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解语鸟
    最先上来的是星海。它的目光立刻被满天星月所吸引,“喵呜!喵呜!好多星星!”

    实际上由于月大如盘,星光比平时更加黯淡,但星海还是第一次以无遮掩的角度全方位地看到星空,惊奇地在屋顶上乱蹿,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害得张子安担心地提醒道:“星海,别太靠近边缘,小心掉下去。”

    屋顶的四周没有栏杆,只是用砖垒高了一圈儿,以前他父母带他来屋顶纳凉时,也总是不让他乱跑,怕他失足掉下去。

    菲娜第二个上来,随意扫视了一眼,“好简陋!”

    “这么简陋真是对不起你了!”张子安就知道它会这么说。

    “好多星星!”星海激动地叫道。

    菲娜抬头看了看星空,兴趣缺缺地说:“有什么可激动的?根本看不到几颗星星嘛!当年本宫的观星台上,能看到的星星数十倍于此!”

    星海惊叹道:“那么多?”

    “当然!”菲娜挺起胸膛,像只骄傲的孔雀,“仰望夜空,天上闪亮的星星与地上闪亮的财宝交相辉映,哪是这么寒酸的地方可比!”

    “喵呜!星海也想看……”星海大为羡慕,眼巴巴地看着张子安。

    张子安干咳一声,“这个嘛……其实……在这个时代,能看到那么星星的地方已经很少了,因为地面上的灯光污染太严重,空气污染也太严重,除非去远离人烟的荒野,否则不太可能看到古代那么多星星了。”

    “老朽倒是喜欢这种充满人间气息的所在。”老茶最后一个走上屋顶,“风餐露宿,远不如想象起来那般美好。”

    张子安同意,卫康教授三年没有招到研究生就是个例子。人们虽然向往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那是以久住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为前提,若是长期居住在野外,反而会向往人间的温暖。人毕竟是一种群居的社会性动物。

    “稍等一下,我去拿桂花茶。”他离开屋顶,取回四人份的茶具和保温瓶,保温瓶里装满了刚烧开的水。

    星海是不用吃喝的,但还是乖乖地蹿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菲娜对茶水没什么兴致,张子安本担心它会不会干脆拒绝,然而它虽然满脸不痛快,却仍然懒洋洋地跃上了左侧的椅子。老茶情绪高昂,乐呵呵地跳到了右侧的椅子上。

    张子安摆放好茶杯,将保温瓶的盖子打开,等水稍凉,便将热水注入茶壶——与老茶的相处,让他知道不能用100度的开水直接沏茶,会破坏茶的韵味。在朦胧的热气里,金色的桂花茶于水流的漩涡间翻腾,馥郁芬芳扑鼻而来。

    “倒是挺香的。”菲娜吸了吸鼻子。

    “越是天冷,热茶喝起来越是惬意。”老茶笑道,“桂花茶虽算不上名茶,但胜在应景应时……唔,说是应时有些不对,那就应景吧。”

    等待茶水降温的时候,张子安又下楼取回插着一大束桂花的花瓶,端端正正地摆在桌子中央,暗香袭人。

    “这种花,本宫从未见过。”菲娜盯着桂花。

    金色的猫赏着金色的花,这场景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感,如果有丹青圣手在此,一定会当场将其入画。

    金色的桂花与金色的菲娜实在是很相配。

    “桂花茶就是用这种花与茶叶窨制而成。”老茶解释道。

    张子安拎起茶壶,为它们面前的茶杯注入茶水,“请用。”最后给自己的茶杯里也倒满。

    星海低下头,专注地凝视地茶水上倒映的星空,然后又抬起头,注视着真实的星空,仿佛在确认哪边是真实,哪边是虚幻。

    菲娜小心地低头注视着金黄色的茶水,它不是在像星海一样观察星空,而是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的容貌,盯着自己额头上的圣甲虫纹路——在离别的那天,她的手指曾于这里轻轻摩挲,像是要刻印进她的心里一样。它仍然记得那双手,仍然记得那双手的纤细和温暖,但是不论它是否承认,它半夜惊醒的次数越来越少,那个重复了无数遍的噩梦,似乎正在离它远去。

    老茶啜饮热茶咽下,在凉意沁人的夜风中呼出一口悠长的白气。匹练般的白气凝而不散,竟然持续了大约两秒的时间。如果张乾和李坤见到此等场景,一定会惊呼“吐气如箭”!

