人走进办公室,不过……”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调出一段视频,“还是请张先生眼见为实吧。”

    张子安接过手机,仔细观看视频。

    这是一座大型办公室,至少有二三十张办公桌。远华大厦是几年前建起来的写字楼,监控摄像头的像素并不太高,拍摄区域又大,导致细节之处看起来稍微有些模糊。

    “画面右方边缘那半张桌子,就是刘淼的办公桌。”盛队长提醒道。

    右上角代表时间的数字一分一秒地跳动着。

    “不要看那张桌子,看左侧的门口那里。”盛队长再次提醒。

    张子安的视线集中到画面左侧,那里被监控完整地拍摄到了。

    “正要出去上厕所的那个人就是刘淼。”

    视频里,一个男人脚步急促地离开办公室。

    “注意了。”

    盛队长没在看视频,却能准确在各个时间节点出声提醒,这证明他已经把这段视频翻来覆去地看过好多次了。

    卧槽?

    一只猫从门口探头探脑地溜了进来。

    门口是距离摄像头最远的位置,加上画面模糊,看不太清楚,只能隐约分辨出这是一只猫,白色的,脸上和尾巴上有几大块黑斑,应该是土猫。

    这只猫进来之后,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立刻溜到最边上的一排转椅后面,从茫然无知的员工们身后快速通过,消失在右侧的画面死角里。

    “暂停。”盛队长。

    张子安下意识地点击屏幕,暂停了视频。

    “注意那张办公桌。”

    张子安凝视静止的这一帧画面,仔细打量那张办公桌,终于发现在办公桌上方的20厘米左右,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尾巴尖——这意味着那只土猫已经跳到了桌面上。

    它在干什么?虽心里早有预感,但张子安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有人会训练猫来偷窃啊?听跟亲眼目睹完全是两回事!

    盛队长摸了摸兜想抽烟,又想到张子安这店里不能抽烟,只得遗憾地道:“若仅仅只是训练猫用来偷窃也就罢了,我是怕……”

    张子安秒懂。·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