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起个洋名
    张子安听得不明所以,倒是老茶开口说道:“星海适才阻止,可是因为这位会与菲娜陛下起冲突?”

    星海点点头,“它不会玩捉迷藏。”

    “怪不得。”老茶心中了然。它与菲娜相处的这些时日,已经了解菲娜的脾气秉性,那只嘴贱的解语鸟很可能会惹到它惹不起的对象。

    张子安仍然不明所以,但看老茶没有异议,还是掏出手机并启动《宠物猎人》游戏。

    :欢迎回家!声名鹊起的冒险者!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更精彩的冒险历程就在前方。

    虚拟精灵栏被那只灰白色的解语鸟所占据。

    :宠物属性

    :解语鸟

    :精英级

    :世间未闻鸟解语,皆因不解其中意

    :未解锁

    :未解锁

    他对准一块空地,点击“释放”。

    “嘎!”这只鸟差点一个倒栽葱摔到地上。

    “肿么回事?哪个孙子把本大爷弄到这里来的?想干什么?劫财?劫色?”

    它在空中奋力挣扎扑腾了几下,发现自己无法逃离,目光就落在张子安身上,又转动乌溜溜的黑眼珠看了看星海与老茶。

    “嘎!原来是一个蠢货和两只蠢猫!”

    老茶是何等涵养,克己让人,不会跟它做口舌之争,只是品茗笑而不语,心中明白了刚才星海看到了何种未来——若然菲娜在场,这只嘴贱的解语鸟免不了血溅七步。

    星海也没有生气,好奇地歪着头注视着它。

    张子安可不能忍,指着它说道:“你丫说谁是蠢货和蠢猫啊?”

    “本大爷面前,你们全是蠢货!”

    解语鸟绕着屋顶盘旋了一圈儿,发现非但不能往上飞,东西南北都仿佛有一堵无形的空气墙阻止它离开。

    张子安看着它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飞,心中觉得好笑,“别费劲儿,你跑不掉的。”

    “可恶!这是什么巫术!你这一脸白痴相的笨蛋,不要在那里笑了!”

    解语鸟拍打着翅膀落在桌子上,老茶探出一只猫爪盖住自己的茶杯,不让它扑腾起来的灰尘和粉羽掉进茶杯里。

    “之前的事我可还没跟你算账呢!让我在课堂丢那么大的人!”张子安说道。

    解语鸟吐着尖细的舌头,像是在嘲笑他一样,“明明是你自己蠢!”

    它歪头看到旁边花瓶里的桂花,张嘴就叼下一朵,嚼了嚼咽进肚子,“嘎!味道还不错!”紧接着又是一口。

    “那不是给你吃的!”张子安又好气又好笑。

    “小气鬼!白痴无所谓,反正你们都是白痴,可又白痴又小气就没救了!”解语鸟一口接一口地啄食桂花,很快就把桂花束给吃得只剩枝叶了。

    “你好!我是星海!”星海抬起一只爪子向它打招呼,“想一起玩捉迷藏吗?”

    “嘎嘎!捉迷藏是什么鬼!本大爷不玩那种小孩子的游戏!”解语鸟一副臭屁的样子叫道。

    星海没有觉得惋惜,“不玩就算了,反正你玩得很差,会一下子就被捉到。”

    “嘎?”解语鸟懵圈儿了。

    张子安看不下去了,“喂!人家都自报姓名了,你这家伙也得自我介绍一下吧?”

    “自我介绍?”解语鸟看了看他和老茶,“行啊,不过你们先来吧,本大爷先听听你们叫什么名字。”

    老茶呵呵一笑,“老茶。”

    “切!这名字土得掉渣!”解语鸟马上出言嘲讽,却见老茶宠辱不惊,丝毫不为所动,只得又转向张子安,“你这白痴又叫什么名字?”

    张子安劝道:“我叫张子安。另外,你这家伙说话注意点,我们的脾气好,不代表别人的脾气好,你再这样说话会被人打死的。”

    “嘎嘎!你这名字更土!”解语鸟不以为然地转了转眼珠,“这样吧,本大爷今天心情好,就帮起个洋气的名字!”

    “洋气的名字?”

    “没错,给你起个英文名,与国际接轨。”

    张子安看它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知道它又在打鬼主意,就说:“那行,你说说看。”

    解语鸟摇头晃脑地说:“嗯,本大爷替你想了一个好名字——杰夫·理查德森如何?”

    “靠!”张子安马上骂道,“别以为我听不出这个污透了的谐音!”

    解语鸟惊讶地张大嘴,“你这白痴居然听出来了?”

    张子安指着它,“那我也给你起个英文名——理查德·杰夫森如何?”

    解语鸟一怔,颇有些意外地说道:“你这个人很有趣嘛!也许比别人稍微聪明一点儿?很久没有人能跟本大爷这么对话了!那好,如你所愿,本大爷就叫理查德·杰夫森。你好,杰夫!”

    “正好正好,我也很久没有遇到能跟我公平一战的对手了!你好,理查德!”

    张子安和解语鸟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同时心领神会地哈哈大笑,笑得星海和老茶一脸懵逼。

    “既然如此,本大爷就先不走了。”解语鸟在桌子上小跳了几下,看到星海茶杯里的水,毫不客气地低头就饮。

    张子安一看这货实在是自来熟,不知客气为何物,于是提醒道:“我说杰夫,其实我这里还有一只猫,叫菲娜。你见了它可最好收敛点,千万别装逼。”

    解语鸟甩掉鸟喙上水珠,嚣张地叫道:“又一只猫?告诉你,理查德,本大爷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猫,那些蠢猫一见我就想扑,却哪只都扑不着我,真是可笑……”

    老茶静静地饮完杯中之茶,探出精钢般的利爪,在茶杯旁边的一小片桂花残瓣上轻轻一弹。残瓣旋转着激射而出,电石火光之间击中解语鸟的屁股。

    解语鸟正背对着老茶大放厥词,骤然觉得菊花一紧!

    “嘎嘎!”

    它的眼珠子瞪得溜儿圆,疼得差点一头栽下桌子。

    “莫要小觑天下英雄。”老茶轻描淡写地说道,甩了甩马褂,跳下椅子,“子安,老朽先下去了。”

    解语鸟的鸟喙一张一合,张子安劝道:“所以说啊,小心祸从口出,下次保不住的就不仅是菊花了,没准儿是你的小命呢。”

    解语鸟略带羞涩地说:“感觉……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张子安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