    相较于白天,老茶更喜欢夜晚。很多白天道貌岸然者,一到夜晚就会原形毕露。月黑风高夜,行侠仗义时。不过,目前这个时代虽然仍算不上“大同之世”,却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更加安定美好,已经不需要它秉夜奔波,在别人家的屋顶房檐上飞檐走壁,只要安心地留在自家的屋顶上品茶赏月即可。它看向张子安。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时代了。

    张子安喝起茶来依然如同鲸吞牛饮,他一口喝掉自己杯中的桂花茶,有些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好吧,咱们欢迎一下新同学吧。不过我先说好,这只鸟……有些嘴贱。”

    星海和菲娜都听得有些迷惑不解,只有老茶亲眼目睹了这只解语鸟在课堂上闹出的大乱子,不禁暗暗苦笑。

    他启动《宠物猎人》游戏,点击虚拟宠物栏里目前唯一的一只精灵。那只灰白色的大号鹦鹉,即使隔着屏幕也在贼头贼脑地向外窥探。

    :宠物属性

    :解语鸟

    :精英级

    :世间未闻鸟解语,皆因不解其中意

    :未解锁

    :未解锁

    张子安心中默念了一遍,世间未闻鸟解语,皆因不解其中意?这和它出现在中文系的课堂上是否有关系呢?

    他对准屋顶上的一块空地,点击“释放”。

    “嘎!”

    灰鹦鹉突然出现在空中,它仿佛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像一只死鸟般往下坠落,幸亏它在落地前反应了过来,拼命扑腾了几下翅膀,才算飞起来。

    “肿么回事?哪个孙子把本大爷弄到这里来的?想干什么?劫财?劫色?”这只解语鸟刚避免了头破血流的厄运,就在空中聒噪个不停。

    张子安:“……”

    解语鸟大幅拍打翅膀,想要飞走,然而在距离屋顶三米左右却仿佛有一面空气墙,只要飞到那里就会被挡下来。

    “嘎!怎么飞不起来?是绑架吗?总有刁民想害朕!”

    :解语鸟好感度不足,无法离开家。

    张子安对它说道:“我劝你还是别费劲了,老老实实滚下来。”

    解语鸟尝试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最好,它好像累了,暂时停止了逃跑的念头,盯着张子安看了几眼,又转动着小黑眼珠看向星海、菲娜和老茶,眼神中瞬间泛起嘲笑的意味。

    “嘎!原来是一个蠢货和三只蠢猫……”

    说时迟,那时快!猫字的声音尚未落地,只见一道金色的流光冲天而起,划出新月般的轨迹直击解语鸟!

    菲娜暴怒!普天之下,谁敢侮辱它?

    张子安大惊!

    老茶同样大惊!

    先不说老茶正在悠闲地品茶,根本没有防备菲娜暴然出击,就算它事先防范了,恐怕也挡不住菲娜这一击。老茶虽然对技击之术造诣高深,但这种直线扑击最重要的还是自身的灵敏与速度,而在这方面菲娜有着先天的优势。

    解语鸟吓得屁滚尿流——是真正的屁滚尿流,黄白色的鸟屎都吓出来了。

    菲娜这一击是势在必得,而且下了死手,绝没有任何错失目标的可能,被它的利爪按住,不死也要受重伤!

    解语鸟一声悲鸣,整个身体被重重按在屋顶的地板上,空中落下几根染血的银灰色鸟羽。

    ……

    张子安喝起茶来依然如同鲸吞牛饮,他一口喝掉自己杯中的桂花茶,有些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好吧,咱们欢迎一下新同学吧。不过我先说好,这只鸟……有些嘴贱。”

    星海将目光从星空中收回,突然说道:“子安!”

    张子安正想解锁屏幕,闻言停下来,“怎么了,星海?”

    星海想了想,说:“星海觉得,新伙伴很笨,不太会玩捉迷藏,总是被抓住。”

    张子安听得有些糊涂,“我没明白。”

    “星海觉得,暂时这样就好。”星海盯着他的手机,认真地说。

    张子安觉得无所谓,早一会儿放出来还是晚一会儿放出来,其实没什么差别吧?于是他收起手机,笑道:“好,等咱们喝完茶,再把它放出来。”

    老茶若有所思地沉吟着。

    等菲娜和老茶饮完杯中之茶,张子安提起茶壶想给它们重新斟满,菲娜却跃下了椅子,嘟囔道:“本宫先回宫了,还是宫中暖和。”

    张子安知道它又想回公主床上打盹了,就只给老茶斟满茶杯,说道:“那你先回去吧,我们喝完这壶茶就回。”

    菲娜哼哼了两声算是回答,甩着尾巴离开了天台。

    张子安又给自己斟满茶,端起茶杯正要喝,星海说道:“子安,星海想见见新伙伴。”

    他一怔,更是有些糊涂了。为什么星海又改主意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