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花好月圆
    中秋节?

    张子安先是一怔,随即心中一紧,眼泪差点掉下。

    中秋节其实早已过去一个月,那时茶老爷子还没来,张子安在充实而忙碌生活中忘了这回事,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中秋节早已过去了。

    而且他跟谁来过中秋节呢?父母已经去世,其他的远亲又在外地,所以也就算了,他并未觉得遗憾,毕竟仅仅只是一个节日罢了。

    “中秋节?”星海歪着脑袋问。

    “呵呵,中秋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代表着丰收与团圆,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中秋的习俗是赏月、吃月饼,今日虽不是中秋,但高悬天空的一轮圆月却并无不同。吾辈落拓江湖,自是不必拘泥于那些小节——想来此后风凛霜重,易感风寒,不再是赏月的好时机,因此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当作中秋节来庆祝一下。”老茶笑道。

    张子安低下头,等再抬起时已恢复了笑容,附和道:“难得茶老爷子有兴致,星海和菲娜从没体验过中秋节吧?今天大家就好好庆祝一下!按理说,中秋应该赏月、赏桂。茶老爷子,我去给您买点儿桂花茶。”

    老茶喜笑颜开,“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稍等一下,我去去就回。”张子安匆匆离去。

    老茶含笑地注视着他的背影,不知道自己还能陪着他过几次中秋节。

    “中秋节是什么东西?不要总说一些本宫听不懂的鬼话!”菲娜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不由地发起了脾气。

    “陛下息怒。一言以蔽之,中秋节就是阖家团圆的日子。”老茶说道,“即使远在千里之外的游子,也会在这天赶回家中,以叙天伦,以慰思念。”

    菲娜想了想,“但是张子安的家人已经去世了。”

    “没错,但吾等不也是如此么?”老茶的目光里透着怀念,怅然说道,“叹息老来交旧尽,睡来谁共午瓯茶。老朽的家人、战友尽皆亡故,只剩老朽孑然一身苟活于世。”

    它想起那个人,那个每日勤学苦练的少年,它蹲在墙头上默默地看着他,看着他长大,看着他成为一代宗师,却最终与它走上不同道路的人。

    菲娜微微失神,它的思绪穿越千年,脑海里再次浮现那个令它魂牵梦绕的身影,那个为了伟大与荣耀而将它抛弃的身影。她的嘴唇一张一合,仿佛在说:“菲娜,等我回来,那时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

    是的,它们都失去了曾经最重要的人,它们都曾认为与那个人永远不会分开,那是堪比家人、堪比血脉的存在。

    “找到新的家人,不就可以了吗?”星海突然说道。因为它的心思很单纯,往往能越过杂念的干扰,直抵问题的本质。

    菲娜从回忆中醒过来,呆呆地望着星海,“不,她对我来说,是无可替代的……”

    “无法替代,也不用替代。”老茶微笑,“谁说一定要替代?家人并非恋人,又不是只有一个。”

    菲娜低头沉思,她与他的身影在脑海里交相重叠,有时候化为了一个,有时候又走向两个极端。它一时无法理解,不过它有的是时间去思考。

    过了一会儿,张子安回来了,左手拎着一包茶叶,右手捧着一束桂花。

    “跑了两家花店,终于有一家卖桂花的。咱们这里没有桂花树,就只好拿这个凑合了。”他说着,突然发现店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

    “怎么了?”他纳闷地问道。这才出去多一会儿,怎么感觉店里的气氛就变了?

    “没什么,我们在讨论新伙伴是否容易相处。”老茶温和地说。

    张子安信以为真,扬了扬手里的桂花,“我去找个花瓶插上,再沏上一壶桂花茶,咱们去屋顶上赏月。”

    储藏室的天花板上有个通向屋顶的小门,架上梯子,打开锁,一轮清冷的圆月将皎洁的光华洒进屋内。

    他拎着水壶走上屋顶,肩头上搭着一条毛巾。

    屋顶上没有多少杂物,正中央的位置上有一桌四椅,这是以前父母搬上来的,他们一家人经常在夏秋之夜上来纳凉。桌面上摆着一个铁质小托盘,托盘里有一坨黑糊糊的东西,那是点剩下的蚊香,被雨水泡烂后的形状。

    在他去外地上大学并工作之后,父母仍然保留了纳凉的习惯,一般会在中秋之后把桌椅收起来,然而……

    张子安把水壶放在地上,抽下肩头的毛巾擦拭干净桌面和椅面。白毛巾很快染成了黑色。他从水壶里倒水,把毛巾上的脏物冲掉,又擦了一遍、两遍,直到擦干净为止。

    他站起来呼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

    月朗星稀,即使屋顶上没有灯,能见度也非常好。

    张子安走到屋顶边缘,临街的那一侧,看到马路对面的烤串摊还在营业,李大爷和李大娘殷勤地招呼着客人,将一串串热乎乎的烤串打包,给客人带走。以前这两位夫妻档的脸上也有笑容,但此时的笑容明显是不同的,那是带着安心、充满希望与憧憬的笑容。

    他逆时针而行,来到屋顶的另一侧。孙晓梦的宠物诊所还亮着灯,听说每天晚上才是她工作的高峰期,各种挂急诊的,算起来她一天要工作将近12个小时。宠物店里的部分宠物已经转移到她的诊所病房里去了,他把王乾和李坤派过去每天负责清理和打扫。

    继续逆时针而行,他看到那片绿地,在月光下像是洒上了一层银粉。绿地里那寥寥数盏路灯有一大半不亮,能亮的几盏灯光也非常昏暗,令绿地深处显得有些阴森诡谲,隐隐还能听到野猫撕闹的声音。

    来到最后一侧,遥望中华路南口的十字路口,如过江之鲫的私家车排成两行等待红灯。一辆闪烁着蓝灯的救护车疾驰而来,不停地按着喇叭。私家车自觉地为其让开道路,让救护车可以在第一时间优先通过。

    他走回小门那里,对着下面喊道:“可以上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